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母心泛滥的中国网友 毁了孤儿们改变命运的机会(图)[Migage]

Source


泛滥的“爱心”,可能终成大错

在疯狂的舆论压力中,这群孤儿可能要回归他们原本窘迫的生活

“圣母”们请别再问“何不食肉糜”

昨天我们头条文章讲的是“美国最穷的州,以及穷人的生活”,很多读者感慨就连美国的穷人都难有翻身的机会。

很多穷人不是就甘于贫困,而是社会很少给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

今天,我们看到一则新闻,竟然和昨天的美国穷人的故事相呼应。

前阵子,在媒体的报道下,一群被武馆收留的大凉山的孤儿走红了网络。他们学习练习格斗,来谋生计的故事让很多人看了之后唏嘘短叹。

然而……

那些走红网络的大凉山“格斗孤儿”要被送回去读书了——貌似又是一个经热心媒体曝光,网友促成的拯救孩子于水火之中的感人故事。

可出人意料的是,他们说:我不回去,送回去我会跑回来的。

而资深媒体人“新闻哥”却评论道:恭喜圣母,你们堵死了“格斗孤儿”唯一的生路!

格斗少年不得不回大凉山

8月8日晚,四川九寨沟的一场地震,延迟了恩波格斗俱乐部在阿坝州府马尔康举行的“ABA综合格斗国际挑战赛”。他们即将迎战来自日本、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巴西的选手。

这两天,带着成年队员奔赴400多公里外的九寨沟救援的俱乐部老板恩波,正经历另一场地震:大凉山的孩子要送回去。



(图片来源:南都观察)

而当年,可怜这些失去父母的孩子没人管,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希望恩波能接收的那位副乡长,已经被停职。

这就是结果。

恩波说:“太无聊了,真的。”

这事发酵,是从7月20日。

一段视频在网上流传:两个未成年孩子在铁笼围起的擂台上缠斗,一场比赛下来,伤口见血,击中了大家的视觉神经,让人不适。



之后寥寥的采访中透露出的信息是,孩子14岁,来自凉山,“爸爸死了,妈妈走了”、“家里只有洋芋”……引来大量转发。

这个格斗俱乐部也被推到风口浪尖。成都“格斗孤儿”四个字登上各大媒体头条,仿佛头一回这么关注一个群体。

而这个俱乐部,也被扣上“非法收养”、“利用孤儿谋利”、“剥夺未成年人受教育权利”、“人身控制”等帽子,网友要求政府取缔它;

当地政府也被质疑“为什么不管这些孤儿?”“为什么不让他们读书?”



(图片来自西电网)

如今,凉山教育部门要前往成都,安排当地未成年人重返学校,每个月能拿几百块的救助金。

这事尘埃落定。

貌似又是一个经热心媒体曝光,网友促成的拯救孩子于水火之中的感人故事。

可是,相比这些人的欢喜,多数命运强行被改写的格斗少年很难过。



面对来调查的公安机关,采访的媒体,来领孩子的家长和政府机构,有孩子亲口说:“回老家可能像他们(父母)一样吸毒、打工,我不想回去。”

8月8日,大凉山来的,一共有17个。几个孩子的家人承受不住压力,已经接回去了。剩下13名,还在等谈判的结果。



其中,新京报“局面”的作者王志安,采访了撩起背心蒙着脸哭的“格斗少年”小伍。

王志安:“你们是孩子,大人们如果决定了,你们怎么办?”

小伍:“就是把我带走,我回去后找爸爸要钱,买一张车票,再跑回来”。

王志安:“如果这个俱乐部不能再接受你们了,怎么办?”

小伍:“那我就去别的俱乐部练”。

而就在今天,“格斗孤儿”拳馆的老板恩波,说免费招收失学孩子练格斗完全是做慈善,计划春节前再招100个,但是——不会再招大凉山的孩子了。

这些春节和彝族的火把节都没回去过,刻苦训练,生怕被跟不上就被淘汰的孩子,还有那些没来得及加入的孩子,统统被“淘汰”了。

而接受“剥洋葱|人物”采访的少年小勇,曾承认:比在铁笼里倒下、拍垫子(认输)更让他难过的,是他又得回到曾信誓旦旦要走出的家乡。

他的大凉山是什么光景?

