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儿长大没头路 为他开大卖场却欠债数千万

Source

詹翔钦小时候也曾有过好日子。詹爸爸当时的制茶事业颇为成功,曾是新埔青商会会长,帮人制茶外,詹妈妈也将茶叶混合蓝莓等其他果干,做出各式各样的茶包在全联社等地方卖。但好景不常,詹翔钦小二时父亲就生意失败,一家人生活一步步陷入困境。

“我爸爸年轻时因为出车祸少了一只眼睛,后来装了义眼;小时候我家环境还不错,还有印佣照顾我。要升小一时,爸妈怕我被歧视,也立刻就让我装了义肢去学校。还让我学画、学跆拳道…”詹翔钦虽然身体有缺陷,但最感谢爸妈给他的爱从来没有少过。

为了让义肢逼真,詹翔钦夏天也穿长袖,还在假手上戴手表,“结果真的太假了!玩剪刀石头布,永远只能出布。假手上没有血管,同学还会拿红色原子笔帮我画。有人问我时间,要凑过来看,我怕被发现手是假的,会下意识推开他…”

在校被欺负加上自卑,詹翔钦也会激烈反击,“我后来会把假手拿下来当武器打架,我又有学跆拳道,没人打得过我。”但詹翔钦要面对的不只是自己的自卑,小二时,詹爸爸就生意失败,让一家人生活跌入谷底。

“我爸妈最有钱的时候,在新丰开了一间大卖场,我妈说很大原因是为了我而开,她心想,少了一只手的我,以后当大卖场老板就好。”没想到,才开一年就因不懂通路被股东掏空,欠了2、3千万元的货款。“每天都有黑衣人上门讨债,我爸日渐消沉,连债都不躲了,每天喝酒、打麻将,有一搭没一搭地制茶,赚点生活费。本来就有糖尿病的他,后来又罹癌…妈妈那时也爆发忧郁加躁郁症。家里更不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