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她怎么就成了绿茶?(组图)

Source

不吃面的吴昕,的确正常了。

但这“正常”也就是她的正常发挥罢了。

说这是个有脾气的女人,我信;说这是腹黑御姐,抱歉,气场还威慑不到我。



至于现今还活跃在荧幕的女星里,谁是真·腹黑御姐,飘飘心里早有一更好人选——

王鸥。

今天就聊聊王鸥这种美人。



王鸥这种美人,其实有做万人迷的潜质。

万人迷什么本事?

万人迷能hold别人hold不住的打扮——

就好比陈好头上这一堆水果。

累赘又沉重,早打破了红不该配绿、身上不应超过三个色的简约穿搭规则。

可就是让你心神一荡。



再比如《明侦》的丽发皇宫歌女,鸥茉莉。

同样是人人避而远之的打扮:

口红浓烈饱满,唇线勾勒得一丝不苟。

耳坠子是大颗的水钻,像曹禺话剧里才会出现的款式。

玫红亮片吊带裙,不管颜色还是材质,都极易流于俗气。



装扮越俗艳,妆容越妖娇,万人迷反倒美得过火。

王鸥的迷人在眼神,慵懒涣散,漫不经心。

好像在看着你,又好像是你自作多情。



然而目前还活跃在荧幕的女星里,万人迷这一挂,已经快绝迹了。

无他,美艳与观众缘,总是矛盾的。

同样明艳的热巴、娜扎,一个是“吃货胖迪”,在“亲民”路上狂奔,极力打消距离感。

一个深陷张翰郑爽恋情泥潭,抛掉自身优势,玩命演清纯小白花。



在美艳御姐这条荆棘路上独行的,只剩王鸥。

王鸥能兼顾美艳与观众缘,就妙在她的小方脸。

她其实很像高配版李纯:两人都人中深长、唇形精致、眼形略挑、眼头尖尖。

这些特征,很容易成为“蛇蝎美貌”的女反派。





李纯只能做“反派专业户”,王鸥却能演正面角色,多亏她的小方脸、沙声线和模特经历。

五官俏丽近乎妖冶,好在有脸型把气质扳回端庄。



王鸥台词功底不行,但单听她沙沙的声线,反倒添一分稳重可靠。

美艳挂的声线不能太娇,否则像张雨绮,扮相明明够做《美人鱼》里气场全开的女王,一开口就只能演《妖猫传》里的妖猫。

再加上王鸥早年模特出身,随便一个回眸的截图,都看得出脖颈修长不前倾,肩膀舒展,姿态大方。

这是很重要的,很多演员长相上佳,但体态不好,只会像丫鬟偷穿小姐衣裳。



更别提一米七的身高,骨架匀称。

模特时期的训练,让她施展风情的同时又自然大方,分寸拿捏到位。

如果没冒出来夜光剧本那档事,她简直是女生零差评的那类美人了。



然而王鸥这种美人,也不得不陷入泥潭。



一来,她演技并不佳。

王鸥大火,是在她遇上汪曼春,那年她33岁。

但这好评,并不是来自厚积薄发,岁月积淀。

更像是刘亦菲遇上灵儿,倪妮遇上玉墨,是一辈子只求一次的因缘际会。

有些角色,对的人往那一站,就已经立起来一半。

比如长了一张御姐脸的王鸥。



这也是王鸥、杜鹃这些模特转行演员的通病——

角色的模样、神韵,她们轻松掌握,美到冒泡。

可一旦要脚踏实地,演局促窘迫的情绪,她们便难以“回到地面”。

汪曼春最勾人的,恰好就是气场和神韵。

美艳的貌,蛇蝎的心。





王鸥的戏路不宽。

那些和她原生气质不搭的角色,更要求演员的内在体验与生活感受。

这时,她便演不来了。

比如最近梅粉们频频cue到的《芝麻胡同》。

刚开始,看大家留言我觉得很诧异:

(王鸥演的)牧春花太绿茶了



绿茶?!我心说怎么可能,这应该是和美艳王鸥截然不同的挂吧。

不信邪去看,果然令人不适——

王鸥演的侍应生牧春花,傻白甜人设首先不符合她的形象,失去了她最大的助益。

情绪细节上,她又照顾不到,她惯于风情美人的落落大方,傻白甜的没心没肺,她就演不来。

这一段替男主严振声打发走难缠的客人的戏,数数一秒内,她眉头痉挛了多少次。





明明可以气场全开的美艳挂,硬扮伏低做小的无辜小白花,演技又不到位。

就很容易让人恨铁不成钢:

你本是孤傲的雄鹰,怎能和燕雀一般啄食桌下的残羹?