谁的“圣母心”毁掉部分孩子的冠军梦

这些孩子,大多是四川凉山等贫困地区的留守儿童。

“大凉山”三个字,上次走进各大媒体的视野,是那篇被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一位凉山的彝族女孩用不到300字的篇幅写下了父母相继死去,自己想念母亲的故事。



这是个例吗?

据中国网报道,凉山彝族自治州位于川滇交界,总人口约473万,其中彝族占半数以上。境内6万多平方公里几乎全是山地,平均海拔1500米以上,交通闭塞、自然环境恶劣,灾害频繁,下辖17个县市中有13个为国家级贫困县。



据报道,彝族地区适龄儿童入学率低,文盲、半文盲人数不降反升,反贫困的智力支撑力弱,继续教育和技术教育匮乏。

并且,在四川省历年成为劳务输出大省的背景下,凉山彝族地区外出务工的情况并不多见,劳动技能单一、语言交往能力、民族风俗习惯都成了影响他们务工的重要原因。

贫困、毒品、艾滋病、孤儿等盘根错节的问题没法跳过,这就是大凉山。



(图片来自:财经网)

而新京报“局面”的作者王志安介绍,被“拯救”的格斗少年,几乎也都经历过巨大的不幸:父母或是因吸毒死亡,或是各种原因跑了,多数是“事实无人抚养儿童”。

有人质疑,这些未成年的孩子练格斗,太苦。

对强调孩子未成年的人,恩波说,阿坝州散打队是他跟政府合办。散打是体制内项目,像体操、举重一样,原本就招青少年运动员。

再说,国家体操、游泳等运动队,不是也有未成年选手参加世锦赛、奥运会并载誉而归?

有人质疑,恩波用童工赚钱。





有媒体评论:“衡量这个问题的标准不应该是国家的法律法规,而应该是这些孩子参加比赛是否遵循格斗比赛的竞技标准。

MMA是一种不分门派,不限制参赛选手年龄、体重级别差异以及资格,而可以进行的竞技对抗项目”。

说练格斗苦,不错。

可是,网上流传了大量大凉山童工的照片,有些一二年级辍学的孩子为了每天20多块钱的饭钱,去小煤窑里当童工,多家媒体都曾有深圳、东莞多次遣返凉山童工回乡的报道。



父母无奈默许他们做童工,这苦不苦?

你没想过,如今有人送他们回去上学,他们为什么宁愿受这份苦也不肯去?

就像此前的常熟童工一样,有人是完全自愿参加工作,不愿回家。当下的这个选择,不是他们最好的选择,但至少不是最坏的选择。

这些大凉山“家里什么都没有”,趁放假给别人放牛一天赚五元,或者父母因贩毒离开,到了俱乐部,有些孩子最大的感受是能吃饱饭,有的还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去动物园,第一次吃西餐。顿顿有牛肉、鸡蛋,还有小伙伴,似乎这里也是一个家。



(图片来自:财经网)

VISTA看天下报道,自20世纪90年代始,毒品和艾滋病就折磨着这个地方。司空见惯的死亡,“造就”出一批又一批无家可归的孩子,对他们来说,相比吃饱饭活下去,享受教育显然成了一件奢侈的事。

有人强调,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该接受教育。



据报道,俱乐部老板恩波觉得委屈:一天也没断过这些孩子的文化课。最早在西昌,有学校收这些孩子,他们就每天专车接送。

到了成都,大城市规矩多,很多孩子没有成都户籍,不能入学。恩波就找私人老师上课,一节课三四百。课程包括品德和语文,没有数学。即便是在马尔康集训的周末,这群年龄与民族差异大的孩子,课照样上——这样的培养体系,其实跟一些正规武校大体相似。

况且,坚持“知识改变命运”的人,有没有想过对有些孩子来说,他们更想用格斗改变命运、赢得尊重?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知乎用户“嘴拳道黑带”去看过恩波俱乐部的比赛,他这么说:

