[原创]拨开阳光,见识澳洲的阴暗 – 铁血网

Source

2004年3月1日《扬子晚报》有一则吸睛的新闻:〈澳洲修女从妓20年 出版自传《上帝的应召女郎》〉──65岁的卡拉•凡拉伊10多岁遭父亲性骚扰,遂遁入修道院寻求心灵慰借,31岁时还俗结婚,住澳东煤矿小镇被一名矿工强奸,后因生活所迫下海接客。“当年我遵循上帝的召唤成为一名修女。变身应召女郎之后,只想着为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她声称“我所从事的职业准确地说应叫性治疗师,目的是要感化那些粗野的男人。”、“我希望向世人展示,妓女也可以成为一种催人向善的力量。”

这位上帝应召女的胸怀是值得称许的,只是澳洲男人的粗野仍亟待感化治疗,一读2017年8月1日《世界日报》〈“强姦文化”猖獗 澳大学生胶布封口抗议 逾半女性曾受辱〉的讯息就可明了:

“澳洲大学的‘强姦文化’猖獗,该国人权委员会(AHRC)1日首次发表校园性暴力报告,指51%受访女学生过去一年曾受性骚扰,6.9%遭性侵犯……该调查在澳洲引起极大回响,坎培拉大学学生在校园示威,以黑胶布封口无声抗议。”

“性骚扰及性侵犯的个案中,分别有94%及87%不敢吭声……知名的澳洲国立大学(ANU)校长发声明向受害人道歉……1.6%性侵发生于校内,包括于迎新活动遭学长下药迷姦、男生闯入女生宿舍强姦新生等……墨尔本大学公共卫生硕士毕业生威廉斯日前手握写著‘我拿了满分﹕两次被姦、两间大学、两个学位’的标语,在校园拍毕业照,以自身经历控诉大学对性侵受害人吝于援助。”

次年2月28日伦敦《每日新闻》(DAILY MAIL)登了一条关于悉尼大学的惊悚新闻:

〈校园迎新周强姦超过千例,学生聚集要求追踪报导性侵恶风〉

(Students claim more than a THOUSAND rapes occurred on university campuses during O-week as they rally to demand action in wake of report into sexual assault epidemic)

当日学生群聚校内社团招新摊位抗议学校当局纵容性犯罪,教学楼窗户上悬挂“欢迎来到红色地带(Red Zone),官僚作风无法掩盖性侵劣行”的横额。学生Anna Hush表示:“我们希望看到校务会议废止迎新周的决议,学生代表已对大学这种迎新文化厌倦已极,好多学生希望那些陋习远离自己的校园。”(We want to see repealment of these acts of parliament. Student representatives are so fed up with these kind of cultures in the colleges, and a lot of them want to see them gone from their campuses.)

学生的抗议标语牌则写著:

“1,036名学生迎新周遭强姦”

(1036 students raped in university O week)

“唯一需要感到羞耻的人是悉尼大学管理当局”

(the only people that should be ashamed are USYD management)

“我因曝白反对一学院掩盖强姦被控诽谤”

(I was sued for defamation for speaking out against a college covering up rape)

等惊人内幕。该校2019年8月註册人数73000人,女生以一半36500计,新生若占五分之一其人数为7300,则短短一周被强姦的比率达14%,与前揭人权报告51%女生过去一年曾遭性骚扰相辉映矣。

同年5月10日著名的半岛电视台播出一部名为《澳大利亚,校园强奸》(Australia: Rape on Campus)的纪录片,其中有位就读澳洲国立大学的刘同学坦然现身诉说遭高班白男蹂躏的经过,并揭露当地警方的可耻面目:

“我去报案,我看着那名澳洲女警,觉得她应该是要安慰我,她说……‘别苦恼,这绝不是你的错,但下次要小心点。’"(Don't worry, it's definitely not your fault,but next time,just be careful. )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