二来,剧中这“扮猪吃老虎”的姿态,正暗合了王鸥在戏外生出的风波——

前阵子,她想让自己微博下的评论者,把微博名改掉。

她不回复本无事。

一回复,反倒带着杨幂的黑历史一同蹿上了热搜。

很多人就怀疑起她劝改名的动机。



她也爱空降粉丝群。

也爱劝粉丝少撕逼,但言辞间鸡汤味十足,同样招来一波嘲讽。



再想想被曝出夜光剧本时,她毫无力度的回应。

王鸥真该被工作室没收手机。



美艳挂是条极险的路,稍有不慎,大众眼里的美艳,便成了“心机”的武器。

夜光剧本事件,是否是卓伟为了逼男主角承认离婚而为,尚是谜团。

但多次在微博上暴露低情商,确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若是天然无公害的娃娃脸女星出这档子事,无非被骂情商低便罢了。

可王鸥已经陷入了美艳挂最容易陷入的那条岔路——





飘飘并不想替王鸥辩解什么,但,我也很不喜欢用这些形容词去指摘一个人。

王鸥这类美艳挂的困境根源,往往有迹可循——

外表和内在的错位。

她有万人迷的气质,却无万人迷的气场。



从两件事中可以看出来。

第一件,上《非常静距离》,李静说王鸥出场是所有嘉宾中步子迈得最大的。

但王鸥解释说,并不是习惯大步走,而是因为怕李静在台前等得着急,所以才赶紧上台。

第二件,在《我们相爱吧》里,她给明道做饭。

每吃一道菜,都会提前自我否定:这道不好,别吃这个了。

不会很好

不要吃这个了

是不是觉得不好吃啊

是不是油太多









谦逊是好的,但自我否定过了头,反而会让相处的人心情很down。

我觉得都很好

为什么你一直老是这样说

你再说做得不好

我有点想生气了









外表御姐的王鸥,内里却是有些讨好型人格的。

她的行为出发点,更多地不是为了自己开心,而是害怕别人不开心。

这类人总是照顾别人的时候多。

明道说话时,她会怕对方被太阳照到,伸手挡住阳光。



这样的人很体贴,可相处久了反而让你有压力。

因为她们的自我保护意识是过度的。

她宁可麻烦自己也不要麻烦别人,其实也就意味着内心更为闭锁,难以走近。

我会觉得挺心疼的

自己本来的性格

刻意地压抑

我觉得好辛苦









同样是美艳挂,王鸥和张雨绮的差别在于:

张雨绮太幸运。年少成名,出道起点就是大多数人的终点。

她持靓行凶,对自己享受到的美人福利也心安理得。

王鸥也幸运,但又不够幸运。

她说自己小时候因为妈妈工作很忙,没什么空带她。

所以她常常寄宿在亲戚、邻居、朋友家里。

生活在别人家里,总要小心翼翼。

寄人篱下,吃人家用人家的,总感觉欠人家的。

这养成了她顺从他人意见的习惯。

后来她参加CCTV的模特电视大赛,原本是夺冠大热。

当时采访模特们,其他人都觉得王鸥会是冠军。

结果最后,她只拿到一个最佳上镜奖。



飘飘看过太多本可以红、却不红的女星。

她们最缺的,往往不是好演技、好皮囊,而是强大的内心。

王鸥无疑是可惜的。

先后演了几部大火剧,部部有姓名:《琅琊榜》的秦般若,《伪装者》的汪曼春。

但因为种种节外生枝,始终摸不到一线演员的门。

她始终缺一点星味,一种“天生我材”的自信。



王鸥该怎样走出当下的困境?

其实不如狠一点。

若真是背了锅,比起这无力又无奈的回应,倒不如刚出一片天地。

我坚决不背锅,就是死磕到底,如何?

可她说:“这个圈子,有些委屈就是要受,有些锅就是要背。”



你看看,正面刚,她又刚不起来;一力承担,她又委委屈屈。

两面不讨好。

人们判断一个人是否凄惨,往往不是视其遭遇了什么,而是根据她遭受后的反映。

王鸥说得这么委屈,显然是很惨了,然而明星真的能靠“凄惨”博得关注吗?又能博得多久呢?

再加上,她的外表又不是楚楚可怜那一挂的,这“惨”更有了“卖惨”之嫌。

在这长着一张贤妻良母脸、都要强凹“女强攻”人设的娱乐圈,外表得天独厚的王鸥,坚持“为他人服务”无疑是可惜的。

飘飘并非希望她抛掉自我,去“装”去“扮”。

毕竟内心和外表相反,才是大多数人的常态。

越是迷倒姬圈的御姐,越宇直。



注意海姐迷惑的小眼神

越是Ella一样的短发女生,内心越小女人。

越是霸气如张雨绮,越爱扎双马尾走少女风。

越是美艳如王鸥,越喜欢忽略自己、顺从他人。

能人如其颜,是老天赏饭吃。

做个别扭美人,或许也能曲径觅得通幽处。

但问题是,她真的能不再讨好、明确自己想要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