恩波请的格斗教练加力,在那里训练过的王赛等,都是国内综合格斗圈的知名人士或选手。

最近比较火的精武门比赛,选手多是藏族孩子(接近20岁),技术很扎实很有特点,具备侵略性、比赛观赏性,更重要的是:很自信。

如果文中所说“凉山孤儿”即是我上面说的孩子们,那么,首先,我并未感到他们被奴役,或是贩卖,或是被控制等等,相反,他们练习格斗,在优秀的教练的指导下所走出的未来,未必就比一般山区儿童差,很可能远远优于当地普通上学儿童。

其次,不要带着刻板形象的思维去套用,例如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不读书等等。要培养一个出色的选手,也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并不比一个老师教学生上大学付出的少。



可是,“格斗孤儿”作为主角的声音没人听,成了局外人。他们万万没想到,一群在他们被镜头关注之前毫无接触的人,“古道热肠”之下,替自己做了选择。

可是,这些干预他人人生的人却没办法,也没想过对他们的人生负责。



(图片来自:新财迷)

对这次改变,没人敢保证他们会有更好的未来;

没人敢保证他们会接受良好的教育,有足够的能力和知识走出大凉山;

没人敢断定,通往UFC的漫长征途被堵死后,他们有更好的出路……

“圣母”别再问“何不食肉糜”!

其实,“悲天悯人”,却站着说话不腰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圣母”太多了。

何不食肉糜啊!



大热电影《摔跤吧爸爸》中,女儿被爸爸“强加”梦想,刻苦训练,拼命打败体能、身型都强于她们的男人,最终拿到全国冠军,走出落后的村庄。

有人却说,爸爸不该强加意志,女儿本不用这么辛苦。

可是,他们却不知,在女性识字率只有65.9%的印度,女性想掌控自己的命运做一份能实现价值的工作都不是那么容易。

在默认女性只能被柴米油盐束缚住的社会,女儿的“逃离”无异于给其他女性打开了另一部分天地,更多的女性意识到了“原来我也可以做一些不同的事”。



而在真实故事中,吉塔夺冠后,在印度大约有1000名女性投身于摔跤这项运动。



而日报君前两天推送的文章《残酷真相: 你吃的每一块巧克力,都沾染着非洲童奴的血泪》中,介绍了在非洲,数以百万计的儿童生活在几乎奴隶的状态下,支撑起巧克力产业链的底层。

于是,有人呼吁,儿童太悲惨,我们不要吃巧克力,他们该去上学。



可他们却没想过: 对孩子来讲,在学校里学习是永远不会出现在他们童年里的内容。

他们从事高危辛苦的劳作,在身体还未发育完全时吃力地搬运比自己还重的一袋袋可可豆,1000万人要以此为生——相比被饿死,他们只能承受被剥削的痛苦。

而日报君8月7日推送的《非洲孩子举中文牌子火了,你可知道非洲有小女孩 1 美元出卖肉体,或被迫去杀人》中,有公司花150 块钱,让赞比亚孩子举牌给自己打广告。

有人说:“不能这么做,这是在消费小朋友。”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在失学率很高,但日子并不算是非洲最 hard 的模式的赞比亚,不用流血流汗,收150 块钱已经算幸运了(当地人均 GDP 约 1100 美元)。

在非洲另外一些地方,有很多一杯牛奶,一瓶矿泉水都可以买到的 " 一美元女孩 ”。一位十岁那年被民兵强奸后,走上妓女道路的姑娘说:" 我也感到很可悲,但我需要美元。那些民兵武装时而骚扰,无法去农场工作。谁会来养活我?”

呼吁“别做妓女”的“圣母”只会“引人向善”,却不会养活她。



那么,回到凉山的“格斗少年”身上,“圣母”给的是他们想要的吗?他们爱心泛滥,更多是为了秀优越的自尊心,更饱含一种控制欲。

这点在这两天地震逼捐门中,也体现了出来。《战狼2》票房口碑双赢,“圣母”理所当然逼吴京捐款,而他当时已经捐了100万。



真要“支援”、“大爱”,大可自己少说话多办事,没必要通过炮轰他人站在道德高地。

“新闻哥”说:

好跟坏都要放在个体身上才有意义,说“何不食肉糜”的人,是不负责任的指手画脚。



其实,有媒体已经呼吁:旁观者没权利替孩子做出自以为正确的选择!

