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石大王”赵兴龙资本局满盘皆输:只因押宝徐翔

Source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赌石大王,珠宝大亨赵兴龙赌石发迹于云南,中兴于东方金钰,闻天下于徐翔,没落于证监会的一直调查与资金链断裂。倒下的资本社会人,2018年并不少见,倒在徐翔阴影下的赌石大王,沉沦得颇为悲壮,对于以前赌石80%成功率来说,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

  1月18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公司16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珠宝大王赵兴龙的两年水逆,迎来了最高潮。

  自2018年7月份曝出资管产品利息兑付逾期以来,东方金钰便一足踏进债务泥潭,并从此越陷越深。

  2019年1月14日晚间,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公司新增到期未清偿债务16.7亿元。而在2018年10月底,公司曾公告称逾期债务达21.89亿元。

  2018年7月份,东方金钰的信用评级,就被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下调,由“AA”下调至“AA-”。除此之外,公司的部分资产遭到冻结,公司高层受到监管部门警示。

  //珠宝大王的资金危局//

  目前,东方金钰已经有多笔债务到期未能偿还。

  1月15日,东方金钰发布一则公告称,该公司目前新增一笔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该笔负债金额高达16.7亿元。

  自2018年3月以来,东方金钰已经连续多次公告了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据统计,截至2018年10月29日,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本金共计21.9万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67.76%。

  而截至7月25日,东方金钰发布债务到期未能清偿公告,截至2018年7月25日,公司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

  此前有媒体大概统计了东方金钰近两年来要到期偿还的债务高达66亿,除去1月份刚刚逾期的16.7亿的债务,未来两年内还有近50亿的债务即将到期。

  根据东方金钰2018年三季度末资产负债率达74.17%,但是账面货币资金仅5795.94万元。面对目前已经产生的实质违约,东方金钰的还债能力弱;而对于目前还未能偿还的债务,未来违约逾期可能较大。

  事实上,东方金钰在债务违约之前就已经露出端倪。

  东方金钰的财报显示,自2015年到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86.6亿元、65.9亿元、92.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3亿元、2.5亿元、1.3亿元。

  而在东方金钰的财报中,存货金额值得注意。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东方金钰的存货金额高达96亿,占流动资产的比例为91%。

  早在2008年,湖北省证监局在现场检查就发现,东方金钰的短期还款夜里较大、债务负担沉重,存货蕴含较大的风险。全年经营性现金为净流出,存货周转率为0.44,对翡翠等是指变动较大的资产而言,低流动性有很大隐患。

  东方金钰的存货值如此之高,是此前多年对购置翡翠原石所导致。2017年,东方金钰花费了近25亿采购了319块翡翠原石,创下了自上市以来采购数量和金额之最。而这一数量更是2016年采购的3倍多。

  来源:上市公司年报

  对于2017年突然增加翡翠原石的采购量,东方金钰在年报中解释为,由于翡翠矿产资源的不断减少及原产地缅甸政府对翡翠出口交易的管控趋严导致采购难度加大等原因,公司意识到加强翡翠原石的采购储备是持续发展经营的有效保证,因此近几年来特别是2017年加大了翡翠原石的采购力度,确保充足的库存量。

  //金山银山定增来//

  要知道囤积翡翠原石需要大量的资金,为了筹集资金,东方金钰曾多次发布定增计划。

  2011年,东方金钰以19.42元每股,发行不超过4000万股募集7.8亿元,其中2亿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然而由于2012年下半年股价低迷,在审核过程中根据相关要求补充材料需要时间,公司数次下调定增价格后,于2013年4月终止。

  一周后,东方金钰再次提交定增申请,拟以19.54元发行4606万股募集资金9亿元,其中6亿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然而由于市场环境的变化,2014年1月27日,东方金钰和保荐机构华创证券同时向证监会报送了总之审查增发申请的文件请示,2014年4月25日,东方金钰收到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

  而在此期间,东方金钰的大股东兴龙实业行金融机构借款4.5亿元,并转借给上市公司用于东方金钰偿还银行债务和建设徐州专营店。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东方金钰之所以如此迫切的发布定增,或许与购买翡翠原石有关。年报显示,2011年,东方金钰购买了142块翡翠原石,耗资6.3亿。而从2004-2010年,公司购买翡翠原石的数量一共才127块。

  不死心的东方金钰,在2014年5月,再次公布了新的定增预案,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9772万股,募集不超过15亿元,其中12.9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这一预案在2015年2月获得了证监会的批准。同年3月,东方金钰停牌筹划重大事项。

  2017年5月,东方金钰再次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募集29.88亿元用于珠宝营销网络建设项目等。而就在这一定增发布前半个月,东方金钰累计新增借款已经到达了29.76亿元。

  纵观东方金钰的多次定增,可以说,其定增募集的资金中,用于偿还债务的部分占比也越来越高。

  //从“赌石大王”到“云南首富”//

  东方金钰曾被成为“中国翡翠第一股”,主营业务为黄金金条及饰品、翡翠成品、翡翠原石加工销售等。看着描述应该是一个相当“有钱”的行业,但是东方金钰目前境况告诉我们,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2004年,第二大股东西安开元教科控股将7750万股转给伊果控股,从而成为持股29.13%的大股东,公司同时将3家教育类公司股权与深圳东方金钰事业98%的股权进行置换。

