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之死背后隐藏着什么?

Source

李鸿章,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被慈禧太后称为“再造玄黄之人”,被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视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李鸿章,代表清廷对外签署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尤以《马关条约》与《辛丑条约》为最,是人民心中的大汉奸、大卖国贼,以至于1958年时被人开棺戮尸、骸骨散尽。

是耶非耶?千秋功罪谁人评说。

战与和,是世界上最复杂的问题,也是世界上最简单的问题。所谓复杂,是针对国家,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所谓简单,是针对个人,因为需要努力争取的和平都必然不是持久的和平,主和者历来难得善终。

和谈,对强者而言,是最荣耀的时刻,对弱者而言,却是最倒霉的差事。谈拢了,你就是铁打的卖国贼,生生世世被钉在耻辱柱上;谈不拢,你如何向主子交差,更有可能被敌方拿来祭旗。

但锅,总是需要有人来背的,总不能叫皇上亲自背锅,于是有了秦桧,于是有了李鸿章。

甲午战前,举国主战,独李鸿章主和,乃被御史们竞相弹劾;甲午战败,群臣禁声,日本点名李鸿章来谈,李苦苦周旋乃至于挨了刺客一枪,方能为清廷省下一亿两白银。但挨一枪就能免除卖国贼的头衔么,并不能,举国皆骂李为汉奸,他还丢掉了直隶总督的位置,被贬调为两广总督。李鸿章为了表白心迹,发誓终生不履日土。

但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慈禧老佛爷接到荣禄的报告,说是洋人准备废黜慈禧、还政光绪,老佛爷顿时陷入惶恐和焦虑当中。但是在看过义和团刀枪不入的魔术表演后,陡然觉得腰板硬了起来,于是开始发扬虽远必诛的传统,发布著名的《对万国宣战诏书》,一口气宣了11个国家,奇文如下:

对万国宣战诏书

我朝二百数年,深仁厚泽,凡远人来中国者,列祖列宗罔不待以怀柔。迨道光、咸丰年间,俯准彼等互市,并乞在我国传教;朝廷以其劝人为善,勉允所请,初亦就我范围,遵我约束。讵三十年来,恃我国仁厚,一意拊循,彼乃益肆枭张,欺临我国家,侵占我土地,蹂躏我人民,勒索我财物。朝廷稍加迁就,彼等负其凶横,日甚一日,无所不至。小则欺压平民,大则侮慢神圣。我国赤子,仇怨郁结,人人欲得而甘心。此义勇焚毁教堂、屠杀教民所由来也。朝廷仍不肯开衅,如前保护者,恐伤吾人民耳。故一再降旨申禁,保卫使馆,加恤教民。故前日有「拳民、教民皆吾赤子」之谕,原为民教,解释夙嫌。朝廷柔服远人,至矣尽矣!然彼等不知感激,反肆要挟。昨日公然有社士兰照会,令我退出大沽口炮台,归彼看管,否则以力袭取。危词恫吓,意在肆其猖獗,震动畿辅。

平日交邻之道,我未尝失礼於彼,彼自称教化之国,乃无礼横行,专肆兵监器利,自取决裂如此乎。朕临御将三十年,待百姓如子孙,百姓亦戴朕如天帝。况慈圣中兴宇宙,恩德所被,浃髓沦肌,祖宗凭依,神只感格。人人忠愤,旷代无所。朕今涕泣以告先庙,抗慨以示师徒,与其苟且图存,贻羞万古,孰若大张鞑伐,一决雌雄。连日召见大小臣工,询谋佥同。近畿及山东等省义兵,同日不期而集者,不下数十万人。下至五尺童子,亦能执干戈以卫社稷。

彼仗诈谋,我恃天理;彼凭悍力,我恃人心。无论我国忠信甲胄,礼义干橹,人人敢死,即土地广有二十馀省,人民多至四百馀兆,何难减比凶焰,张我国威。其有同仇敌忾,陷阵冲锋,抑或仗义捐资,助益儴项,朝廷不惜破格懋赏,奖励忠勋。苟其自外生成,临阵退缩,甘心从逆,竟作汉奸,朕即刻严诛,绝无宽贷。尔普天臣庶,其各怀忠义之心,共泄神人之愤,朕实有厚望焉!

