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子”也能进耶鲁 美国精英教育千疮百孔(组图)

Source

在美国一起全国范围大学招生欺诈案中,马萨诸塞州的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起诉了50人,其中包括曾凭借《美国重案》多次获金球奖电视电影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女演员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倾听心灵》演员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还有著名时装设计师莫辛莫·贾恩鲁里(Mossimo Giannulli)以及多名企业高管。嫌疑人涉嫌行贿高达600万美元,让其子女进入包括耶鲁、斯坦福在内的精英大学。此案是联邦司法部起诉过的最大一起高校招生丑闻。

 



梅西夫妇只是这起招生舞弊案中的“冰山一角”(图源:VCG)



美国司法部发言人表示,该案涉及的大学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城大学、波士顿大学、东北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州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和维克森林大学  (图源:VCG)


“过不了多久,就不会有什么犹太人、雅利安、印度教徒、穆斯林或墨西哥人或者黑人。以后只会有富人和倒霉蛋,而我们的后代已经是倒霉蛋里的一员了”,在电视剧《无耻之徒》(Shameless)里,主角曾经满口酒气地控诉。但现实中,屏幕上的这个醉汉在现实里是不折不扣的千万富翁,其扮演者威廉·H·梅西(William H. Macy)领着每集12.5万美元的薪酬;而他的妻子霍夫曼在拍摄热播剧《绝望的主妇》(Desperate Housewives)时的工资是27.5万美元一集。

一年多之前,这对夫妇向一个不知名的基金会捐了一笔1.5万美元的赠款,《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引述基金会会计的书面回应说,这笔钱是“为了给弱势学生提供教育和自我提升的服务项目”。然而就像屏幕前后的反差一样,这所谓“背景提升” 其实是收买其女儿学术能力评估测试(SAT)监考人的费用。1.5万美元的效果是明显的,大女儿的考试成绩提升了400分。他们后来又尝试过在另外一个女儿身上故技重施,但是由于初始成绩实在太差,短时间过于明显的提升只会引起质疑,只能作罢。

在刚刚刷屏国内外媒体的“美国司法部起诉的最大一起高校招生舞弊案”中,这对夫妇只是50个被起诉方的一份子而已。

这项由联邦调查局(FBI)发起的名为"Operation Varsity Blues" 的调查从2011年已经开始,共有200名探员参与调查。根据法院文件,这种指控主要包括贿赂考官,以便在在学术能力评估测试等考试中作弊,或者贿赂高校的体育教练,让学生以运动员的身份进入高校,哪怕学生根本没有相关的资格或能力。不过,当中没有学生受到指控,大多数学生并不知道自己被高校录取是通过贿赂或欺诈实现的。

涉事高校中,南加州大学已经解雇了涉嫌受贿的两名员工:高级体育副主任Donna Heinel和水球教练瓦维奇Jovan Vavic。法庭文件称,这位教练奇招了两名学生进入他的水球队,以帮助他们入学。他收受了25万美元贿赂。斯坦福大学则已经开除帆船教练John Vandemoer,后者称收到的贿赂并未私用,而是作为了帆船队的采购费。威克森林大学让排球教练Bill Ferguson休行政假暂停职务。德克萨斯大学对其网球教练Michael Center也做了相同处置。

这让人们把目光再次投向一个老问题:美国精英教育入学体系是否已经变得不可靠?

上一次有案件引起类似讨论还是在2018年11月,几名亚裔学生控告哈佛大学招生歧视案庭审结束。原告方“学生公平入学”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简称 SFFA)于2014年11月起诉哈佛大学,控告其“在招生流程中使用不合法的种族平衡手段,偏向黑人及拉美裔美国人”,违反了1964年民权法案第六章。该案的最终判决尚未作出。

“每年都有校友向母校捐些钱,希望这能让他们的孩子获得特殊待遇。这只是贿赂的另一种更为温和的合法形式。不仅如此,捐赠者还能获得减税优惠,但原则上说慈善捐助是不该让捐赠者本人受益的。”该案的起诉者之一向《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说。

实际上,有评论称,美国精英高校在合法的前提下倾向于录取“上流富裕阶层”子女,已经成为一种惯例。常见形式包括:传承生录取政策(legacy admissions policy,父母为校友的学生更易被录取)、捐款或冠名建筑等。哈佛大学本科生中如今有14%的学生都有传承生背景。他们的录取概率是同辈的5倍(34% 对比 6%)。2018年的一份全美调查显示,私立高校中有近一半在录取中都会考虑传承生因素。

 

体育特长生政策则是高校入学平权运动中的另一个争议点。运动员如果在哈佛大学学术评价中获得4分(满分6分),其录取概率就可达到70%,而相同分数但无体育背景的学生录取率仅为0.076%。

有人将此次事件比喻为“巨富压榨中产的故事”:昂贵的课外补习班和花样繁多的课余生活,是中产阶级后代利用家庭资源相对低收入人群后代的竞争优势;高额捐赠、家族关系,甚至金钱贿赂则是富豪碾压中产阶级的方式。招生丑闻的背后,不仅是名校竞争的白热化和精英教育全方位高成本的体现,也揭露了在资源不平均面前,教育公平是一个“理想的假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