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澳大利亚各州在开放边境问题上争吵不休到底为什么?

Source

面对将在10月份举行的艰难选举,帕拉夏承受着开放昆州州界的巨大压力。开放边界让那些打算享受冬日暖阳的游客能够帮助昆州旅游业复苏。她不仅面对联邦政府中称自己为“引以为傲的昆州人”的彼得·达顿(Peter Dutton)的指责,也备受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的指责。

帕拉夏州长到目前为止仍坚持自己的立场,并表示将遵循首席卫生官珍妮特·扬(Jeannette Young)的建议。

昆州的边界关闭措施每月评估一次,可能会一直持续到9月。扬医生说边界关闭措施甚至可能持续更长时间,这取决于新州和维州的未治愈病例数。这两个州的未治愈病例数远远超过昆州。

昆州可能首先向南澳州和北领地重开边界,然后再重新开放与新州的边界。

没有“正确”答案

从政治角度来说,无论帕拉夏州长怎么做都将处于危险境地。

丧失昆州经济发展急需的资金,将为其对手提供[攻击她的]弹药。另一方面,如果开放州际边界导致某旅游目的地爆发严重新冠疫情,迫使当地再次停工停产,她也要承担责任。

这是一个没有“正确”答案的两难抉择。

到目前为止,帕拉夏州长在新冠疫情的处理措施方面获得了选民的支持(尽管选民对其领导的政府的评分低于其他州政府的评分)。

在本周发布的基本民调(Essential poll)中,当被问及“你对州政府针对新冠疫情的反应如何评价”时,有66%的昆州人回答好或非常好。而在西澳州,有86%的人对麦高文政府的表现给予积极评价 (给联邦政府好评的人则占调查人数的73%)。

但是选民们善变,民意很快就能改变。

Should schools reopen? Kids' role in pandemic still a mystery ...

州政府和家长在学校议题上也变化无常

我们在孩子们上学的议题上就能看到这一点。起初,许多父母坚决要求自己的孩子必须呆在家里。几个星期后,他们却要求学校接管自己的孩子。

有关学校的辩论在全国内阁中带来了分歧,现在有关州际边境开放问题的争执也是如此。全国内阁这个发挥作用的机构虽仍完好无损,但关于各州边界的争执让关系紧张。要知道,州际边境政策是各州自己的决定,而不是一个需要集体决策的议题。

这种冲突也可能是对全国内阁想法的现实检验。人们认为全国内阁将为未来的经济改革提供一条和谐之路。

这个新冠疫情西的联邦制模型的一个显着特征是,在全国内阁这个机构中,在不同问题上各种支持与反对的阵容也不尽相同。

(工党执政的)维州和(自由国家联盟党执政的)新州在敦促尽早实施严格的限制措施方面声音最大,其中包括涵盖学校的限制措施。

出于对经济的关注,联邦政府本能地倾向于放宽限制措施。堪培拉政府需要有人推着才肯多走一步。在堪培拉无法推动前行,且在各州拥有决定权的领域,新州和维州走出了各自不同的道路。

在学校返校上课的问题上,总理莫里森坚定不移,一直希望中小学校重新开放。同理,总理也希望看到各州边境得到重新开放。

州长们直击痛处

重开州际边界问题看来是另一个不分政治党派的议题。昆州、西澳州和北领地都是工党执政,南澳州和塔州则为自由党执政的州,这几个州都关闭了边界。

新州和维州从未走上这条路。

贝雷吉克利安州长正在努力迫使州际边界重新开放,促进经济复苏。她认为西澳的麦高文州长和昆州的帕拉夏州长都在争取民众的支持。

在彼此针锋相对的过程中,麦高文州长指责贝雷吉克利安州长采用了霸凌战术,并直击其痛处。

“新州有‘红宝石公主’号……他们还试图向我们提出有关问题的建议,不可笑吗?”他本周说。

帕拉夏州长则说:“澳大利亚新冠病例数量最多的州无权教训我们。”

Australia Implements Three-Step Plan to Reopen Country by July ...

不只是领导层的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政府间的分歧外,公共卫生专家间的分歧也公开暴露出来。

我们在学生返校复课问题上就看到了这一点,维州首席卫生官布雷特·萨顿(Brett Sutton)在此问题上就采取了比其他州保守得多的态度。

在本周,昆州首席卫生官杨医生和西澳州首席卫生官安德鲁·罗伯逊(Andrew Robertson)坚持暂时关闭各自的边界。

联邦副首席医疗官保罗·凯利(Paul Kelly)则表示:“从医学角度来看,我看不出为什么边界仍被关闭”。 (麦高文州长此前曾说过:“我不知道保罗·凯利是谁,但他显然不是那位歌手”。)

凯利医生说,全国内阁和澳大利亚卫生保障委员会(Australian Health Protection Principal Committee)都没有就州际边界做出决定或提供建议。关于这方面的决定完全取决于各州。

扬医生和罗伯逊医生都是澳大利亚卫生保障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被称为“共识机构”。凯利医生解释说:“我们讨论了这些问题,并决定在关闭边界问题上不持任何立场。”

尽管在这场危机中政界人士听取专家意见的做法受到赞许,但现在我们强烈意识到专家们可能也会意见相左。

最近几周,我们有多少次听到政界人士这样的讲话“我们依赖于医疗建议”?但这并不总能带着我们朝着一个方向前行,“共识”可能是一款万能的遮瑕膏药。

Australia aims to reopen the economy by July | AGB - Asia Gaming Brief

波琳·汉森加入辩论

随着是否重开边界的辩论白热化,在危机初期就曾讨论的有关州际边界关闭是否符合宪法的议题又回来了。

一国党的波琳·汉森(Pauline Hanson)指责帕拉夏州长“粗暴对待《宪法》”,呼吁任何可能受此影响,有可能提出法律挑战的人挺身而出,并说:“我有一名无偿服务的宪法律师会代表你在高等法院根据《宪法》第92条对这种行为提出质疑”。

《宪法》第92条规定“各州之间的贸易,商业和往来”是“绝对自由的”。

没有人能确定,高院是否会接受这一案件,并将如何裁决。过去,高院已表示出于公共卫生情况的考虑,可以采取违反第92条的措施。但是,当病毒的威胁明显消逝后,这种特殊情况是否仍然适用呢?

联邦总检察长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回避了有关州际边界关闭是否违宪的问题。

Cafes and restaurants will be able to reopen in Australia for up ...

来自西澳州的波特已就此问题采取了仔细权衡,十分谨慎的态度。他在星期四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对各州州长来说,这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但是,这里有健康的需要,经济的需要,还有允许做什么,不允许做什么的严格的《宪法》规定。”

毫无疑问,他一定记得孤立主义的思想传统贯穿西澳,民意测验也显示了民众极为支持麦高文政府对新冠疾病的处置方法。

一天之前,波特指出:“在一系列问题上,联邦政府的立场具有前瞻性,并制定可行的解决方案,让我们的经济再次发展起来。”

确实。我们可以预期,莫里森政府的“前瞻性”只会在未来几周内不断增加,因为它迫切希望促进经济发展。与此同时,州长们在下周召开的全国内阁会议之前,也可能需要冷静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