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附录:叛徒龚楚

Source

附录:叛徒龚楚

龚楚,1901年11月出生于广东省乐昌县长来镇长来村,上过中学,当过国民革命军少校参谋。1924年6月,龚楚在广州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年后转为中共党员。此后,担任过“北江工农讨逆军”总指挥;参加过南昌起义,任起义军营指导员、师党代表;朱毛在井冈山会师时,龚楚任团党代表、红4军前委常务委员,是朱毛的左膀右臂,斯时林彪还只是他部下的连长。

成立前委时,书记由毛泽东担任,常务委员会由三人组成:毛泽东、朱德、龚楚。有一个时期,中央和湖南省委给红四军前委的信都是称“朱、毛、龚”,可见龚楚当时的地位。

后来龚楚又参加领导百色起义,任红7军参谋长。到中央苏区后,任过师长、军参谋长、军长、粤赣军区司令员、红军总司令部代理总参谋长、赣南军区司令员等职。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龚楚被留下来担任中央军区参谋长。

留下来的红军干部、战士都面临着极其艰苦、险恶的环境,身为红军领导人之一的龚楚这时却在思想上产生了严重的动摇。1935年5月2日,龚楚带一个连由临武基地赴郴县黄茅村。当晚,他说身体不舒服,晚饭后就睡了。首长早早休息,警卫当然也就早点休息。谁知半夜时分,他趁警卫熟睡之际,悄悄逃离了黄茅村。警卫一早醒来,才发现首长不见了!

龚楚回到家乡长来村,觉得自己还算是个人物,总不能靠种田糊口吧;既然干共产党太苦、太危险,那就干国民党吧!于是,找到熟人、广州绥靖公署秘书长张昭芹;经他介绍,在余汉谋的粤军第1军里谋到一个差使,先后担任剿共游击司令、粤湘边区剿匪指挥官、粤北五县联防主任等职。

端谁的碗服谁管,为了对得起国民党发给他的响当当的银元,他想起了自己的“同志”:如果能搞一些“同志”过来,献给余总司令,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那都是贡献。反正搜剿起过去的“同志”来,熟门熟路,比那些老国民党更容易得手。于是,他把国民党交给他的卫队化装成红军游击队,安排在北山龙西石地区,和粤军的一支部队“乒乒乓乓”假打一阵,“击溃”了“白匪”。于是,他在这一带出了大名,人们四处传扬:龚参谋长又拉起了一支强大的、英勇的红军!

贺子珍的哥哥、北山游击队大队长贺敏学听说老首长龚楚参谋长拉起了一支队伍,便赶紧派人去联系。

龚楚对贺敏学派来的人表示了亲切的欢迎,并对他说:我需要马上见到项英、陈毅,要接他们去湘南加强领导。又亲笔写了一封给项、陈的信,交给来人。这封信由贺敏学交给特委秘密交通员,送到了项英、陈毅手中。

项英看到龚楚的来信,大喜过望:“我们的老龚真有办法!”想马上就去和龚楚见面。但陈毅多了个心眼儿:“龚楚这个人,一贯骄傲自大,目中无人,除了毛泽东,他看不起任何人;今天怎么忽然变得谦虚起来,要我们去‘加强领导’?……斗争残酷,人心难测,还是等一等,看看再说吧。”项英便没有马上动身。

龚楚等了几天,不见项英、陈毅到来;他心里有点做贼心虚,怕夜长梦多,露了老底,就先下手为强,于10月13日,率领30余名精悍的卫队,伪装成红军游击队,在南雄北山龙狮石召集北山游击队开会,把他们带到事先安排好的包围圈内。贺敏学等重要干部也都来了。会上,这个中央军区参谋长突然露出狰狞面目:“北上红军已经被消灭了,我们这几个人再打下去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带你们向国民党投降吧!……”

贺敏学一听,第一个跳起来往外冲!伏兵四起,连连开枪!贺敏学身中三弹,还是翻滚下山,冲出了包围。另有八九个人带伤冲出包围,其余50多名干部、战士当场牺牲。特委机关后方主任何长林没来得及逃脱,被捕后马上叛变。这就是红军历史上著名的 “北山事件”。

龚楚、何长林在一次搜捕红军途中,偶然遇到红军游击队侦察班的吴少华。龚、何以找项英、陈毅汇报工作为名,要吴带路。一路上,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被吴识破。在到达营地时,吴抢先登山,叫哨兵立即鸣枪报警。项英、陈毅及李乐天、杨尚奎、陈丕显等领导人听见枪声,迅速转移,躲过了这一劫。

后来项英、陈毅才知道龚楚叛变了,幸亏当时没有去见他,否则红军留在湘粤赣边的领导人会被他一网打尽。

龚楚没有抓到项英、陈毅,心有不甘,为了继续向国民党表功,又于1935年10月引导国民党三个师向湘南游击区发动进攻,使湘粤赣游击队受到严重损失,方维夏(湘粤赣特委宣传部长)壮烈牺牲,蔡会文(赣南省军区司令员)重伤被俘后壮烈牺牲,陈山(湘粤赣特委书记)负伤被俘后叛变。

龚楚后来在国民党军政界历任上校参谋处长、少将参谋、抗日游击司令、少将参谋长、军官训练团总队长、少将参议、少将高参、徐州市长、北江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等职,老蒋逃离大陆前又授予他“中将高参”职衔。

1949年10月,解放军打到广东北江,龚楚带一个保安团逃到乐昌县瑶山。中共北江行署主任写信劝龚楚投诚。龚楚接信后,感到国民党大势已去,便于11月上旬率部下山,向乐昌县人民政府投诚。

12月,解放军准备解放海南岛,当时海南守将是龚楚的乐昌同乡薛岳。时任广东省长的叶剑英请示中央军委同意后,派龚楚经香港前往海南去策反薛岳。龚楚满口答应,却滞留香港不动。此后40年,他脱离政治,改名龚松庵,在香港办实业。

20世纪80年代后期,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不再追诉国民党军政人员在建国前犯罪行为”的公告发布后,1990年9月,龚楚回到家乡广东乐昌。1995年7月24日,龚楚在乐昌县长来镇家中死去,是年94岁。可是当年被他出卖的那些战友,在二三十岁时就牺牲了!他的长寿是用许多战友的鲜血浇灌的,是十分卑鄙可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