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冠现场客队有1名球迷呐喊 折射女足背后的辛酸

Source
江苏女足夺得女足联赛冠军 江苏女足夺得女足联赛冠军

  稿件来源: 昊运动力

  昨天,一场极具反差的女足联赛在江苏江宁足球基地上演,女超排名第一,已经提前夺冠的江苏苏宁女足对阵16/17/18女超“三冠王”,如今却排名倒数第一的大连女足。

  江苏苏宁女足在已经提前夺冠的情况下依旧派出全主力首发,这样一来,结果就毫无悬念了,苏宁女足在主场7:0战胜对手,对阵全主力但已有心无力的大连,苏宁女足比上场派出平均年龄只有20岁的广东小女足还来劲儿!7球也是本赛季联赛苏宁女足单场进球的最高数据。

  而在今天的预备队比赛,则更让人诧异,11人制的比赛,大连女足仅能派出9人出战,比赛中还伤了2人,最终只能以7人迎战的大连女足预备队0:10不敌苏宁女足预备队。

  回想本赛季之初,大连女足虽然因为背后投资方的原因多名主力出走,但当时球队的三连冠的底蕴尚存,在赛季第一项比赛,大连女足在全国锦标赛中表现也还不错,最终打进决赛拿到了亚军。

  不过随着赛程的深入,大连女足的问题也逐渐体现,赛程密集,人员短缺,俱乐部托管,这样的困境也使得大连女足成绩一落千丈,在已经结束的13轮联赛中,大连女足1胜3平9负,失28球且只打进6球,仅积6分排在联赛榜首,球队将与女甲联赛第三名的球队通过附加赛去争一个下赛季女超联赛的资格。

  大连女足从当初的联赛“三冠王”到一夜之间跌落到谷底,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当然是背后投资方“权健”的崩塌,但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中国女足运动依旧少人问津。男足天津天海(原权健)在“落难”后,尚还能为“活着”而拼一把,租借多名年轻球员,甚至还能租借外援外援,今年球队还把姚均晟培养成了新国脚,而大连女足目前只能“坐以待毙”。

  不过,在昨天的看台上,一位痴心的大连球迷曲昊睿,虽然只有一个人,但全场都在为大连女足极力嘶喊着,有这样的球迷在,相信大连女足很快就能重新找回昔日的辉煌。

  其实女足的问题一直是中国足球大问题,今年,因为王霜的留洋和女足参加世界杯大赛,女足一下“热”了起来,但随着王霜和大巴黎解约回国以及世界杯的落幕,女足又“冷”的非常快。中超赛场,上万名的球迷为球队呐喊助威,而女超赛场,只能是一片空荡荡,能有几百名球迷,已经算人很多了。包括各队的主场,条件也不一,像武汉女足的主场放在塔子湖,那边连看台都没有,痴心的球迷只能隔着铁围网看比赛;而北控女足也由于特殊原因,赛季中期把主场放到了湖北黄石,而后又因为黄石方面的问题,主场对阵河南的比赛,放在了洛阳进行,河南女足客场变主场。

  在赛程上,由于今年有世界杯,所以对于女超的赛程也是极度压缩,女超一共8支球队,14轮联赛要在2个月打完,平均算下来1个月7场,每周1.75场,这样的比赛密度,让女足队员也无法承受,而首先带来的后果,就是球员的疲劳和伤病。

  联赛刚刚打到前两轮,河南女足娄佳惠伤了,武汉女足王霜也伤了,广东女足则伤病更加严重,谢绮文陈巧珠两位希望之星十字韧带撕裂。因为俱乐部而损害联赛的利益,这是足球运动的发展的阻力,密集赛程易导致球员受伤—伤病难以恢复—伤病过多导致比赛质量下降—比赛质量下降会影响市场开发和球员技能的提升,这就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2020年,中国足协要求中超球队旗下必须配备一支女足队,经过9个月的时间,目前拥有真正职业的球队的只有江苏苏宁,而像上海申花,天津泰达,广州富力等球队,也着手于校企共建合作的模式,与有女足高水平队伍的队伍签订协议,共同建队,不过此举,也只能被看作是一种促进女足发展的收效甚微的工作。

  微博“女足那些事”曾表示:“目前中超球队确定和接近达成协议的基本都是大学生女足(去年才被列入女乙),或者是签大学生队/青年梯队,再加上自己选人招兵买马。主要原因大多是钱少省事,每年1500万-3000万的投资养活一支女乙球队绰绰有余(根本花不掉),而要养一支女超球队则比较困难。(买大学生球队共建)涉及到球员和球队归属、利益再分配、管理权等等复杂问题相对要少很多。不少中超球队也询价过女超球队,但有些开出的都天价(包括不止一家欠薪的球队),有球队开口是一个亿,直接吓跑了中超球队。收购球队属于你情我愿的交易,买卖双方无法达成一致也很正常。目前来看,中超球队必须配备女足球队这一政策也许可以扩大女足从业基数,但很难促进女足顶级联赛的发展。”

  当然,万事开头难,这也只是促进女足发展的第一步,今年8月,在陈戌源上任中国足协主席之后,也谈到了女足发展,他说:“中国女足运动从某种意义上讲,比男足面临的困难更大……中超俱乐部带女足政策,本意是好的。我觉得足协下一步要研究,如何在质量上和实际效果上有体现,不要光追求形式上的东西。女足的运动员,人口基数要扩大,女足青训的质量要提高,女足的联赛要增加,女足的整个联赛水平要提高。这可能是中国女足发展的根本之道,而不仅仅是俱乐部带一个女足,就以为中国女足的发展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