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公车设护栏 范可钦:让我成为最后一人

Source

(中央社记者魏纭铃台北4日电)导演范可钦日前搭公车因驾驶急煞,致轮椅翻覆肋骨断裂。“盼让我成为最后一人”,范可钦今表示,公车应装设“ㄇ型安全护栏”,保险业对身障者不纳保等歧视,主管机关应正视。

广告导演范可钦去年底搭公车时,因驾驶急煞导致轮椅翻覆,肋骨断裂3根。他在台北三军总医院历经失温、急救、血胸开刀住院22天,今天在三总主治医师吴悌晖、台北市议员应晓薇、北市交通局长陈学台、台北市政府法务局消费者服务中心主任徐逢源和大都会客运总经理李建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范可钦表示,对小儿麻痹患者而言,身体移动其实都要靠手,“当我左肋骨断掉后,根本无法料理生活上的事情”,感谢三军总医院照顾,伤势已恢复良好,预计下周出院。

一个司机的紧急煞车,让他在生死边缘走过。“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离死亡这么近”,范可钦不想怪罪司机赶时间,因只要开车者都会有煞车经验,但他希望,这次经验能广为周知,“肉体上的苦可慢慢解除,盼让我成为最后一个人”。

范可钦在养病期间,与李建文多次讨论,并请设计师画出适合身障轮椅族搭公车的“ㄇ型安全护栏”。按既有公车标准作业流程,轮椅族搭公车固定好的时间需费时4分钟,范可钦认为,公车上若装设“ㄇ型安全护栏”固定人身,只需要花4秒,就能保障轮椅族搭公车的安全。

“身障者搭公车会怕耽误大众时间,变成也不敢麻烦大家”,范可钦解释,现在公车是利用安全带固定轮椅的轮子,但其实可参照云霄飞车安全杆概念,在车上设安全护栏固定轮椅上的人。一旦有身障人士搭乘,车身显眼处若有灯号显示,让人知道也能理解车速放慢的原因,“就像厕所有人的灯号一样”。

媒体提问范可钦搭公车经验里,有司机帮过他系过安全带吗,他坦言,自己近年才开始搭公车,“从来没有一次有司机来帮助过”,对身障朋友而言,有工具使用其实也不敢、也不会抱怨太多,“忍气吞声就算了,否则可能连工具都没有了”。

此外,范可钦也提到,台湾保险业对身障者多无纳保,身障者无法保寿险、医疗险,“我只能保一种险叫癌症险,难道我要祈祷自己罹癌,才能拿到理赔吗?”范可钦说,庆幸这次大都会客运愿负担医疗权责,像这次疗程要打钢片,一片6万元,健保也无给付,“一般身障者没有保险理赔,遇到类似状况恐难负担得起庞大医药费”。

徐逢源说明,按身障者权益保障法相关条文精神,保险业不该对身障者有差别待遇,目前全台仅一家保险公司接受身障者投保,对身障者非常不公平,呼吁金管会保险局督促各大保险公司,尽快针对身障者在商业保险上有平等合理的保障。

应晓薇指出,许多身障朋友都不想麻烦别人,只能默默承受,“但其实发生意外时,身障朋友其实很无助”,希望藉此事件,还给身障者被尊重的权益。(编辑:张雅净)1080104

______________

有话想说?欢迎投稿>>>【Yahoo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