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桐亲煲爱 小情人养成记

Source

诗人、饮食文学作家焦桐不只自己是个吃货,更和孔子唱反调,主张“君子近庖厨”,爱进厨房替家人下厨,煮到被一双女儿勒令一个月只能煮两次,因为“太好吃了,吃太多会胖”!他以文学的笔,写下多年来烹煮的100多道菜,以及与这些菜相关的家庭点滴,读来彷佛爸爸日记,从为女儿换尿布到买卫生棉,细腻纪录女儿的成长故事,也藉由妻子的“鬼魂”,道出爱妻离世后的心境。

忆女儿成长 收藏点滴回忆

焦桐笑说,这本书写了32年,“女儿们真的长太快了,觉得前一天还在牙牙学语,怎么很快就已经学会在镜子前拿衣服比来比去,没多久突然又带男朋友回来打招呼。随着时间过去,记忆会不断被修改,我再不把故事写下来,就会忘掉、就来不及了。”回忆需要物品协助,他藉由女儿们的旧照片、学校联络簿、奖状等,拼回她们的成长轨迹,“以前她们要丢奖状或联络簿,我会叫她们不要丢,都拿来给我,爸爸要。”

厨房柜子里还放着一迭上百张原本用来整理资料的空白卡片,被他用来写食谱。卡片上涂涂改改,更沾着各色油渍,“我都在脑袋里想味道,写下来实验,然后再修改,很少去看别人的食谱。”许多人期待焦桐写食谱教学,其实书中实际写料理的部分非常少,家庭故事以美食串场,格外显得有滋有味。

诗人变吃货 难忘爱妻料理

焦桐的长女叶珊曾说,她爸爸是诗人,相差12岁的次女叶双的爸爸却是美食家。原来多年前焦桐因出版诗集《完全壮阳食谱》,里面藉由假想的恶搞料理来讽刺社会和政局荒谬,却从此被误认为是擅烹饪的美食家。他只好硬着头皮下苦功,花三个月的时间进厨房下厨,天天钻研六小时,本来就是吃货的他,从此爱上烹饪,更学会如何品味美食。

焦桐说,他心目中的美食不是看价格,而是用心烹饪、挑选食材原味的心意,不过这份煮菜的心意,却让焦桐的妻子胖了20公斤。对于妻子喜爱的料理,焦桐至今依然如数家珍,红豆汤、牛郎意大利面,有几道菜如今已经成为焦桐家代表菜,在他的熏陶下,女儿们也懂得品味美食,偶尔也会进厨房做菜。

书中也满是焦桐对妻子的回忆。他笑说,妻子刚过世的时候,小女儿刚好生理期,请爸爸买卫生棉,焦桐蹲在超市货架前,手上拿着各种不同品牌、尺寸的卫生棉,一边拿不定主意,一边眼角余光还看到旁边女高中生走过,一脸鄙夷,“书中我安排焦妻的鬼魂出现,跟我说,对啦我们就是用你拿的这个牌子、尺寸没错。”所以焦妻真的有出现吗?“你怎么知道没有呢?”至少,最后无论如何是买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