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望|禁烧之下秸秆如何变废为宝

Source

▲ 黑龙江省汤原县农民驾驶搂草机收集水稻秸秆管建涛摄/本刊

◇ 预计到2020年,东北地区秸秆综合利用率将达到80%以上,50%重点县市秸秆综合利用率稳定在90%以上

◇“五化”可以变废为宝,但对政府补贴依赖程度较大烧,污染空气;不烧,很难种地。近年出现的“秸秆怪圈”,使秋收过后如何处理秸秆成为粮食主产区普遍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不久前在农业大省黑龙江多地采访发现,该省正通过秸秆肥料化、能源化、饲料化等“五化”方式,促进秸秆综合利用水平不断提高,让地里的“草”变成产业的“宝”。

统计显示,2017年东北地区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72%,较上年提高了近4个百分点。预计到2020年,东北地区秸秆综合利用率将达到80%以上,50%重点县市秸秆综合利用率稳定在90%以上。

尽管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受多种客观因素限制,秸秆综合处理仍面临机械力量不足、综合处理水平不高、市场化程度不够等问题,焚烧秸秆现象仍偶有发生。

2018年12月12日,黑龙江省就发现了开展有效解决秸秆露天焚烧攻坚战以来的“第一把火”,火点出现在五常市辖区。当日,省政府对五常市委、市政府进行了约谈,并要求严格按照规定问责相关责任人。

“五化”变废为宝

秸秆不让焚烧,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黑龙江省采访了解到,多地正以能源化、肥料化、饲料化、原料化、基料化等秸秆“五化”利用为指导方向,促进秸秆综合利用水平提升。

在国电汤原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记者看到,铲车将一堆堆秸秆原料送入投料口。在机房内,两台大型秸秆发电机轰隆作响,工作人员正在操作台监测着机组的运行情况。

“以前老百姓送秸秆积极性不高,电厂没有足够的燃料,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公司副总经理兰恩龙说,2018年企业借款给当地农业合作社,支持合作社收集运送秸秆,加上秸秆禁烧形势,企业的原料得到了充分供应。现在企业年可消耗秸秆30万吨左右,月发电量达2000万度。

除了发电,还可以将秸秆直接粉碎还田“变废为肥”。“我们2018年秸秆还田量达到1万多亩。”黑河市的嘉兴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盖永丰说,“为了实现秸秆还田,近年我们合作社投资200多万元,新购置了包括整地设备等在内的新机械。”

在富锦市,一处万吨级秸秆生物质综合循环利用项目正在建设。项目经理袁浩介绍,该项目计划投资2.3亿元,年处理秸秆量可达10万吨,年产生物质炭基肥料10万吨。

饲料化利用也是秸秆处理的重要方式。在汤原县靠山肉牛养殖专业合作社,一台打包机仅用一分钟左右,就将一个圆柱形秸秆块添加好益生菌,并用蓝色薄膜覆盖打包好。合作社理事长王金山介绍,秸秆经过这种方式发酵处理,便成了牛的优良饲料,合作社年可消耗秸秆500~700吨。

综合利用仍存难题

一方面利用政府补贴,一方面依靠市场供需,黑龙江省采用“双轮”驱动方式推动秸秆处理,已经取得明显效果。

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汤原县农业局副局长张明军介绍,汤原县已争取秸秆综合利用试点县的补助资金1000万元,对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将采取“以奖代补”形式进行资金补助。

肇东市农业局局长刘铁波说,2018年全市利用政府债券拿出1亿元资金用于秸秆压块站等项目的补贴,鼓励燃料化利用。

各类补贴,调动了市场化主体参与秸秆综合处理的积极性,但受多种客观条件限制,秸秆综合利用仍存在一些难题。比如,秸秆全量化还田是秸秆肥料化处理的一种基本方式,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农民生产成本增加、机械力量不足等成为了一些地区秸秆全量还田的重要制约因素。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7年东北地区还田总面积达到1.23亿亩,但东北地区耕地总面积超过4亿亩,二者差距不小。

在位于富锦市的乔楚种植家庭农场,8000亩稻田产生的秸秆2018年全部实行粉碎抛撒还田。“秸秆粉碎还田必须要粉碎抛撒均匀才行,否则影响来年播种。”采访中,农场负责人乔志国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农场为使秸秆全量还田,购买了处理机械,加上人工、燃油等,每公顷成本增加1000元左右。

正是由于秸秆综合处理成本较高、收益受限,纯粹的市场化模式相对较少,对政府补贴的依赖程度较大。采访中,依兰县利民秸秆回收有限公司负责人苏尧就表示,企业享受每吨100元的秸秆处理补贴,如果没有补贴,企业效益会下降一半,肯定不能做得太大。

对此,一些基层干部认为,通过补贴带动秸秆综合利用,是目前秸秆综合处理中的重要模式,但同时也容易让一些主体产生“有补贴就上,没补贴就撤”的短期行为,需要在市场化与政府补贴之间找好“平衡点”。

构建多赢局面

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有关人士认为,从长远看,秸秆综合处理要以政府引导为组织手段,以行之有效的市场化商业模式为基础,以科学有效的利用技术为支持,构建一套运行有序、完善的秸秆综合利用体系,促进政府、农业经营主体、市场主体“多赢”局面的形成。

一是保持政策支持力度。基层干群认为,应采取疏堵结合等方式,加大有关政策支持力度,采取多元化补贴方式、引进社会资本力量、探索秸秆综合处理机械区域协调制度等方式,帮助秸秆处理度过“过渡期”。

尤其是对于部分企业过于依赖政府补贴问题,可采取以奖代补、税收减免等方式,促进优质秸秆综合处理企业和项目良性发展,避免项目盲目上马。

二是及时疏通市场主体的“瓶颈”。采访中,有关人士向本刊记者建议,可建立稳定的资金投入渠道,有针对性地引进社会资本力量,帮助有潜力的企业及项目融资。同时加大对秸秆综合利用科研工作的支持力度,在项目立项、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给予优惠政策,促进通过科技手段产生有竞争力的项目。

三是统筹利用好机械力量。对于部分地区机械力量相对不足,在适度加大机械补贴力度的同时,可探索秸秆综合处理机械区域协调制度,加强垦区和地方县市之间秸秆处理机械的跨区域流动。同时以适度规模化经营为抓手,整合机械力量资源。

四是因地制宜制定秸秆综合利用方案。在目前已经采取系列措施的基础上,将确有秸秆处理难度的地区划为综合处理“缓冲区”。可将实在无法处理的秸秆集中放到村屯指定地区,防止出现因秸秆无法处理影响春耕生产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