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微信的命,要靠“聊天即挖矿”?

Source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Blockchain_lemon/article/details/86580197

广告诱惑我们追求名车服饰,从事自己憎恨的工作,为的就是买堆根本没用的狗屁东西。

——Tyler Durden,《搏击俱乐部》

2019年1月15日,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这一天,3家公司揭秘了酝酿已久的社交产品——分别是罗永浩的聊天宝,王欣的马桶MT,张一鸣的多闪。目的只有一个——挑战微信的统治地位,从社交领域掘一桶金。

聊天宝像趣头条,靠在App上看新闻、聊天赚钱说服用户;马桶MT像无秘,主打匿名社交;而多闪则与新版微信的视频动态类似,主打story功能,被认为是国内版的Snapchat。

其中以罗永浩领衔,快如科技推出的“聊天宝”最激进。基于此前发布的“子弹短信”,功能几乎针对微信软肋而设计——支持多款设备同时登录,任一设备间传输文件,支持文件在云端保存30天,好友对话保存1年……不过,其真正“激进”之处在于,聊天宝为用户提供了金钱回报,使用它可以获得直接的现金收入。

终将面对的隐患

聊天宝的奖励机制,首先会令对区块链玩家联想到曾经大热的“交易即挖矿”、“游戏即挖矿”……其中对聊天、阅读领钱的描述,翻译成“区块链语言”就是“聊天即挖矿”、“阅读即挖矿”。

不过,区块链玩家肯定也熟悉,在自己行业中使用这套机制产品的结局——因为市场不完善,产品多数不为解决用户问题而生,优质Token寥寥无几,玩法构不成有效奖励,多数产品迅速夭折。当越来越多的用户发现,所谓的Token分红仅仅是一文不名的山寨币时,几乎无人善终。

另一厢,聊天宝这类互联网产品,同样无法逃避羊毛党、高运营成本的隐患。

当逐利的羊毛党,以及机器人用户开始利用产品奖励规则大肆牟利,平台和用户权益当如何保障?

即使解决了上述问题,平台能否长期承受住奖励用户的巨大成本?采用同等玩法的趣头条2018年11月发布的上市后首份财报显示:第三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超过10亿元,高于当季营收;而前一年同期的营销费用仅为1.38亿。当用户成本不断走高、奖励开支进一步扩大,怎样的高效的商业模式才能撑得起这套机制?

广告显然是答案之一。但作为用户的你我,使用这些软件,究竟是为了什么?

别让自己变成产品的一部分

当Whatsapp还是付费软件时,创始人Brian Acton曾这样说:

我们不想创建另一个广告中心,而是想创造是人们愿用的产品,因其实用又省钱,让生活更美好。如能做到这些,就有资格要求付费,因为大多数人每天的目标是—避免广告。

为了抗议Facebook将用户数据变现,他放弃了即将到手的8.5亿美元Facebook股票而离开公司——你很难不将文章开头提到的三个男人与他对比。

没人一觉醒来会为了能看更多广告而兴奋;也没人在睡觉前,为明天将看到的广告而有所期待。

广告不仅是美学破坏,还会侮你的辱智商,打断你的思路。任何销售广告的公司,其工程团队都会花大量精力优化数据开采,编写更好的程序来收集用户数据,升级服务器来保存所有数据,并确保这一切都被记录和整理,并包装和输出……这些繁琐工作的结果就是在浏览器或手机屏幕上出现略有不同的广告。

当广告涉及你的资料,那么作为用户的你,就成了产品的一部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