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少年身高大幅增加,跃居东亚第一(组图)

Source


▲ (IC photo/图)

全文共2417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从1985年到2019年,中国青少年身高增幅名列前茅,其中男孩身高增幅居世界首位,男女生身高均居东亚第一。这一结果与中国青少年动物性蛋白等营养物质摄入的持续增加有关。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记者 王江涛责任编辑 | 朱力远

身高是了解一个人成长发育状况的重要指标。最近,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等机构的众多科学家合作开展的一项全球儿童、青少年身高变化对比研究显示,1985年以来的三十多年里,各地儿童、青少年身高变化模式差别很大,以19岁的数据为例,平均身高最高的国家要比最低的多出20厘米,甚至更多。而中国儿童、青少年近三十多年长高最明显。

1

 男孩增幅世界第一,女孩第三


数据显示,1985年到2019年间,中国19岁男孩平均身高增幅世界第一,增加近8厘米,达到175.7厘米,19岁女孩增幅排世界第三,增加近6厘米,达到163.5厘米。与此对应,在世界近200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男孩的平均身高排名从第150名上升到65名,女孩的平均身高则从第129名上升到54名。

与中国一样增幅明显的还有韩国,其男孩、女孩的增幅分别排世界第三、第二,分别达到175.5和163.2厘米。这一研究2020年11月发表在《柳叶刀》(The Lancet),由非传染性疾病风险因素协作组的全球健康领域科学家合作完成。数据分析基于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两千项调查,涉及5至19岁的儿童和青少年数量达到5000万。

但并非所有国家的儿童、青少年都实现了增长,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一些国家,平均身高还有出现停滞甚至变矮的情况。在实现增长的国家里,增长模式也有所不同。在平均身高相对较高的欧洲,西北部一些国家的人因为此前就相对较高,因此近三十多年的增幅低于增幅中位数,但波兰、黑山等中欧国家的增幅主要是在近三十多年实现的。

不变的是荷兰男孩的身高一直是世界第一,2019年19岁男孩的平均身高达到183.8厘米。女孩的平均身高也达到170.4厘米,而且,女孩的身高世界排名已从第二名上升到了第一名。作为男女身高均位列世界第一的国家,荷兰青少年的身高也为对比全球身高提供了参照。相比于男孩平均身高最低的太平洋岛国东帝汶的160.1厘米和女孩平均身高最低的中美洲危地马拉的150.9厘米,荷兰青少年的身高要高出近20厘米。

研究人员还以荷兰青少年身高为参照系,将身高差距转成年龄差距,男孩的最大差距接近6岁,女孩接近8岁。这意味着危地马拉19岁女孩的身高只相当于11岁的荷兰女孩。而中国19岁男孩和女孩的身高分别相当于荷兰青少年15岁和14岁的高度。

相对于世界其他地方,2019年,英、美、俄等国19岁男孩的身高比中国同龄男孩略高,分别达到178.2、176.9、176.6厘米,韩国、日本、印度等国男孩平均身高则比中国的低,分别为175.5、172.1和166.5厘米。女孩的身高差距不太明显,除俄罗斯女孩达到了164.5厘米外,中、美、英、韩四国19岁女孩的平均身高均未超过164厘米,介于163至164厘米之间,日本和印度女孩的身高相对偏低,分别为158.5和155.2厘米。2

 营养和环境比基因更重要

可见,随着近三十多年中国儿童青少年身高的大幅增长,身高方面与欧美等国的差距在缩小。虽然基因在身高差距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研究者认为,相比营养和环境因素,基因在这种国家差异和时间变化中的影响是很小的。因为有移民身高研究显示,移民后代的身高会逐渐靠近移入国家的身高水平。

也就是说,在看得见的个体层面,一个人的身高可能受父母遗传基因影响很明显,但从人群整体的情况来看,营养和环境的因素对人整体身高的影响更大。与此对应的是,蛋白质和微量元素等营养的摄入是否充分、是否均衡,水是否干净,环境是否卫生,锻炼是否充分等等。

“目前从国际研究上看,许多国家的儿童在5岁时身高都处于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标准内,即地区差异较小,但是成年人身高的地区差异巨大,这说明营养和环境因素对身高的影响巨大。”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教授马军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身高在国家之间的差异有部分遗传学的原因,但是国家之间身高的差异更多是由营养不良或者疾病因素造成的。遗传决定身高,但环境决定遗传的潜力能否被充分发挥。”

除了长高,最新研究还对比了与身高相关的另一个健康指标身体质量指数(BMI)的变化,结果显示,即便平均身高变高的地方,营养和环境可能并不只产生积极作用。BMI是衡量人体型的一个简便的指标,计算公式是体重(kg)除以身高(m)的平方(kg/m2)。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成年人身体质量指数达到或大于25时,属于超重,如果达到或大于30,则归为肥胖。以19岁青少年的数据为例,平均BMI较高的一些太平洋岛国甚至超过了28,美国男孩女孩的平均BMI都达到25.4,达到超重的标准。

而三十多年间,与日本和一些欧洲国家青少年BMI变化少于0.5相比,中国男孩BMI的涨幅超过了3,女孩也超过了2,分别达到23和22.2,可以说,BMI的涨幅也居世界前列,与西班牙的男女BMI数据相似。

由于大量研究已经发现BMI过高,超重或肥胖的话,会导致不少疾病风险的提升,因此,除了关注身高的增长,也应该注意让体重的增长与身高相适应,这些随着经济发展新出现的问题,需要采取新的措施去应对。3

 持续关注贫困学生营养问题

马军认为,中国儿童青少年的身高之所以在近三四十年实现大幅增长,主要是因为中国作为新兴经济体,经济快速增长,由此带来营养状况改善、卫生条件提高、医疗保健服务完善,原先阻碍身高发育的一些因素被削弱后,身高的生长潜力得到了发挥。而在此基础上,还要继续关注并拓展对儿童青少年健康的投资。

他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除了要关注生命早期1000天的健康,还应该将对儿童早期发展的投资拓展到生命早期的8000天,主要就是5至9岁儿童和10至19岁的青少年,“这个群体的健康长期被忽视,然而健康的、受过教育的青少年不仅能发挥他们自身发展的潜力,影响到他们的下一代,而且有助于国家人口红利和经济增长,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东亚已得到验证。”

最新研究通过全球5至19岁学龄儿童青少年身高的对比也证实了这个现象的普遍性,即身高差距在5岁之后变大。对于一些贫困家庭的学生,政府持续关注他们的营养和健康问题,因而是很有必要的。

身体的发育存在特定规律,一旦错过了关键发育期,成年后难以补救。特别是青春期,学习压力大加上更长时间的自主校园生活,营养和锻炼能否得到持续的保障就显得尤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