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的隐忧---美国大选观察之十

Source

文/王丹(六四天安门学运领袖之一,曾任教于台湾政治大学、清华大学、中正大学等,现旅居美国。一个不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致力于做一个温和,坚定,建设性的政治反对派;期待未来的中国,能够重建政治秩序和生活秩序) 

距离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按照CNN的最新民调显示,拜登的支持率超越川普十六个百分点,民主党阵营可以说气势如虹。但是,如果我们把眼光延伸得更远一些就会发现,通过这次大选我们可以看到,民主党的未来发展,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隐忧。  

首先,拜登团队在竞选的过程中,无论是总统辩论,还是各地投放的广告,主题几乎都是对川普的批评,尤其是在疫情控制方面。选举中批评对手当然天经地义,但是选民真正在意的,应当还是各项具体的民生政策。而在这方面,其实正是民主党的软肋。因为欧巴马政权沿袭下来的民主党的左倾路线,导致很多政策引起保守派不满,这在加州表现得尤其明显。提不出亮眼的,靠谱的政策,仅仅靠对手惹人讨厌的程度,是否真能赢得大部分选民的支持,是很令人怀疑的。主流媒体现在力挺拜登,他们的民调,坦率讲,连我都不太相信。民主党要把政策的主轴,从过于左倾向中间立场进行调整,势必产生冲击效应。  

民主党内意见分歧   

其次,即使拜登非连任,放眼未来的执政,民主党面临的巨大挑战,就是党内的路线分歧。民主党内以桑德斯为代表的左倾路线,在党内拥有相当的支持,在初选的前一半阶段,桑德斯和华伦的支持率远远超过拜登。拜登为代表的温和稳健派与他们的分歧,绝不比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分歧小。第一次总统辩论,拜登公开表示反对民主党进步派提出的绿色新政主张,还被川普发到推特上嘲笑了一番,更是显示了民主党内部分歧的严重。现在在选举期间,也许各自还可以隐忍,但是未来选举结束,民主党内部集成的难度很高。  

最后,也是民主党最大的隐忧,就是后继无人。这次川普染疫住院,共和党内立即着手做彭斯与蓬皮欧搭配接班的准备。不管这次选举共和党是否胜利,4年的时间很快,放眼2024,共和党可以说是人才济济,大将如云,除了前述“爽彭配”之外,还有资深领袖罗姆尼,后起之秀卢比欧等。反观民主党,最年轻的布塔朱吉尚缺乏历练,中生代的副总后候选人贺锦丽争议甚大,而党内目前的领袖群体,包括众议长南西裴洛西,前第一夫人希拉里,党内意见领袖桑德斯,候选人拜登等等,到了2024年都已经八十多岁,应当都已经退居二线。缺乏对年轻世代的培植,导致未来的民主党,有着严重的接班危机。  

2024更为关键   

我现在就谈到2024年大选,听起来好像有点遥远,毕竟今年的大选还没有结束。但是,外界公认,川普代表的,不是正统的共和党路线。川普算是一个政治奇葩,即使他连任,四年后,这朵奇葩也会凋落,而美国的政治,又会回到两党对立的传统格局。那个时候,没有了川普这样好打的竞争对手,民主党要如何在最高法院已经白保守派垄断的情况下,继续与共和党对峙,相信是很多民主党支持者都担心的事情。   

所以我认为,今年的大选,不管是谁胜利,其实都是一种过渡,都是在为2024年的大选做铺垫。2024年那场大选,对美国未来几十年发展的影响,将更为关键。 

原文链接:https://pse.is/x673m  

更多放言 Fount Media文章

【瑞不可挡】从十月惊奇到十月惊吓

______________

【Yahoo论坛】系网友、专家的意见交流平台,文章仅反映作者意见,不代表Yahoo奇摩立场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