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阴霾下的东京奥运:直面惨淡前景 日方仍坚持(图)

Source


东京奥运会的前景正笼罩在巨大的阴云之中。因为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行,成为了举世瞩目的焦点。最新的消息是:东京官方确认,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都按照原计划进行,东京奥运会的圣火传递仪式也将于3月26日开启。

但是,警报并未解除。如果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得不到及时遏制,东京奥运会并非没有异地举行的可能。英国保守党伦敦市长候选人贝利表态,伦敦可以成为奥运会的接盘侠。

即便东京奥运会迎着疫情“热启动”,损失也已经产生了。东京借奥运会这张牌盘活经济的如意算盘,有可能落空。

官方表态奥运一切如常



从2013年获得东京奥运会举办权至今,日本方面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此时,改弦更张显然令东京方面无法接受。

按照计划,一系列奥运测试赛将于下个月拉开帷幕。从目前情况看,这些测试赛将有可能被取消。残疾人硬地滚球奥运测试赛已经成为第一项被取消的测试赛。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

东京奥运会预计将吸引来自全球200多个国家的1.1万名运动员,以及大约60万名海外游客。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也将超过4400名。

如此多的运动员、观众聚集在相对狭小的区域内,存在着传染病传播的可能性。2018年平昌冬奥会之前,诺如病毒曾经感染了数百人。

现在距离东京奥运会正式开幕还有5个月的时间。东京奥组委以及国际奥委会仍在谨慎观望中。对于疫情的扩散,东京奥组委主席武藤敏郎表示“严重关切”,但他同时强调东京奥运会将“如期举行”。根据赛程安排,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4日开幕,8月9日落下帷幕。

国际奥委会同样对此保持乐观,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东京奥运会的各项筹备工作仍在有序进行中。东京奥组委将继续与相关组织密切合作,认真监测传染病的发展情况,并积极采取有效的措施进行应对。”

国际奥委会相信,在中国和日本政府的努力下,疫情有望得到有效遏制。它们同时会与世卫组织(WHO)以及国际奥委会的医学专家保持密切联系。

疫情似乎并不乐观

不过,来自仙台东北大学医学院的病毒学教授Hitoshi Oshitani给出的观点却并不乐观,“目前,我们还没有控制疫情的有效办法。当下,肯定很难举行奥运会。但是,到了7月底的时候,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前世界卫生组织的顾问Oshitani也表示,从目前来看,一切都处于悬而未决的状态。“我不确定7月底日本到底情况会怎么样。概率上来说,7月份不太可能爆发大规模疫情。”2003年Sars期间,Oshitani就曾身在一线工作。

他们最为担心的并不是当下病情无法得到有效遏制,而是一旦新型冠状病毒在非洲或者亚洲其他国家爆发,届时病例再度被输入日本,将使奥运会的举办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大型赛事因为传染病疫情被临时更改举办地,并非没有先例。2003年Sars在中国的广州、香港、北京等地肆虐,原定于当年9月底在中国举办的女足世界杯异地举办。美国承办了那一届盛会,而中国则获得了2007年女足世界杯的举办权。

另一个可供参考的维度是时间节点。国际足联在2003年5月3日正式做出了上述决定。当时距离女足世界杯开幕还有近5个月的时间,而且Sars的疫情在当时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

如果在短期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无法得到有效控制,东京奥组委将会承受着越来越大的舆论压力。

寨卡病毒不具可比性

四年前的里约奥运会,曾经受到了寨卡病毒这一传染病的干扰。但最终,南美大陆完成了一届成功的奥运会。

2015年,寨卡病毒从亚洲、非洲传播到了美洲,包括巴西。这引起了一定程度的恐慌,让很多名将高挂免战牌,包括麦克罗伊、达斯汀-约翰逊、斯皮思等高球界的顶级球星。

但是,寨卡病毒完全迥异于新型冠状病毒。寨卡病毒主要通过蚊子传播,对孕妇的影响最为显著。新型冠状病毒是在人际之间传播,而且按照专家的说法”所有人均为易感人群“。考虑到病毒的传播特点,新型冠状病毒所带来的威胁,远大于寨卡病毒。

“要避免接触到被污染的门把手,或者避免接触到坐在你旁边的患者,肯定要比避免被蚊子叮咬要困难得多。”传染病学教授塔尔博特如此对比新型冠状病毒与寨卡病毒的威慑性。

冠状病毒所带来的伤害已然存在




伦敦成为了第一个觊觎奥运会举办权的城市。保守党英国伦敦市长候选人贝利率先表示,伦敦会随时准备好主办2020年奥运会。

这被外界解读为贝利为了当选而发动的舆论攻势。但他的表态并不离谱,伦敦成功举办了2012年奥运会。在东伦敦,很多奥运设施更改了用途,但仍有大量场馆保留下来。伦敦或许是最有实力接手2020奥运会主办权的城市。

但这样的局面显然不是东京愿意看到的。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就表示,对此“很不高兴”,并认为贝利的这番言论是不恰当的。在小池百合子看来,伦敦有趁火打劫之嫌。

一旦2020奥运会主办权移交给伦敦或者其他城市,东京多年的努力将付之东流。考虑到2024年和2028年奥运会分别由巴黎和洛杉矶举办,东京恐怕很难在短时期内重新举办奥运会。

但是,如果疫情不能彻底消散,即便东京仍如期举行了奥运会,也将得不偿失。可以预见,大量的顶级球员将选择退赛。相比里约奥运会,退赛选手的数量只会更多。

之前东京奥运会门票销售情况火爆,但在疫情阴影下,上座率将会被严格限制。赞助商们的营销推广活动将大幅减少,曝光度也将明显下降。


更为致命的是,在疫情未完全消散的情况下举办奥运会,并不能拯救东京的旅游业。出于安全考虑,东京会出台更加严格的旅行限制。一座城市之所以选择举办奥运会,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推动旅游业发展。无论是取消主办权,还是顶着疫情硬上马,都将给旅游业带来致命打击。

东京现在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迎难而上。拱手将举办权让给其它城市,显然从经济上损失惨重,也将打击国民士气;硬上的话,同样得不偿失,还有加剧疫情扩散的风险。

现在东京奥运会顺利举办的唯一前提就是:新型冠状病毒能够在一到两个月之内彻底被扑灭。从日本国相关控制措施,以及疫情的走势来说,这可能是最为乐观的预估。

即便如此,这次疫情给东京奥运会带来的相关损失也已经无法挽回,比如奥运测试赛的取消,筹备工作的被迫延期,以及给本来计划去东京观赛的游客心理上带来的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