南都观察的徐博闻也发出呼喊:远离贫困和毒品,不应遣返凉山“格斗孤儿”!

看天下微刊也呼吁:“解救”格斗孤儿?收起你的圣母心,他们有自己的冠军梦

被媒体采访的少年小伍也说:“我就说错那一句话,他们就给放出来。后面说干爹对我们很好,他们都剪了。有些人把干爹说得很坏似的,我好讨厌他们。”

他讨厌的不是现在的生活或者老板恩波,而是讨厌带跑舆论的媒体与不明情况就胡乱“操控”的“圣母”。

芥川龙之介讲过一个故事:有个强盗生前无恶不作,死后堕入地狱。佛心生慈悲,放了根蜘蛛丝给他,强盗爬上去,发现跟自己一样的罪人尾随,为了独占就叫这些人“滚开”,结果蛛丝断裂,他掉下去。

如今,不少沿着稍微牢固的蛛丝往上爬,或者已经爬上去不再受煎熬的“圣母”,自诩抱着佛祖一样“拯救”世人的心思,推波助澜割断了另一根蛛丝。

那蛛丝上,原本挂着有格斗梦的几位少年。

“圣母”从不去想,自己与他们之间,也不过是一根蛛丝的区别。



写在最后编者的话:

其实,“格斗少年”、非洲童工、一美元女孩,这些弱势群体都展示了综合的社会问题。

一个负责任的社会,应保证未成年的儿童享有平等受教育的权利,确保他们能在成年后站在一个最低的起跑线进入社会。这种公平与选择,应该通过社会机制、社会体制达成。

大凉山这些少年离开竞技场该得到妥善的安置,相关部门要综合考虑孤儿、监护人与俱乐部的情况,找出最优解决方案,也该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而对带跑节奏的媒体与“圣母”来说,“强加的自以为是的拯救”,或许是另一种无用的善良,也是不负责任的伤害。

早年接受《华西都市报》采访时,恩波提起,自己之前经常看到与格斗少年情况类似的孤儿,在山上、街边游荡,几岁、十几岁的孩子只会偷窃、打架。

这肯定不是“被送回大凉山”的他们的未来吧。
女儿为尽孝带父母旅游遇地震身亡 妈妈当场昏厥(图)[Migage]
100元人民币在印度可以买什么?物价低到哭!(图)[Migage]
已逝女星女儿被外婆虐待 出院后直奔姨奶奶家(组图)[Migage]
从包工头到天津市委书记 他 “边腐边升”23年!(图)[Migage]
坦克两项半决赛:解放军抓住印军失误 瞬间超越(组图)[Migage]
曹德旺美国公司亏损超千万美元 面子和信心何在?(图)[Migage]
台湾最美双胞胎姐妹长大了!亭亭玉立不走形(组图)[Migage]
29岁女子生日当天遇地震 被巨石砸中遇难(组图)[Migage]
欣然接受逮捕 在美无证客涌向加拿大求庇护(图)[Migage]
放逃跑的俄国兵生路 乌克兰大叔一场坦克战成网红(组图)[Migage]
Migage News
Migage 6Park
Migage WXC
Migage CNBeta
Migage Yeeyi
Migage TieXue
Migage SinaFiance
Migage Hexun
Migage Fenghuang
Migage XKB
OZbargain
Migage Bloomberg
Migage SMH
Migage YahooTW
快讯:美国佛州发生枪击事件 1名警察身亡(图)[Migage]
高层住宅遭半米厚水泥封门 屋内男孩搭木梯逃生(图)[Migage]
女子装探头拍下被家暴过程 前夫:她有受虐倾向(图)[Migage]
亚马逊新专利:无人机送货 用降落伞把包裹扔下(图)[Migage]
滚滚标本展出 博物馆一句“掀起你的盖头来”遭骂(图)[Mig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