读过以后是不是觉得义正辞严、慷慨激昂?与此同时,义和团进京,拆电杆、扒铁路、砸工厂,并大力杀灭洋人、烧毁教堂,杀人不分国籍、无论妇孺,德国驻华大使克林德亦被当街击毙。于是八国联军就来了,另外三个国家西班牙、荷兰、比利时嫌路太远,没有派兵,但是后来却参加了《辛丑条约》。

面对这样一场奇特的侵略战争,袁世凯率领的北洋军逡巡不前,死活不肯参战,南方各督抚甚至搞起了东南互保。所谓东南互保,就是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两广总督李鸿章和闽浙总督许应骙、四川总督奎俊、铁路大臣盛宣怀、山东巡抚袁世凯等封疆大吏,发表声明宣称向西方宣战是义和团绑架朝廷发出的伪诏,因此拒不参加战争,并共同与西方列强签订了一个互不侵犯条约。这也算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观了,这些人拒不参加反侵略战争,反而和侵略者沆瀣一气,按照义和团的标准,当然都是妥妥的汉奸无疑。

靠着刀枪不入的义和团显然是挡不住洋人的,于是速败,慈禧携光绪西逃,北京陷落。照理说,对李鸿章这样一个先卖国于日本,后勾结于列强的天字头号大汉奸,慈禧应该恨得咬牙切齿才是,其实不然。

在八国联军尚未攻破北京时,慈禧就意识到军事上的彻底失败已经不可避免,于是由一个狂热的主战派迅速蜕变为坚定的投降派。(后世还有一个这样的例子,那就是汪精卫,他多年来坚决主张抗日,批评蒋介石的绥靖政策,但是没想到最后却投靠了日本人。看来物极必反这话古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汪的情况还另有曲折,将来有空再讲。)但是投降也得有人去谈,慈禧于是下诏,重新任命李鸿章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并全权处理议和事宜。真可谓,天将降大锅于斯人,必先令其为中堂。

李鸿章又能怎么办呢,在一众爱国者抱头鼠窜之时,这位专业汉奸以77岁高龄抱病北上,于1900年10月抵京,开始了他的最后一次“卖国”表演。洋鬼子们既然打了胜仗占了京城,当然就提出很多苛刻的停战条件来,李鸿章不得不腆着老脸与他们进行漫长而艰难的谈判。但他实在是太老了,在车轮谈判的连番轰炸之下,李鸿章终于病倒了,列强也着了忙,生怕他一命呜呼后清廷连一个谈判的人都派不出来。于是,列强们达成了妥协,稍稍克制了胃口,提出了新的议和条件,将赔款数额由10亿两白银降低为4.5亿两,并于1901年9月7日正式签署《辛丑条约》。

举国谩骂随即而至,李鸿章也油尽灯枯,遂于两个月后的11月7日去世。去世当天,还有俄国公使在其床头叫嚷着让他签署承认俄国占领东北的条约。李鸿章,这位签署过30多份“卖国条约”的“大汉奸”,终于在谈判中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李鸿章的教训告诉我们,主和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主张,议和更不是一份好差事。作为一名坚定的爱国者,应当在任何时候都坚决主战,应当永远都抱有必胜的信心,应当唾弃和抵制一切求和的行为。求和之危险,不仅在于千古骂名,更在于形势的变幻莫测,如果你许诺的条件过于苛刻,最终得不到己方的遵守,那么你就里外不是人,并且将成为反对派再度开战的祭旗之物。唯一的保命之法,就是将失败描绘成胜利、将退让粉饰为坚定,同时寄望于民众和你的政敌足够愚蠢,相信你的描绘和粉饰。

议和殊不宜,且行且珍重。

曾国藩是晚清最著名的能臣之一,位列“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首。
无数人将曾国藩奉为精神领袖和人生导师。然而,年轻时的曾国藩却有着满身的缺点,那他到底是依靠什么,才让自己取得蜕变,走向成功呢?

扫描下图二维码,听《曾国藩的成功密码》我们一起学习他的成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