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爆发?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去卡尔加里开会,遭数千人围攻!

Source

本周四下午,加拿大总理特鲁都来卡尔加里开会了。与卡尔加里市长Nenshi会面,地址就在Downtown的凯悦酒店。



此行特鲁多主要是来和卡尔加里的高层领导商讨能源问题以及怎样使卡尔加里走出一直以来的经济低迷的局势。


没想到却遭到了数千人的游街抗议...


大家来品品这阵势...


从楼上看,密密麻麻


还准备了示威牌,看来是有备而来


360度广角拍摄,人真的是多


附近道路已被封锁


总理难得来一次,必须让他听见人民群众的呼声!



“Build the pipe!”


“Build the pipe!”


“Build the pipe!”


卡尔加里市民强烈要求加快输油管道建设!


也不难怪卡尔加里的市民反应如此激烈。


世界石油的价格不断上涨,各地的石油生产商都赚得金鹏钵满,但加拿大尤其是阿省却并未因此受益。


据统计数据表示,阿省的石油每桶售价连美国的一半都不到。



被视为全球基准的布伦特原油(Brent oil)价格飙升至每桶85美元以上。在美国,West Texas Intermediate的价格超过75美元。但在阿尔伯塔省,加拿大西部选择赛的价格仍为每桶35美元。


加拿大石油生产协会CEO Tim McMillan说,加拿大石油与国际石油的价格差创了新高,最高差距已经冲破了52美金每桶。


Tim McMillan


相关专家表示,如果还是这种局势下去,只要一年,阿省石油行业损失将达53亿!而加拿大联邦政府也将损失至少8亿的企业税收!



石油卖不出去,主要有三大原因:



1.炼油厂停运。


在过了夏季用车高峰期后,美国大部分炼油厂会进入停产整修季。而今年有些美国炼油厂在8,9月份就提前进入整修工作。


加拿大本国是不生产和精炼汽油的,所以炼油厂停运季对本来依赖美国炼油厂的阿省造成了相当大的影响。



2.新的燃油标准
对艾伯塔省油价造成压力的一个较少受到关注的因素是海运业的新燃料标准。国际海事组织将制定2020年的硫限制规则,称为IMO 2020。

该政策主要将针对像阿尔伯塔省生产的重质原油,以支持低硫甜油。一些航运公司表示,他们将在船舶的排气烟囱中安装洗涤器,而不是购买低硫燃料。一些专家还表示,北美的炼油厂在加工加拿大重油时,其复杂程度足以降低硫含量。




3.输油管道不足
随着Suncor's Fort Hills工厂等项目的全面开展,Oilsands的产量继续攀升  。RS能源集团首席经济学家Judith Dwarkin表示,问题在于所有供应都“导致无法将其投入市场的管道容量”。
阿省的出口管道继续接近满负荷运转。
至于铁路运输,一直以来也是牵动着许多加拿大石油生产商的心。


但目前遇到的问题是,加拿大产油商现在受铁路运力左右交易商及生产商不愿签署长期铁路运输合约,而且铁路运输的成本要高于输油管。两名消息人士称,利用火车将加拿大原油输至美国墨西哥湾的成本为每桶约10-12美元,输油管的成本则为每桶约8美元。


早期规划好的三条输油管,跨山油管扩张项目,基石管道扩张项目,另外一条到加东的Northern Gateway输油管项目。但是此项目却遭到了特鲁多联邦政府的否决。
这也难怪阿省市民上街聚众向特鲁多呐喊了。
“Build the pipe!”不仅是一句口号,是阿省人民发自内心的渴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