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隔离仅3例确诊,人口大国印度如何有效防疫?(图)

Source
作为紧邻中国的人口大国,印度医学研究理事会称,截至2月13日,在印度1700多名接受新型冠状病毒检测的人员中,仅喀拉拉邦报告了3例确诊病例。印度卫生部长哈什∙瓦尔德汉(Harsh Vardhan)于2月14日表示,印度正在以最高级别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进行监控,防止其在当地成为流行病。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加强对各个入境口岸的检查,并对从国外返回的约15000名乘客进行追踪。印度卫生部秘书苏苏丹(Preeti Sudan)于14日在一次会议上审查了对预防和管理致命性感染的准备情况后表示,印度新型冠状病毒的情况已得到控制。 



全面筛查管控,尽力研究援助



苏丹说:“印度的新冠肺炎局势已得到控制,总理办公室、卫生部长和内阁秘书正对其进行定期监测。此外,诸多部长也在对这一状况进行审查。”

到目前为止,印度报告了3例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均来自喀拉拉邦,且同为武汉大学的医学生,都是喀拉拉邦本地人。他们于最近各自回到印度,并在该邦一家医院自行上报,其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其中一名患者已在康复后出院。



在14日的视频会议上,各邦被告知,尽管病例数量没有增加,但仍需保持高度警惕。在一份声明中,各邦被敦促通过保持个人卫生来不断提高群众的预防意识,并对任何来自中国和其他特定国家的旅行进行自主报告。

瓦尔德汉告诉CNBC的:“我们在一月中旬就开始采取行动,至少比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这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早了两周。”



为了防止新冠肺炎在印度的爆发,当局全面加强了筛查措施。其中包括在机场和港口对来自中国大陆、泰国、新加坡、日本和韩国的乘客进行发热筛查,记录他们的详细历史行程,并与邦级和区级的监测官员共享该信息,以便通过一个综合性的疾病监测计划对他们进行监控。瓦尔德汉表示,目前已对2000多个航班进行了筛查。他说:“我们与所有邦政府都进行了很好的协调。整个问题正在全国以及邦政府的最高级别监控之下。”目前,印度全国约有15991人受到社区监管,其中被认定为伴有症状的497例正在接受监测,而约41例已住院。



印度还建立了15个实验室对该病毒进行测试,瓦尔德汉表示,如果需要,该国有可能建立多达50个实验室。新德里还发布了旅行建议,告诫人们不要去中国旅行。这位部长还说,从中国前往印度的外国公民所持有的现有签证(包括已经签发的电子签证)不再有效。此外,包括印度国家航空公司在内的当地航空公司也已暂时取消了飞往中国的航班,入境点的检查正在21个机场、12个主要港口、65个次要港口和6个陆路口进行。

“每个有关部门都在积极参与,以确保我们堵住每一个可能使病毒大肆侵袭印度的漏洞。”瓦尔德汉说,“我们确信,既然我们能够在2014年应对埃博拉病毒,既然我们能够应对其他疾病,我们就一定能够很好地应对这一冠状病毒。”



除了对国内形势进行严格的监测和良好的控制外,印度也积极为其他国家提供援助和支持。瓦尔德汉于13日表示,印度已向马尔代夫提供了检测样品的支持,并向不丹提供了疾病防控的支持。瓦尔德汉说:“印度还同意支持阿富汗进行样品测试。并依据莫迪总理的承诺,向中国伸出援手,提供了抗击新冠病毒的重要物品。”

喀拉拉邦的胜利



作为唯一一个存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地区,喀拉拉邦作出的反应非常出色,对传染进行了广泛的警惕并成功防止了人员伤亡。喀拉拉邦持续发布有关隔离、检测和住院的每日更新,据报道,3名感染者中的2名核酸检测已呈阴性。但是,鉴于喀拉拉邦和武汉之间的紧密联系,基于医院和社区的隔离工作仍在积极开展。由于检测结果呈阴性、症状消退,在医院隔离的疑似病例中已有多人出院并转回社区进行监控。在高峰期2月4日,全邦各家医院隔离了大约100名疑似患者,但如今仅剩27名。



2月7日,由于在进行了积极监测的情况下,仍未发现新的阳性病例,喀拉拉邦政府撤回了在发现3例确诊病例后发出的“邦灾难”警告。此外,尽管建议的隔离期为14天,但喀拉拉邦政府无差别地对民众进行了28天隔离,以作为预防措施。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下去,该邦预计将在3月初摆脱新型冠状病毒。但这也可能过于乐观,除非全球形势能够急剧改善。



喀拉拉邦最近发生的主要健康恐慌是2018年7月的尼帕(Nipah)病毒袭击,该疫情造成17人死亡。为了践行从中汲取的教训,在此次肺炎中,邦卫生部门一直严格遵守世界卫生组织针对新型冠状病毒制定的规范流程。国家卫生部首席秘霍布拉加德(Rajan N. Khobragade)博士说,由于尚无可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我们的首要任务是通过高水平监测进行预防。我们还选择对从受感染国家返回的人员进行居家隔离,并在全邦建立隔离病房。



在冠状病毒警报后不久,卫生部门就成立了一个由专家和医护人员组成的高级团队。在每个区都开放了管控室,并与主管控室相连。霍布拉加德说,我们在不引起恐慌的情况下竭尽所能,每天向媒体通报情况。该邦使用早期监控和回溯方法来识别可能暴露于该病毒或与新冠病毒感染地区返回人员接触的人。卫生部门还发布了针对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的培训流程,这是在第一例病例被报告后完成的。

此外,卫生部门还部署了一个由143名成员组成的团队提供咨询,并与被隔离人员保持定期联系。德里久尔的一名高级医疗官员对公众合作表示赞赏,他说:大多数人都了解风险并承担了义务,甚至婚礼也被推迟了。在德里久尔,有一家人举行了没有新郎的婚宴,因为新郎是在病毒爆发后从中国返回的,尽管他并没有显示出感染症状。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出现。在科泽科德,一对受到监控的夫妇在未通知国家卫生部门的情况下前往沙特阿拉伯。而另一名受监控者在潜伏期去参加了一次灵修会,但区官员查明了此人情况并说服他返回家中。“我们的团结和热忱的服务已帮助喀拉拉邦有效对抗冠状病毒。”卫生部长说,“但是我们需要确保自己还没有放松警惕。” 

恐慌心理酿成自杀悲剧




除了生理上的威胁,肺炎疫情同样给民众带来了心理上的焦虑。尽管印度已经竭尽全力遏制病毒传播,但恐慌情绪还是酿成了悲剧。据《印度时报》报道,当地一名50岁男子误以为自己染上了冠状病毒后,为了保护家人选择自杀。



该男子名为克里希纳(K.Bala Krishna),他因病毒性发烧在蒂鲁伯蒂接受了医生的治疗,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并没有感染新冠病毒。尽管有了医生的保证,克里希纳还是开始在他的手机上观看有关病毒的视频,并确信自己已经被感染了,担心自己会对家人造成伤害。“我的父亲全天都在观看与冠状病毒有关的视频,并一直说自己有类似的症状。”克里希纳的儿子穆拉利(Bala Murali)告诉《印度时报》,“当我们试图告诉他他并没有罹患致命疾病时,他攻击了我们。”穆拉利说,他甚至打了政府资助的求助热线,但被告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因为他的父亲近期没有去过作为疫情中心的中国。

次日,克里希纳将家人锁在家中后,去了母亲的墓地。根据报道,当他的家人通知邻居将他们放出来时,克里希纳已经在其母亲墓地附近的一棵树上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