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伪满梦碎,溥仪出逃时竟还随身带着《清明上河图》

Source

1934年3月1日清晨,日本人告诉溥仪,可以“登基”了。登基的地方就在长春郊外的杏花村,溥仪身着光绪帝曾经穿过的龙袍,在一个用土垒起来的“天坛”上,行了告天即位的古礼。

回到执政府后,溥仪立即换上“满洲国陆海空军大元帅正装”,进行了昭告天下的“登基”典礼。虽然典礼充满了任人摆布的无奈,但是重登帝位、美梦成真的快乐,冲淡了溥仪心头所有的不快,他决定从今以后要开始勤政爱民。

可是这样的快乐并没有延续多久。他在自己的书《我的前半生》里写到:“然而,我的‘宵衣旰食’没有维持多久,因为首先是无公可办,接着我发现,‘执政’的职权只是写在纸上的,并不在我手里。”

溥仪需要的是一个王权至上的大清国,而日本人给的是一个贴着“共和”、“执政”标签的“满洲国”。这时的溥仪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在日本人操纵下没有丝毫实权的傀儡。

眼见政治上毫无作为,日渐消沉的溥仪,只能把注意力转移到那批从故宫带出来的珍宝上。溥仪经常会进到小白楼,一呆就是很久。他每次去,都会打开《清明上河图》细细观赏。看着图上嘉庆皇帝和自己的钤章,溥仪的心里五味杂陈。

《清明上河图》就像他的精神鸦片,画里的江山永固和海晏河清,彷佛能让他再做一把君临天下的帝王梦。然而梦总有醒的一天。

1945年,前方不断传来日本人节节败退的消息。8月8日,苏联军队正式向日本发动进攻,8月9日,毛泽东在延安发表了《对日寇最后一战》的声明。8月10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通知溥仪南逃。

8月11日夜,在令人心惊肉跳的空袭警报声中,溥仪带着两只装满了珍宝的皮箱,慌慌张张地溜出伪皇宫直奔通化。8月13日清晨,溥仪一行人终于抵达临江县的大栗子沟。在那有一家日本铁矿公司,矿长的住宅便成为溥仪的临时“行宫”。

8月15日中午12时日本天皇的投降诏书通过广播向全世界人民播出。两天之后,溥仪在大栗子沟的“行宫”里,召开了最后一次御前会议,并宣读了《退位诏书》。做完这一切,溥仪神情沮丧地退出了会场,他心中明白自己的末路就要到了。

8月18日,在日本人的安排下,溥仪赶到沈阳机场。他挑选了最信任的几个随从,带着装有《清明上河图》的皮箱,准备飞往日本。

就在这时,手持冲锋枪的苏联红军士兵冲进了机舱。

原来为求自保,日本人早把他送给了苏联。还没来得及起飞的溥仪被苏联红军带走,羁押在高墙之下。而《清明上河图》则不知所终。

1950年的冬天,在东北博物馆也就是今天的辽宁博物馆,工作人员开始着手整理解放战争后留下的文化遗产。书画鉴定专家杨仁恺从中发现了一卷古画,他将这幅画卷的照片发表于《国宝沉浮录》中,立即引起国内外专家学者高度关注。

此前东北境内已经发现了好几幅《清明上河图》,但都是明清时苏州作坊或清宫画师所绘制的仿摹本。杨仁恺发现的《清明上河图》,会是张择端的真迹吗?

杨仁恺发现的这幅《清明上河图》古色古香,笔法细腻,体现出独特、古老的绘画法式。并且,长卷后部还留有大量历代名人的题跋和印章。

《清明上河图》一经发现,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的郑振铎立刻将这幅画卷调往北京。经进一步鉴定,专家们确认这就是千百年来名闻遐迩的《清明上河图》真品!

溥仪不是带着《清明上河图》上了飞机吗?原来,那个装着宝物的皮箱的确是被苏联红军缴获,并且被一同带回了苏联。但是,在溥仪被引渡回国的时候,苏联将他的部分随身物品也一并交还了回来。由于苏联人并不清楚《清明上河图》的价值,所以并没有将此画截留。于是,这幅古画便夹杂在一堆杂乱的物品中,被送回了东北。

《清明上河图》自1922年被溥仪偷运出宫之后,在外漂泊30多年,终于停下脚步,再次回到故宫。2010年,《清明上河图》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上海世博会馆内,与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完美重合,让人们从古代人民的造城智慧中去学习,去总结,带我们走出城市建设的迷宫去建设真正的和谐城市让人们的生活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