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的金融野心遇挫?华贵人寿领银保监一号罚单

Source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买亿元保险,收百万茅台?!2019年保监会的第一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便因此而被华贵人寿拿下。定寿市场当红小生,贵州首家法人保险机构,大股东是茅台集团,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华贵人寿,却也被戏称是“铁打的公司,流水的高管”。六年盈利、九年上市的目标尚且遥远,对刚领了“开年罚单”的华贵人寿来说,或许眼下最要紧除了给推产品抓紧赚钱以外也更应是稳定人心,肃整内务。

  1月18日,银保监发出了2019年第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落于华贵人寿。因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编制虚假财务资料“三宗罪”,中国银保监会对华贵人寿处以罚款85万元,对相关责任人(共6人)警告并罚款45万元。

  在这则开年首份罚单当中,其中最为瞩目的便是华贵人寿的“买保险送飞天茅台”之举。据了解,华贵人寿第一大股东便是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飞天茅台一向紧俏,华贵人寿通过大股东渠道搞到,无疑是其营销中的利器。

  图片来源: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银保监罚决字〔2019〕1号)

  华贵人寿于2017年3 月31日首次出单后,当年7月中旬,华贵人寿打开了银保合作渠道,至此业务发展才得到了提速。截至 2017年8 月17日,公司累计承保保费10600余万元,在同期开业的公司中名列前茅。

  然而问题恰恰出现在当年7月至8月。根据处罚决定书显示,2017年7月至8月,华贵人寿在银保业务经营过程中,制定并执行营销方案,向投保人赠送价值合计105.76万元的飞天茅台白酒,涉及保费11199万元。

  也就是说,华贵人寿在发展初期,保费收入基本上都是靠“买保险送飞天茅台”而来。飞天茅台酒一向紧俏,并且受到限购。若没有茅台集团许可,华贵人寿将很难在两个月内,从贵州茅台获取价值超过百万元的飞天茅台白酒。或许,这便是大股东茅台集团给予华贵人寿的“特殊支持”。

  实际上,扶持华贵人寿,也隐现茅台集团的金融野心。早在2016年,茅台集团“十三五”战略规划中,已经明确将未来发展目标定位为“产融结合的国际化酒业投资控股集团”。

  时任董事长袁仁国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要在2020年实现茅台集团“千亿销售目标”,其中茅台酒板块占700多亿元,其余的200多亿元靠金融板块支撑。在李保芳接手茅台集团董事长后,这种趋势也未发生改变,并且还加快了扩展金融版图的步伐。

  然而在银保监的处罚决定书中,华贵人寿“买保险送飞天茅台”的举动为被归类于“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这意味着,茅台集团给予旗下金融企业“特殊支持”的举动,或将在未来难以推行。

  没有茅台酒这项稀缺资源的支持,茅台集团的金融野心,就只能靠旗下金融企业打造自身的竞争优势来实现了。

  //一号罚单揭露华贵人寿“三宗罪”//

  除去“买保险送飞天茅台”被罚外,处罚决定书还显示,华贵人寿于2017年3月与6月间两份保单中,向兼业代理机构支付手续费大幅超过相关产品备案精算报告中的预定费用率25%,被认定为未按照规定使用经备案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在2017年7月至2018年6月间,华贵人寿又以多种名目,虚构、序列费用,被认定为编制虚假财务资料。

  除此之外,华贵人寿因保险条款前后不一致还曾于1月10日被因保监会点名。

  事实上,华贵人寿正式获批设立以来在定寿市场当中显得颇为勇猛,接连的爆款产品为其迅速夺得一方天地。只不过营销中借了把大股东贵州茅台的“利”,却反而为自己平添一场风波。或是发展过速,又或是自成立以来过于频繁的高管层变动,仅成立不过两年就屡次触碰监管红线显露出华贵人寿在内部管理与合规把控上的欠缺。

  //定寿市场当红小生的茅台背景//

  华贵人寿的设立最早应是起始于2013年10月,盛和资源一份对华贵人寿拟投资5000万人民币并持股5%的公告将华贵人寿首度“暴露”在公众之下。2013年12月19日,中国工商总局正式核准华贵人寿的名称审核申请。

