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敢寅吃卯粮!澳人在疫情期间竟然存了这么多钱

Source

作为应对COVID-19衰退的缓冲,澳大利亚人已经迅速积累了1000亿澳元的储蓄。这一迹象表明,经济复苏不太可能因政府缩减紧急收入支持而受影响。

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APRA)的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家庭存款激增至1.09万亿澳元。这相当于在12个月内增加了1150亿澳元,比2月份疫情在澳大利亚肆虐前增加了995亿澳元。仅在9月份,流入存款账户的资金就增加了165亿澳元。

由于JobKeeper工资补贴计划于明年3月结束,而JobSeeker疫情补贴也将于年底到期,工党指责政府取消主要刺激措施的速度过快。

NAB市场经济主管斯特里克兰(Tapas Strickland)表示,就像数百亿澳元的紧急援助帮助人们度过COVID-19衰退一样,这种援助所积累的储蓄现在可以帮助家庭应对未来几个月收入急剧下降的局面。

他续说,储蓄数据显示,如果就业继续反弹,在政府缩减支持力度时,家庭仍拥有”相当程度的流动资产,可支撑消费。”

在截至6月份的3个月里,澳大利亚经济萎缩了7%,但在这些数据出炉之际,人们越来越乐观地认为,目前经济正呈现相对快速的复苏。

澳储行副行长德贝尔(Guy Debelle)本周表示,他预计经济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实现增长,从技术上讲,这将意味着澳大利亚COVID-19经济衰退结束。

调查显示,维州以外地区的消费者信心已大幅回升,并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尽管商业前景依然黯淡。Seek本周发布的数据显示,新州和昆州的工作岗位招聘水平为COVID-19爆发前的90%,高于大流行爆发前的水平。

斯特里克兰表示,维州推迟放宽限制,可能在未来几个月为就业和经济活动“推动第二波势头”。

除了政府在健康危机期间前所未有地大幅增加对家庭的支持外,澳大利亚人还通过“提前领取退休金计划”从他们的退休储蓄中抽走了345亿澳元。成千上万的借款人也推迟了他们的贷款还款计划。

澳储行基于APRA金融数据的结果显示,9月份住房贷款出现了两年多来最快的月度增长,原因是利率不断下降和住房市场具有弹性,帮助维持了信贷流动。

上月,住房贷款存量总额从8月份的0.3%上升0.4%,折合成年率的增幅从3.2%升至3.3%。

尽管澳大利亚人乐于抓住史上最便宜利率的机会,购买住房居住,但随着经济走出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的道路充满不确定性,企业对前景的信心仍大大降低。

自住业主再次成为新增住房贷款的主要来源,9月份住房贷款增长0.5%,同比增长5.4%。

由于房价前景不确定,加上在大流行期间移民潮逐渐停止,租房空置率不断上升,房地产投资者对借贷的热情有所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