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论坛》柯志远/《怒晴湘西》门道热闹都厉害的探险戏

Source

磅礡诡谲,栩栩如真。滚烫上架不久的《怒晴湘西》是以《斗牛》、《杀生》、《老炮儿》等电影在金马奖大放异彩的导演管虎,继2017年夏天的《黄皮子坟》之后,又一部操刀炮制的《鬼吹灯》系列电视剧,拍摄质感出类拔萃,独特风格原汁原味。


做为家喻互晓的《鬼吹灯》大IP系列的旁支作品(双男主之一的“鹧鸪哨”,算起来是《鬼吹灯》主轴女一号“Shirley杨”的外公),把“摸金校尉”(“胡八一”系列描述得活灵活现的“摸金”、“发丘”)之外的另两个江湖门派“卸岭”、“搬山”做为核心,前者擅长地穴、挖山取宝,后者精通易经风水、寻医求药不为财,为耳熟能详的盗墓大戏另辟蹊径,天马行空,匪夷所思,讲故事技巧紧扣“节奏电光石火,结构跌宕莫测”等高明要领,全剧不论人设、视觉、氛围、特效…诸多细节都呈现了超乎预料的“IP还原度”,大场面比例不低,拍摄难度摆在那,却真正做到了让人心服口服的一气呵成,创作能量丰沛,驾驭能力卓越,甫一推出,在“豆瓣网”上佳评如潮,积分很快飙上了8.2,是2019年第一出累积评分破8的精品好戏,值得郑重推荐。


推荐《鬼吹灯之怒晴湘西》之前,负责任的剧评人有必要跟读者们聊聊“类型电影”这个概念。


近百年前,好莱坞把电影工业(电影市场)推上全地球人类最风靡的娱乐生活的“最大公约数”位置之后,曾经把“喜剧片”、“西部片”、“爱情片”、“悬疑片”…等诸多题材不同的电影片型细分为“类型电影”,让庞大的电影观众不必还要费心做事前判断,在进戏院以前已经可以预期会接触到怎样的“观影趣味”,一个“类型电影”发展成熟的影视环境,昭显的正是这个娱乐市场的稳定与蓬勃。这么长远地发展下来,不同国家的电影工业也陆续衍生出自己旗帜鲜明的“类型”特色,例如印度“宝莱坞”电影不论哪种剧情免不了载歌载舞、韩国《原罪犯》、《追击者》、《看见恶魔》…等“犯罪电影”的冷血写实看得人从脊梁骨整个凉上来…,而“武侠片”、“功夫片”不啻华语电影最具特色,“辨认度”也最高的独有“类型电影”(《追杀比尔》就是昆丁塔伦提诺用来向华语功夫片致敬的)。


而从2006年前后开始,网络作家“天下霸唱”、“南派三叔”两人横空出世,前者的《鬼吹灯》系列,后者的《盗墓笔记》系列平地两声雷,从小说IP到“影像化”作品接踵推出,十年左右的时间俨然已经诞生了另一个自成格局、章法,也自成“观影经验”的认同“眉角”的新兴“类型戏”,这个前所未见的戏剧派别,在时空定义上,新不新古不古,刚好能够名正言顺(也老实不客气地)把“武侠古代”色彩弥漫(还包括浓墨重彩的“江湖义理”)的气息,东方玄秘充斥的乡野怪谈,以及有现代科技学理信息可以撑腰的冒险、推理、解谜…等等元素兼筹并顾,融合成一个跟任何戏都不撞号,却又“爽度”破表的崭新异变新品种。


花这样多力气解释这些,正是想要凸显一个事实:“盗墓戏”之在现今影视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其背后的“学问”之繁多庞杂,其卖相的“刁钻”之难以复刻,不论内外,都不是有钱就能拍,不论感官讲究或情节铺陈,都比其他的剧种存在着更大的挑战。《鬼吹灯之怒晴湘西》之特别值得推荐,在于将这个类型剧种的精髓全都温火细炖到了位,大处挥洒酣畅,细节用心讲究,不仅止是讲述了一故事,对于观众来说,更是神奇地建构出一个逼近眼前的奇诡世界,可以入戏,可以随着剧情一起上天入地惊险万状,整体成绩斐然,和2017的《河神》(也出自“天下霸唱”手笔,是独立于《鬼吹灯》系列的单册小说)并驾其驱,都是这个类型剧种至今最为登峰造极的精致代表作。