  2015年12月25日,中国保监会与贵州省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保监会将引导保险金融服务贵州地方经济发展,其中首要的就是帮助贵州成立本土法人保险公司。

  而后,酝酿许久,出身不凡的华贵人寿带着使命终于在2017年2月正式获批开业,注册资本金10亿元。

  在2016年7月7日,保监会发布的《关于筹建华贵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当中,华贵人寿的股东名单除贵州茅台酒厂(集团)外还包括有上市公司盛和资源,以及多家来自贵州、北京等地的企业。

  图片来源:天眼查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正是上市公司贵州茅台的控股股东。华贵人寿的成立意味着茅台集团的金融布局再落一子。作为白酒第一股的贵州茅台对跨入金融领域同样热情满满,除在保险业的布局外,贵州茅台也早已通过投资贵州银行跻身银行业,并与贵州银行共同参股发起设立贵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在金融租赁领域也展开布局。

  曾有媒体报道在描述华贵人寿与茅台集团时表述为,“华贵人寿保险取得的突出成绩成为了茅台集团产融结合战略有效实践的标志,同时也为茅台进一步打造产融结合控的国际化酒业投资股集团提供有力支持。”华贵人寿之于茅台集团的含义再分明不过。成立后的华贵人寿瞄准定期首先市场,先是华贵擎天柱、于后又推出华贵擎天柱旗舰版等产品在业内颇有盛誉。擎天柱上市之初,有业内人士表示,未料到定期寿险的最低价会被茅台刷新。

  2018年12月末,华贵大麦更是以费率直降 14%、免责条款 3 条、健康告知宽松、10 城市最高保额 300 万等优势赚足市场眼球。

  在其2017年年报所披露的数据当中,占据了公司 2017 年规模保费的 99.03%的前五大产品名单当中,华贵守护e家(擎天柱)为其带来的保费收入位列第二位。

  图片来源:华贵人寿2017年信息披露

  两年的时间里,华贵人寿在定寿的市场中拿下一片天地,华贵大麦如今更凭借“低价”“宽松站上当之无愧的C位。一方面定寿的推广很是符合监管层让保险回归保障的导向,此外由于定寿以人的身故或全残为赔付条件,标准分明,理赔也不易出纠纷,风险更加可控。以此作为发展之处扩大规模保费的发展之道,显得颇为高明。

  背靠茅台,华贵人寿的入场确令保险业界为之侧目,却也因“保险+酒”的营销组合拿下2019年一号罚单令人错愕。

  //“铁打的公司,流水的高管”,盈利之路任重道远//

  话说回来,背景卓然的华贵人寿依然有着自家一本“难念的经”。最为首要的便是频繁变动的管理层。时至今日,华贵人寿成立未满两年,仅总经理职位已变动了两次,换任期间,空缺更长达一年。

  据了解,2016年6月,华贵人寿获批筹建之际,薛向刚拟出任该公司总经理一职。开业不到一年,2017年三季度期间,薛向刚却已离任,彼时其尚未等来总经理职位的批复。此后刘卫平代其履职,华贵人寿总经理职位空缺超一年,直到2018年10月24日,刘卫平方才等到了银保监会的核准。

  2018年初,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曾公开表示,力争“六年盈利、八年打平、九年上市”的三步曲。

  华贵人寿官网所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其上市首年净利润为-77,70.4万元。曾有媒体报道指出,华贵人寿于发展初期提取较大额的保险责任准备金或是其首年亏损的主要原因。

  作为西南保险新势力的华贵人寿,截至2018年11月,华贵人寿原保费5.76亿,在中资人身保险公司当中位列54位。据其2018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华贵人寿第三季度实现保险业务收入0.61亿元,和上季度末的4.02亿元相比大幅下滑84.83%。此外,尽管从前三季度来看,华贵人寿累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8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0.83%,却也于同期累计实现净利润-1.24亿元,亏损额较上年同期扩大1.18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海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