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2.7万餐馆落入“小费陷阱”,华人老板齐声反对!

Source

州长库默去年12月提出废止小费抵薪(Tip Credits)制度,让所有行业的员工都拿同样的15美元最低时薪。


目前提案在公众听证阶段,州劳工厅27日举办公听会,餐馆机会中心(ROC United)连同一些明星提出废除小费抵薪,但众多餐馆业者反对这一提案。如果此提案一旦通过,纽约近2.7万家餐馆将陷入用工困境。



纽约市餐饮联盟(NYC Hospitality Alliance)、“服务者公平运动”和华埠的318餐馆工会员工1月29日召开记者会,表示如果取消小费抵薪,库默会很快将纽约市的餐饮业摧毁,希望库默别插手此事,“不要碰我们赖以为生的小费”。



纽约市餐饮联盟执行主任Andrew Rigie说,今年最低时薪提高,已对餐馆业造成很大的财务负担,根据他们的调查,有75%餐馆今年打算缩减员工工时,近50%打算裁员,87%准备提高餐点价格。


如果再废止小费抵薪,提高依赖小费服务人员的最低时薪也到15美元,餐饮业人事成本增加、餐饮价格调涨,生意做不下去,对依赖小费的服务员、对老板、对顾客都不好,最后落得各方皆输。


在金丰酒楼做企台(服务员)近10年的郭秀云说,“服务业主要收入是靠小费,服务好,客人不但多给小费,而且还经常光顾,我们的收入越来越高。



废除‘小费抵薪’说好听是增加工资,但实际会令我们贫穷化,因为不但客人会少给小费,令我们收入减少,老板也可能加餐价或巧立名目将小费吞掉。”


虽然库默的改革举措,是为了所有打工者都得到最低时薪的保护,但他要保护的服务员并不买账。郭秀云说,此前多次调高最低工资,并没有给这些员工带来好处。“反而导致我的工作时间被削减,工作强度增加,小费收入跟着少了,得不偿失!”



“服务者公平运动”代表曹锦明说,他十年前在曼哈顿中城做服务员时,一个月的薪水也就是300~500美元,根本拿不到法定最低工资,但因为有小费收入,一星期工作60~70个小时,他每个月还是能赚到2,000美元,“所以很多做服务员的都是靠小费生存”。


郭秀云说,“现在社区的很多服务员拿不到法定最低工资,这是众所周知的。因为政府没有执法,他们的工资依然和十几年前一样。而物价一直上升,所以州长的提案对我们没有益处,对遵守法律的老板也是不公平。



”她希望州府加强执法,防止无良老板吞掉员工的小费和工资,而不是转移焦点废除“小费抵薪”制度。


中华公所主席伍锐贤评价说,这都是政客乱插手“多管闲事”,一再增加最低时薪,一再增加小商家生意难度,不知道民意如水能覆舟,结果人家不但不领情,还导致众怒,套一句广东民间俗语叫做“好心着雷劈”。伍锐贤建议让州长做一个月的服务员,“亲身实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