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童事件受害者不止女童:班主任未唆使打人

Source

  原标题:这个震惊全国的侵害女童事件中,可能还有一个被群体伤害的女孩!

  刚才,甘肃庆阳方面再次就全国关注的宁县8岁女童在学校被人打伤下体一案给出回应,尤其就媒体和网民们最关心的话题进行了答疑。

  而从这一最新的官方回应来看,再结合此前多家前往当地进行调查的媒体的报道,此案的真相已经越发清晰起来。

  只不过这一真相,恐怕也会令一些人难以下咽,尤其是事情发展到现在,此案中的受害者,已并非那个8岁女童一人。

  为啥耿直哥这么说呢?因为庆阳市方面发布的这份最新通报,再次印证了这起[发生在去年12月14日,却在近一个月后的2019年1月才突然引爆网络]的案件中一个重要的信息点:即打伤那名8岁女童的,只是两名与女童同班的同学,与女童的班主任以及这位班主任怀疑女童偷了她口红的事情,都没有关联。

  此前,此案之所以会引爆网络,其最初的噱头是女童被女班主任怀疑偷了口红,结果就被班主任毒打。而女童家属当时还在接受某视频网站的采访时更是宣称是老师带着4个同学一起打的。

  而上周宁县当地发布的第一份关于此案的通报,虽然已经说明女童是被两名同学打伤,并没有回应女老师和偷口红等引起此案在网上关注的核心问题,所以此案的争议和疑点未能被消除。

  不过,庆阳市这份最新通报则弥补了宁县通报中的不足,给出了大量案情细节。比如,这份通报就介绍说,女童的女班主任确实曾经丢过口红,也找女童询问过,但此事发生在案发当天的上午,并在中午时就得到了家长和校方的解决,这名女老师还因此被校长批评了。

  而下午女童遭到两名同学殴打的场合是上体育课的时候,当时那名女老师并不在场,警方也通过详细的调查确认了这一事实,一方面有打伤女童的两名男生的说法,另一方面还有其他同学的证词,尤其是警方还调查了两名男童用来打伤女童的笤帚,两名男童也能还原当时打伤女童的动作。两名男生还表示他们也没有被丢口红的女老师唆使。

  但更重要的证言,还是来自于女童及其家属。

  是的,庆阳市这份最新通报显示,在12月14日案发当晚,女童家属其实就已经报过警,但报案内容中根本没有提及任何老师打孩子的内容。而在次日,面对警方的问询,女童及其家属同样表示是两名男生打伤了女童,同样没有提及老师打人的信息。

  这里,耿直哥想请各位特别留意这个细节,即女童家属在案发当晚和次日,都表示打伤孩子的是两名男同学,都没有对警方提到过所谓的“老师打人”的事情。

  当然,各位可能会不相信官方的通报,会说官方是在遮掩事实,封口家属。可在此案引发网络关注后,也有媒体独立前往当地进行了细致的调查,而他们的调查其实早也已经证明了打人确实和女老师无关。

  其中,采访到了女童奶奶、爷爷和二姑的北京青年报就在报道中提到,女童的二姑承认“孩子昏迷前,断断续续给我们说了学校的事,说是被同学欺负了”。这位二姑当时还进一步承认,家属其实是因为上午口红的事情,所以“感觉可能是”老师找其他同学报复了孩子。

  女童的爷爷和二姑还透露,女童有“拿过别的孩子东西的行为”。

  这份报道还印证了老师并不在现场的信息,以及打人的就是两名女童同班男生的信息。

  比如报道中提到,事发当天女童的家属就直接找到了其中一名打人孩子的家长讨要说法,而这名男童的家长也承认是自己的孩子打人,当时自己还提出赔偿100元,但女童家长没收。同时,男童及其家长也并没有表示打女童是被谁唆使。

  北青报的报道还提到,女童被打伤的那节12月14日下午的体育课,上午丢口红的女老师确实不在场,因为体育课的老师是学校的副校长兼任,而这名副校长已经因为此案被免职。

  另外,从北青报的报道来看,这次采访中并没有官方的干扰。

  《中国青年报》的另一篇采访也提到,在案发当天女童被接回家后,曾经对爷爷表示“被同学马小军(化名)打了”。

  这里耿直哥需要简单说明一下的是,北青报提到的“金凤”和上图中中青报提到的“赵小明”都是化名,指的都是被打的女童。

  由此,耿直哥认为综合两份官方通报和两篇媒体的报道,可以确认在去年12月14日案发当天和15日案发次日,女童及其家属所指控的打人对象一直都是女童同班的两名男生,并未涉及过“老师打人”。

  至于“老师打人”这一说法的由来,其实是家属根据上午的口红事件,自己“感觉”出来的。但警方调查的证据,以及媒体的采访,但显示打人只是两名男生,其中一名被采访到的男生家长也承认了此事。

  那么,我们就可以首先得出一个结论,此案引爆网络时所疯传的老师打人,是[不实]的。

  接下来,我们再来关注女童的伤情。此前,女童的家属曾宣称女童的“子宫”被重创,将来“无法生育”。但宁县的通报则表示女童的伤情只是“阴道壁损伤”,并已愈合。

  而此次庆阳市的通报再次确认女孩的伤情并无大碍,伤口已经愈合,也并不会影响孩子未来的生活。得出这一诊断的,除了此前宁县第一份通报中提到的西安市儿童医院,还有甘肃省妇幼保健院的省级专家。

  对此,耿直哥认为如果公众对这两家正规医院的专业医生做出的诊断仍然存在疑问,官方可以考虑公布女孩的诊断书并请媒体采访医生。而如果女童家属坚持认为孩子“子宫受损”,“不能生育”,也请拿出医学证明来。

  最后,除了上述两个案情的要点,自此案在网上发酵后,网上还曾出现围绕此案的多个传言。

  其中一个传言宣称,那名丢口红的女老师的家属是当地“高官”,所以她才能掩盖真相,并贴出了女老师所谓的“照片”。

  遗憾的是,由于宁县官方在其第一份通报中并没有提及任何女老师的情况,甚至在被免职的校领导中也没有提及这个女班主任,导致其有“背景”的传言引起了不少网友的认可和对女教师的围攻与侮辱。

  不过,这次庆阳市的最新通报对此事给出了回应:

  1、 女老师的身份:农村家庭出身,未婚,奶奶、生父生母、养父养母、舅舅均为农民;弟弟、妹妹两人,现上小学。

  2、 第一份通报中为何被免职的没有女老师:系临时聘用的代课老师,聘期一学期,所以不存在免职,目前已经被解聘。

  简言之,就是一个没任何背景的农村姑娘。

  《北京青年报》早前的独立报道也印证了这位女教师没有任何所谓的背景这一信息。而且根据这篇报道的披露,这个女教师年仅20岁,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好,一个[学期](大约4个月)的收入为6000元。

北青报报道中提到的萧琴琴为化名 北青报报道中提到的萧琴琴为化名

qi  但另一个在网上引起大量转发的传言,这次官方的回应中还尚未触及。

  这一传言宣称,女童和家属都被当地官方“控制”了,哪儿都去不了,男童为橡皮被偷打人也都是编出来的。发布这一消息的人,自称是在帮助女孩一家的“志愿者”,他还说官方前两天还强行把女童拉入一辆救护车,害得女童和家人分离,女童则“托梦”向他求救。

  该“志愿者”还在微博上得到了个别媒体账号的转发和扩散,进一步加深了网民对于家属被官方监控、封口等一系列指控的猜测。

  对此,耿直哥也督促官方尽快就上述网贴中的指控给出回应。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