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有“后门”和“侧门” 美媒称招生丑闻凸显美国阶层分裂

Source

  美联社3月14日刊登文章《录取丑闻凸显美国阶层分裂》,文章摘编如下:

  陷入名校贿赂丑闻的家庭体现了美国的财富和特权:首席执行官(CEO),好莱坞明星,华尔街百万富翁,加州葡萄园主,曼哈顿知名律师。

  在这个时代,许多普通美国人常常感到,他们没有机会在一个对富人有利的制度中出人头地。对这些美国人来说,3月12日的起诉揭露的大学录取制度中的腐败进一步粉碎了一切关于勤奋努力、成绩优秀和坚持不懈是进入名校的途径的信念。

  “侧门”插队引发愤怒

  《梦想囤积者》(也译作《屯梦者》)一书作者理查德・里夫斯说:“对精英阶层之外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些机构就像是在月球。”这本书指出,机会囤积在美国的中上层阶级手中。

《梦想囤积者》(也译作《屯梦者》)一书封面
《梦想囤积者》(也译作《屯梦者》)一书封面

  检察官称,数十名家长行贿以更改自己孩子的考试成绩,或是造假让他们能够以体育特长生身份进入耶鲁大学、乔治敦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南加州大学等精英大学。

  在法庭文件中,犯罪团伙主谋赤裸裸地解释了怎样进入美国顶尖大学的现实:有“前门”,即通过学业成绩合法进入大学。还有“后门”,包括向一所大学捐赠巨额资金以影响录取决定。而他的计划更容易也更廉价,走“侧门”。

  “后门”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已经够糟糕了。对“侧门”的描述――在已经给予富人的优势之上,再加上一个腐败得来的优势――引发了民众的愤怒,尤其是那些寄希望于凭借自己才能进入名校的苦读的孩子。

  作家和漫画家拉洛・阿尔卡拉斯的儿子是洛杉矶一所高中的高三学生,他正在等待申请的十多所学校的消息,其中包括一些顶尖大学。

  阿尔卡拉斯说:“这件事真令我愤怒。我的意思是说,这些人今年实实在在地在我孩子前面插队了。”
斯坦福大学毕业庆典。新华社发(陈钢摄)
斯坦福大学毕业庆典。新华社发(陈钢摄)

  阶层固化日益严重

  这起丑闻之所以会引发共鸣,主要是因为如今很难避免关于贫富差距、“1%”和“操纵体制”的讨论。

  富有的父母可以花钱让孩子接受优质的教育、聘请优秀的体育教练和接受专业的考前辅导,还可以给常春藤盟校捐款,所有这些都是影响录取决定的合法途径。他们与精英学校有个人或继承关系,可以利用这些关系获得录取资格。他们懂得如何应对复杂的录取制度。

  记者丹尼尔・戈尔登在其2006年出版的著作《录取的代价》一书中详述了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房地产开发商父亲怎样在1998年承诺向哈佛大学捐款250万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7元――本网注)。库什纳后来被哈佛录取,尽管他的高中老师对戈尔登说,他们认为库什纳没那么优秀。

  非精英阶层还面临其他障碍。俄亥俄州立大学经济学和政策学教授达里克・汉密尔顿说,研究显示,非常重要的大学录取考试都存在偏见,这对黑人学生来说不是个好迹象。
即将毕业的学子在耶鲁大学毕业典礼上庆祝获得学位。新华社记者王雷摄
即将毕业的学子在耶鲁大学毕业典礼上庆祝获得学位。新华社记者王雷摄

  汉密尔顿说,年轻人领导的社会运动正在质疑这样一种观念,即我们生活在一个精英管理的社会,美国人可以通过努力工作和遵守规则提高自己的地位。

  里夫斯援引哈佛大学一个研究小组领导的一项研究结果,研究人员发现,父母财富为前1%的孩子进入顶尖精英大学的几率比父母为最贫困的20%的孩子高77倍。

(责任编辑:常丹丹 HO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