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非遗绝技“打铁花”在新洲上演

Source

新洲打铁花

图文:铁水飞满天 吹落星如雨

图为赵强(左)和伙伴在做打铁花的准备工作

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

夜幕即将降临,位于新洲区北隅的凤娃古寨内,游人兴致未减。花灯渐亮,音乐不绝,人们围在景观湖四周,期待着一场绚烂夺目的铁花火雨。从大年三十到元宵节,只要天不下雨,流传千年的国家级非遗绝技打铁花都会准时上演。

下午4点半,32岁的赵强和他的伙伴们提着炭炉、鼓风机,来到景观湖中央的栈道旁。赵强生炉子熬制铁水,为傍晚打铁花做准备。

打铁花是流传于河南、山西等地的民间传统烟火。赵强是河南焦作人,7年前到山西洪洞县,拜老艺人为师,半年学成了打铁花的绝技。“他们3个都是我的徒弟。”赵强指着身旁的伙伴,有些自豪。栈道旁搭了两处高台,四人分为两组,在平台上用焦炭生火。炉底鼓风机呼呼作响,炉内焦炭烧得红彤彤,炉中央的坩埚内,10多斤生铁逐渐熔成滚烫的铁水。“铁水有1600多度。”赵强边往炉内加焦炭边说,熬铁水是门技术活,需要掌握好火候。炭火烧旺得一个多小时,然后将生铁放进坩埚,二三十分钟后熔化成铁水。

赵强说,打铁花其实有三种打法。一种叫“墙花”,用滚烫的铁水往墙上泼洒,立刻铁花四溅;一种叫“树花”,将铁水泼洒到树上,和树枝碰撞出铁花。赵强和他的伙伴用的是第三种打法,一人用竹片从坩埚中挑出一团铁水,抛起来,另一人用木板奋力击打,将铁水击洒到空中,像烟花一样绽放。

熬铁水的同时,赵强将挑铁水的竹片逐个在火上烘烤。“要将里面的水分烤干,不然铁水遇水容易炸裂。”赵强解释。铁花美丽,打起来辛苦,也很危险。赵强身上的棉袄布满了黑点,那都是铁水掉落在衣服上烧焦的。如果是夏天,他们一般会打赤膊,少量铁水掉落到身上时,身上的汗水有隔热防护的作用,穿着衣服反而容易烫伤。

艺人练习时,用的都是沙子。反复击打练习,掌握好力度,如果沙子不再溅到身上,打铁花也就安全了。

傍晚6时许,夜幕降临,滚烫的铁水在坩埚内呼之欲出。同伴熟练地操起竹片,将一团铁水抛至半空,赵强拿木板精准一击,干净利落。千多度的铁水瞬间绽放成万朵钢花,点缀着凤娃古寨的夜空,在湖水的倒映下,更加炫目迷人。“哇!太美了。”伫立在湖边观望的游人们不时发出惊叹声,纷纷拿出手机,将这美好的一刻记录下来。“跟烟花相比,别有一番味道。”来自光谷的王女士说,她老家在河北,小时候看过一次打铁花,一直念念不忘。去年电视剧《延禧宫略》热播,里面有一场戏,就是民间艺人在皇宫里打铁花,她看了以后,想到了自己的童年时光,期待着能再看一场打铁花。她和丈夫带着孩子、公公婆婆驱车赶来新洲,就是为了看打铁花。

和王女士一样从市区赶来看打铁花的,还有青山的张先生,听说这是国家级“非遗”,他决定带妻子来看看。伴着美妙的音乐声,绚烂的铁花在夜空中绽放了近半小时才落幕,游客们意犹未尽。

春节期间,是赵强最忙碌的时候,除了凤娃古寨,他的其他徒弟还在焦作老家和安徽进行打铁花表演。7年来,他去过上海、浙江、宁夏、广州等地。平时空当期,还得去云南的景区表演骑马。

虽身怀多种技艺,但赵强最爱打铁花这项危险和惊艳并存的民间绝技。“这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宝贝,我们要传承下去。”赵强眼神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