都说“IP影像化”面临最难克服的一关,不在于书中“想像力”的脑洞开得有多不知节制,而在五湖四海的普罗书迷心目中每个人都已经存在了一个自己最“理想化”的世界观,影像创作再怎么诚恳恭谨兢兢业业,死忠“原着党”该黑还是要黑,但就戏论戏眼见为凭,《鬼吹灯之怒晴湘西》在“还原度”上是十分贴合读者的想像与期待的(所以,网络毒舌会罕见地赞不绝口),说到这个“贴合想像”,《鬼吹灯》系列拍了又拍,论拍场,论气势,自然是乌尔善的电影版《寻龙诀》2015拔头筹,论传神,论引人入胜,除了制作跟视觉,主角人选比任何元素都重要。


2016的《精绝古城》用了靳东演“胡八一”,整出戏的传神程度已经垫高了起点,2017的《牧野诡事》、《黄皮子坟》拍摄水平都称得上出色用心。然而前者王大陆演技飘忽,演起来一惊一咋(演的是胡八一后人“胡天”),后者阮经天把胡八一的豪气、睿智全给演没了,两人都没撑起来,生生让两个不错的好戏扣了分,这次《鬼吹灯之怒晴湘西》总算又让人眼前一亮,潘粤明2017的《白夜追凶》脍炙人口,既稳又man还时不时带些带些儒雅与诙谐的多层次好演技,一亮相,“卸岭魁首陈玉楼”的人设份量已然妥妥地耀眼生辉,高伟光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演“东华帝君”木口木面几十集,这次演与陈玉楼分庭抗礼的“搬山道士鹧鸪哨”,总算看得出灵动、鲜活(深邃俊美的五官,更是摆明了“颜值担当”),与辛芷蕾的感情线发展微妙笔触细腻,好看极了。辛芷蕾是新一代女星中格外亮眼的一位,不但演技能量澎湃,能演敢演(《绣春刀2》里“丁白缨”狠戾张狂的凌厉气场,直追电影《武侠》里的惠英红,让人过目难忘),骨子里更透着一股少见的飒爽英气,这个特殊气质,在《如懿传》里被“掩盖”(糟蹋)得严严实实,这次《鬼吹灯之怒晴湘西》“红姑娘”这角色上倒是终于被成功放大了,举手投足,人戏合一,是全剧的亮点之一。


其余,诸如风风火火不可一世的军阀“罗老歪”、精通药学医理的小师妹“花灵”、忠心耿耿有为有守的“卸岭军师花玛拐”、口不能言的巨汉昆仑,甚至莫名其妙被绑架去给探险人马带路的山寨男孩…,全都不是像是“演”出来的,生动立体,要形象有形象,要神韵有神韵,没一个不是有灵魂的,这让整出戏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既看热闹,更看门道。《鬼吹灯之怒晴湘西》的“电影感”不逊于A级电影水平,但特效、摄影、武打…这些“技术面”的元素,在运用上臻于炉火纯青,跟情节中必要的“戏味”更是紧密结合,首集,大队一入湘西,空拍镜头下的崇峦迭嶂、描绘苗寨生态的画龙点睛,已然让人叹为观止。


前进瓶山元墓的历程,时而妖异阴森(“耗子精”一段看得人目不转睛,还间接带到对古代女子贞节束缚的悲悯,更是巧妙深刻),时而惊心动魄(两派人马各使出浑身解数,以不同手法直下古墓地穴的一段戏,也足够让人大开眼界),戏的前六集节奏明快异常,堪称高潮迭起,随后戏分二路,卸岭一派连闯元墓多道凶险机关的惊心动魄,搬山道人与红姑娘设法夺取“有凤族血统”的“怒晴鸡”的斗智斗法,无不看得人啧啧称奇。综而评之,《鬼吹灯之怒晴湘西》娱乐效果爆棚,手法、创意却绝不平庸、浮夸,大排场重头戏的推陈出新(例如潘粤明拼死翻上墙透,赫然见假人成阵,视觉上的毛骨悚然),人物关系的层次与发展(花灵之于巨人昆仑的亲近友好、红姑与鹧鸪哨由对立到吸引)都证明了:这,不只是一出看起来过瘾的“厉害的戏”,更是一出人味与戏味并重的,足以深入人心的“高级的戏”,好戏之人,不宜错过。


●作者:柯志远/作家,资深媒体人,知名娱乐评论家


●本文为作者评论意见,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闻》立场


●《今日观点》开拓不同的视野


●《今日广场》欢迎来稿或参与讨论,请附真实姓名及联络电话,文章欢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