  通过天眼查显示,伊果控股的前身是西安金誉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其背后老板是“赌石大王”赵兴龙及其家族成员,赵兴龙之子赵宁为伊果控股的法定代表。

  2005年云南兴龙实业分别与多佳集团、西安开元教科控股分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实现入主,通过资产转换借壳上市。2006年,多佳股份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钰。

  更名后,东方金钰的股价也逐渐上升,2004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公司的股价为2.78元每股,到了2007年5月最高收盘价已经涨至19.8元。2007年,赵兴龙及其家族以27亿总资产,成为“2007年云南富豪榜”榜首。

  赵兴龙一直被外界称为“赌石大王”,军人出身,作风大胆,对赌石行业的研究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赵兴龙虽然对赌石行业研究颇深,但是赌石行业的风险高,陷阱多,在翡翠赌石中,有这样一句话,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生,一刀死。可以说一念之间,就是天堂与地狱。

  赵兴龙也曾因为赌石一无所有,也因为赌石成为了上市公司老板,云南首富。

  2017年,根据胡润百富榜,云南首富是赵宁家族,家族财富为70亿元。而这个赵宁就是赵兴龙的儿子。2016年4月,赵兴龙辞去了东方金钰董事长的职位,并将这个职位传给他的儿子赵宁。而促使赵兴龙辞职的导火索,就是2014年的那次定增中,牵涉了“徐翔案”。

  //徐翔阴影//

  赌石与赌票有着一系列的相似点,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当玉石商人遇到了股神,两者擦出火花并不让人意外。

  彼时,徐翔已经成为赌桌上的关帝爷,曾集中参与10余起股价操纵事件,东方金钰就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4年5月,东方金钰发布15亿元的融资预案,拟以15.27元/股的价格向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定向增发9771.83万股股票,瑞丽金泽为定增的全资认购方。

  “瑞丽金泽”仅有的两位股东,除了自家老板,珠宝大王赵兴龙外,宁波敢死队系,超级散户周建明的朱向英妻子也在此列。

  而在一年后的警方盘问中,这位超级散户的妻子吐露了实情,其股份为徐翔代持,投资东方金钰的事实与自己无关。

  时间到了2015年6月中旬,定增案子走完了所有流程。而在公告的提前攻势下,因牵扯徐翔系必然会涉及“市值管理”彼时已经人所共知,即便当时大盘已经启动调整,但东方金钰股价依旧连拉四个涨停。

  果不其然。此后,东方金钰身上发生了徐翔的市值管理方法论,实则近乎粗暴的高送转匹配减持套路。时值半年报最后一日,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向上市公司提议,拟每10股转增20股,将已经登峰造极的东方金钰股价再次推上历史最高点。

  一级市场定增套利,二级市场联动,为徐翔旗下早已埋伏在东方金钰中的泽熙私募产品送上大礼。

  泽熙系在2014年开始布局东方金钰,当年三季度泽熙1期便进入了东方金钰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俗称泽熙二期,暨山东信托联合证券价值联城三能1号,泽熙四期全部出现在流通股前十名单。而在三季度,泽熙系持股大量淡出十大流通股股东序列,“高送转”掩护泽熙系资产逃离的质疑在此时几乎坐实。

  徐翔和赵兴龙究竟谈了些什么,能让赵兴龙这位桀骜不驯的牛犊变成掩护徐翔的帮手?

  但不可否认的是,惹上了一身腥的东方金钰,断送了其通过资产重组实现自救的可能性。

  2017年七月,东方金钰曾筹划30亿非公开定向增发,而因此前劣迹,证监会直接以牵扯徐翔案件造成公司极大地运营风险。而赵兴龙因突击定增加突击高送转间接造成股东损失,证监会以此为由直接否定了非公开定向增发事项。

  //没钱也要买买买?//

  有意思的是,高负债和高库存都挡不住东方金钰扩张的步伐。2018年3月,瑞丽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瑞丽金星翡翠珠宝交易市场、云南泰丽宫珠宝交易市场三项资产,交易总价为17.26亿元。

  不过这项交易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标的资产泰丽宫珠宝市场的交易对方云南泰丽宫,系由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赵宁、赵美英作为主要出资人发起设立。

  2011年9月,赵宁、赵美英以原始出资额作为定价依据,即1元/每1元出资额,将所持云南泰丽宫全部股权转让给张杨。此后,至本次交易期间,云南泰丽宫被多次转让,转让价格均以原始出资额为定价依据。

  而在这次交易中,泰丽宫珠宝市场预估增值率达774.36%。同时,2017年3月30日,云南泰丽宫曾以泰丽宫珠宝市场相关资产作为抵押物为深圳东方金钰提供担保。

  另一方面,东方金钰自己的资金还捉襟见肘,17.26亿元对于公司来说颇为困难。此前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鉴于市场环境变化,部分标的资产产存在质押冻结等原因,决定部分标的资产不再纳入重组范围。

  11月28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所持公司的股份已经被轮候冻结。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海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