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玩家”都是男人 手游推广公司设温柔陷阱

Source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我国移动游戏用户的规模迅速增长,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全国移动游戏用户数量为3.06亿人,到2019年,这一数字已变为6.45亿人。数字背后是良莠不齐的手游市场,成千上万的游戏开发公司开发出大量手游产品,为了打开知名度吸引玩家,不得不依靠花招百出的推广公司。于是,一些推广公司为赚取快钱,不惜使用类似“茶托”“酒托”等诈骗手段来吸引玩家、骗取充值。

近日,钟楼区人民检察院承办了一起网游推广公司诈骗案件。不到1个月,该推广公司的3个小组就诈骗近20万元,其背后折射出的,正是国内手游推广业中的一条畸形“生态链”。

“女网友”邀请组“CP”

祥子,“QQ飞车”游戏里的一名山西玩家。

今年4月7日,在“QQ飞车”游戏里,一位显示为“女性”的玩家发布公告,寻找“处CP”的男网友。CP,即网络游戏里的情侣、夫妻。祥子和该“女玩家”聊了聊,感觉还不错。对方自称林宛如,21岁,上海人,在山西读大学。

加了林宛如的微信后,她给祥子发来手游“鸣剑风云”的二维码,让他陪她一起玩。祥子下载游戏后,林宛如提出先充个98元的游戏套餐,祥子没肯。林宛如就要了他的账号和密码,帮他充值。“女友”如此大方,祥子的疑虑一下被打消。为了和网络“女友”走得更近些,他也充了个198元的套餐,领了游戏装备。

两人在游戏里玩了一会儿,林宛如突然提出想“奔现”,还主动发了一张生活照,说想和祥子见面。祥子心动了,数小时后,林宛如发给他一个定位,显示已经到了祥子所在的县城。“如果你真心希望看到我,我们就在游戏里充钱结婚吧,你有足够的诚意,我们再见面!”看到这段话,祥子二话没说充了328元。刚充完,林宛如便提出帮她充Q币的请求,祥子当然慷慨解囊,可当晚两人还是没能见上面。

第二天,两人约好在县政府门口见面,林宛如又以充钱结婚为由,陆续让祥子在“鸣剑风云”游戏里充了198元、500元、328元、2000元、198元。直到在游戏里充了11笔共计10276元,祥子也没能见到这个“女大学生”的庐山真面目。

江西人虎子的遭遇和祥子如出一辙。他一共充值17942元,也没能和“CP”见上一面。

“美女玩家”都是男人

兰某是本案中游戏推广公司的“小组长”,他的团队共有16名组员,清一色男性,但在“鸣剑风云”“洛红尘”等手游里,他们都是“美女玩家”。

兰某是去年2月入职该征服网络科技公司的。去年底,该公司整体从东北锦州搬到我市一家数码城,名称变更为晟泰科技。今年4月,兰某的团队开始运作,16人的团队里15个人是推广员,他们的工作就是以女性身份在“QQ飞车”等游戏里拉人,以谈恋爱的方式让对方下载代理的手游并充值。

“第一步是首充6元,基本每个玩家都会充;接着跟客人说我们一起穿个时装,一般要98元;然后‘结婚’,结婚分普通的、喜庆的、豪华的三种,价格分别为50元、300元、880元。结婚后还有一个西式婚礼,推广员会提出想要一场完美的婚礼,让对方充值,该婚礼1280元。”在这样的套路下,那些想把“CP”发展到现实中处对象的玩家就成了推广员的“取款机”。

兰某坦承,玩家在游戏里充值的钱,晟泰科技作为推广公司会提走80%,20%给游戏研发公司和代理公司。80%里,公司60%、推广员10%、组长10%。其实,无论是“鸣剑风云”还是“仙侣世界”“洛红尘”,这些游戏只是名称不同,里面的角色、内容一模一样。

有时候,“一往情深”的男网友让推广员都觉得于心不忍,有的玩家被榨干了回家的路费,有的玩家被逼站到20楼的天台上只求“见CP一面”。

暴利下的畸形生态链

今年4月24日晚,钟楼公安分局南大街派出所对宝龙广场两套公寓进行清查时,兰某、王某等人悉数落网,他们如实交代了受雇于老板田某(在逃)、邓某(在逃),通过冒充女性身份和被害人谈感情,骗取被害人在“鸣剑风云”“洛红尘”等游戏中充值的犯罪事实。

王某交代,公司代为推广的手游本身没有可玩性,如果不是推广员去拉客户来玩,根本就没有人玩。通过正常的下载途径也找不到该游戏,必须要推广员发送游戏链接才能下载,iPhone手机还需要特殊设置才能玩。有时,为了让客户相信,公司唯一的一名女会计会和对方视频、语音,甚至撒娇。推广员还会制作假购物记录、假位置共享,骗客户说已经买好了高档手机作为见面礼,只要客户继续充值就能见面,不仅能拿到礼物,还会把之前充值的钱还给他们。王某称,公司负责人邓某还经常给推广员“洗脑”,称“如果这些有钱男人的钱你不骗,他们就会拿着这些钱去祸害你们的姐妹或女朋友。”

推广公司如此卖力,全因有暴利可图。

蒋某是“落红尘”“鸣剑风云”“梦昆仑”“仙侣世界”四款游戏的代理公司负责人。这些游戏的研发公司基本都在广东。蒋某证实,四款游戏都与田某、邓某的推广公司合作。“他们做业绩,每月业绩不满200万元,就以75%分成给他们,满200万元就以80%的比例分成。”蒋某称,玩家充值的钱是直接充值到他公司账户上的,之后每月1-3日根据后台统计结算,按75%或80%的比例,从公司账户直接将资金转到邓某个人银行卡上。剩下的20%,蒋某拿10%,再给研发公司10%。

蒋某说,在常州案发前,上海警方也曾询问过男扮女“处CP”方式推广游戏的事,之后,公司就给各推广公司发了公告函,警告他们不能用违法的方式欺骗玩家,否则会停止与推广商结算资金。但在暴利面前,公告函收效甚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