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冰没质感? 蓝色大门导演分享秘密往事替她抱屈

Source

资深艺人白冰冰无酬担任高雄市观光大使,被行政院副发言人、前高雄市新闻局长丁允恭酸“摧毁城市质感”,白冰冰笑回“贱人闭嘴”,引发论战。对此,知名国片《蓝色大门》导演易智言在脸书发文分享几则和白冰冰相处的往事,认为如果大众知道白冰冰鲜为人知的一面,就不会把她当成简化的符号或标签,轻易地嘲笑和排挤。


易智言说,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寂寞芳心俱乐部》就是请白冰冰当女主角,并且入选斯洛伐克影展竞赛,结果得到了最佳女主角奖。得奖当时白晓燕案未破,人在欧洲参展的易智言无法和白冰冰联络,于是请托易智言母亲辗转将得奖消息告知白冰冰。事后易智言询问母亲白冰冰当下的反应,“她只说这个奖早半年拿到就好,女儿或许就不会觉得她一事无成。”


易智言继续分享了另一件故事,两个月前婚姻平权公投在即,易智言联络了许多疏于往来但算有交情的资深艺人,请他们站出来代为呼吁。结果绝大部分都没有回应,只有白冰冰私讯表示“两方都有人找,目前陷于两难,应该怎么办?”易智言表示完全尊重,谢谢白冰冰的诚恳回应,结果白冰冰对双方都没有表态。


易智言还提到,有次遇见白冰冰,“她突然问我出国比赛是公费还是自费?”,易智言说参加小影展都是自己出钱,白冰冰当下觉得不可思议,说下次见到高官,要为电影人发声争取。易智言说自己当然不知道白冰冰是否真的有发声争取,“但曾有哪个艺人敏感想到这些他人细琐的问题,尤其自己仍身处巨大的伤痛之中。”


易智言表示,不确定高雄观光是否有通盘的规划,也不确定高雄观光白冰冰能发挥何等作用。“但因为时空中和她短暂的交会,知道她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再也不能把她看成某种简化的符号或标签。”如果是标签符号,会轻易地嘲笑排挤。但如果认识白冰冰,知道她和所有母亲一样,有两难挣扎,会让她“靠近我们一些”。


有网友在底下回覆说“冰姐真的是有情义的大姐”、“白冰冰有她难处和局限(谁没有呢),但她的诚恳和柔软,没有疑问”,易智言也亲自留言说“他的喜感全部来自于自嘲,和男性主持人完全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