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危险的地方竟然是这儿,专家:欧洲面临巨大灾难 – 铁血网

Source

魔鬼在细节,危险常存在于人们司空见惯的事件中。当世人的目光聚焦于美伊两国喊打喊杀之际——欧洲,正在悄然酝酿着不可预测的风暴。

世界最危险的地方竟然是这儿,专家:欧洲面临巨大灾难

一、“争霸者的坟场”更可怕

说起当前世界上最危险的地区,很多人自然而然地会想到中东,想到耶路撒冷的枪炮声,想到叙利亚领土上频频落下的导弹,想到极端势力不断制造的惨案,想到美国和伊朗针锋相对、磨刀霍霍的喊打喊杀声……中东地区多年连绵不断的战火,似乎也在印证着这一想法的正确性。

然而,当我们把视野放宽到历史和全球的维度,也许会看到事情的另一面。尽管中东被称为“大国的坟场”,这里发生的事情哪怕惊天动地,但它的溢出效应并不明显,可以说,中东地区的事情根子哪怕在千万里之外,可矛盾的爆发与解决终归还要落在中东,很少涉及域外。

与中东相比,欧洲的矛盾自近代以来更具有世界范围的影响力和破坏性。如果说,中东是“征服者的坟场”,那么,欧洲则是名副其实的“争霸者的坟场”。欧洲大国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历史,就是一部大国争霸消亡的历史,更加不同的是,欧洲的矛盾与争斗焦点在欧洲,影响力和破坏力却往往波及到域外甚至全球范围。

世界最危险的地方竟然是这儿,专家:欧洲面临巨大灾难

二、“潘多拉魔盒”早已打开

两次世界大战的毁灭性教训让欧洲开始自省。通过和解和走一体化道路,似乎让欧洲找到了避免重蹈历史覆辙的途径,可惜的是,欧洲和解道路从诞生那一刻起,就无法克服两大悖论。

一方面,欧洲的“和解”是建立在强大对抗性军事力量集团基础上的不彻底和解。北约的存在是欧洲内部整合的基础,它的宗旨用英国人的话来说就是“挡住俄国,按住德国,留住美国”——这本身就蕴含着内部和外部对抗性的因子,这种建立在“威胁恐惧”基础上的所谓和解本质上并非真正的和解,而是一种对抗性思维的延续。

另一方面,欧盟的成立似乎开辟了一条欧洲国家自主作为的新路,可惜它从一开始就无法回避或绕开北约的控制与影响,更无法平衡其内部发展不平衡带来的新问题。作为欧洲最有影响力的几个大国,德国一直是被防范的对象,却成为发展势头与实力最强的国家;法国总是强调自身的道义和领袖地位,却始终没有能力担负起这个责任;而英国在追随美国与游离欧洲之间徘徊,而更多的国家则是希望加入欧盟能够“排座座分果果”,只想从欧洲一体化中捞好处,却不愿意为此付出。

这两大悖论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大阵营对峙情况下被主要矛盾所压制,维持着跨大西洋体系内部的合作,也支撑着欧洲内部的团结。然而,当苏联解体搬掉压在欧洲头上一座大山之后,“潘多拉魔盒”事实上已经被打开了。

世界最危险的地方竟然是这儿,专家:欧洲面临巨大灾难

三、欧洲既不想要又离不开“太上皇”

美国在搞垮苏联后开始最大限度地榨取北约的剩余价值,北约东扩其实就是美国利用欧洲国家扩展自身霸权的势力范围,而美国在冷战后发起的军事行动也往往裹挟着欧洲国家参与,为其冲锋陷阵。这种表面看起来是“双赢”的行为背后,包含了美国拓展霸权与欧洲联合自强的内在矛盾,跨大西洋体系内部的斗争从伊拉克战争时“新老欧洲”的分化就开始了。

美国很不满意。它自认为自己在欧洲维持庞大的驻军保护了欧洲国家,并为欧洲的复兴做出了巨大的帮助和贡献,让欧洲国家做出回报是理所当然。特朗普上台后,更是直接提出让欧洲国家多交“保护费”,减轻美国负担,并要求欧洲国家在经贸领域对美国“让利”。

欧洲也很愤懑。为了压制内部的“造反者”,却请来了一个颐指气使的“太上皇”,多年为其冲锋卖命的结果换来的却是无尽的压榨与指责——更可悲的是,美国到处狂轰滥炸造成的恶果往往要由欧洲来承担,美国反恐造成的恐怖主义漫延与仇恨使欧洲成为受害者,难民问题更是酿成多国政治危机,美国次贷危机导致的金融风暴让欧洲买单,一个贪得无厌的美国让欧洲不堪重负。

当内外矛盾不断汇集滋长,欧洲迎来了一个风雨飘摇的时刻。

世界最危险的地方竟然是这儿,专家:欧洲面临巨大灾难

四、“群魔乱舞”,绥靖主义下的欧洲危险了

事情正在起变化。

如今,三件事情让欧洲一体化的势头遭遇重挫:一是英国脱离欧元区,由此导致欧盟离心力上升;二是欧债危机后加深的欧盟内部发展不平衡的矛盾;三是难民危机冲击后欧洲多国的政治风向的改变,欧洲一体化的动力开始减弱。

美国的强势与俄罗斯的反弹从外部加剧了欧洲内部的分化。特朗普时时强调“美国优先”,不时敲打欧洲,让欧洲感到这个“带头大哥”已经无法依赖和信任。与此同时,俄罗斯在美欧共同挤压下绝地反弹,在乌克兰、黑海、波罗的海等方向强化军事部署,欧洲因苏联解体减轻的外部军事安全压力陡增。而围绕制裁俄罗斯与利用俄能源问题,美欧的分歧加大,在其他诸多领域美欧的立场也呈分化趋势,曾经牢不可破的跨大西洋体系面临危机。

更大的危险在于,多重矛盾交织下的欧洲正在丧失其二战以来形成的传统价值:“极右”势力在多国狂飙,并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大幅拓展地盘;传统建制派政治力量不断萎缩,并表现出迎合极右势力的倾向;反欧盟、反移民、反美国、种族主义……等等,二战后的禁忌性议题开始大行其道——欧洲政治版图的重新划分似乎开启了一个新的“群魔乱舞”时代。

更值得注意的一个信号是,面对美国的凌霸与极右势力的崛起,欧洲似乎开始重蹈“绥靖主义”老路,英国首相下台后,老牌政客强势如默克尔也早早宣布即将将黯然退场,而在纪念诺曼底登陆这个重要场合,欧洲居然慑于美国压力不邀请为二战做出巨大贡献的俄罗斯参与,这表明欧洲的政治生态已经扭曲。

历史表明,当欧洲内部政治生态开始无法抑制地扭曲,它在内外矛盾交织情况下就会滋生强大的破坏力,而这种破坏力造成的结果往往具有广泛的辐射性和外延性,因此,它的危险性要远超过中东,对此,世人不能再继续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