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武装冲突乱象 窥探叙利亚油气变局[Migage]

Source
  跟能源大国伊拉克相比,叙利亚在全球范围内绝对上不上一个大的石油玩家,尽管这两个国家之间有很长的边境线相交。不过,如果把目光移向叙利亚在东部地中海地区的邻国们,包括黎巴嫩、约旦、土耳其,以及以色列,就会发现,跟这些国家相比,叙利亚却变成了最大的产油国。

  作为奥斯曼帝国的曾经一部分、而后又沦为法国的保护地,叙利亚直到1946年才获得独立。然而,从独立开始到上世纪60年代末,政治动荡一直笼罩着叙利亚。曾一度与埃及简单并到一处,直到1961年埃叙两国才再度分开,——这背后则是巨大的政治不稳定性。1963年,这种政治不稳定性到达极点:复兴党(Baathist)政变爆发。1967年,与以色列的“六日战争”告负。1970年,国防部长哈菲兹· 阿萨德(Hafez al Assad)经由一系列事件,在一场兵不血刃的党派政变中,成功掌控了叙利亚的权力。紧接着,哈菲兹开始极为有效的一人独裁统治。他的儿子巴沙尔· 阿萨德自父亲2000年去世后一直统治着叙利亚。2011年,叙利亚的反政府声浪此起彼伏,这个名义上的共和国沦为内战不断的地狱。

  图1. 叙利亚与邻国

数据来源:CIA World Factbook
数据来源:CIA World Factbook

  叙利亚分裂成无数个各自为政的小统治片区,而阿萨德政府则牢牢控制着叙利亚西南部的主要领土。这种四分五裂的状态,对叙利亚的能源行业带来极大冲击。对能源行业基础设施的破坏,又反过来严重影响了国家生产、国家收入、国内消费和投资活动。此外,叙利亚的分裂状态也将其邻国的能源业卷入其中,尤其是伊拉克,以及重要的石油输送国土耳其。

  石油与天然气

  据《石油与天然气》杂志和英国石油公司BP的估计,叙利亚的常规原油储量估计为25亿桶。同时,叙利亚也拥有页岩油资源。据叙利亚政府方面估计,截至2010年底,页岩气储量高达500亿吨。叙利亚政府无限期地推迟了原定于2011年11月举行的页岩油资源竞标活动;而当前的讨论范围,则完全将页岩储量生产方面的内容排除在外。如果按照2009年常规储采比(reserves-to-production ratio)为18.2年计算,在地中海地区的主要产油国中,叙利亚依然保持了第二个最小的储采比地位。

  然而,如果将整个中东和北非地区放在一起考量,在2008-2010年间,叙利亚平均每天超过40万桶的原油产量,依然是个相对较高的数字。历史数据显示,叙利亚的原油产量自1996年达到顶峰以来,一直在下降通道;而内战开始后,则出现急剧下降的态势,远远低于消费量。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的数据,2014年1月叙利亚的原油产量降到每天25000桶的水平,创30年多来最低水平——主要由叙利亚政府控制外的区域所产。

  叙利亚所产的原油中,大多数为重油和高硫原油,这大大提高了加工和提炼的难度,成本也更高。在叙利亚内战爆发的前几年,当地人越来越重视使用强化采油技术(EOR)来生产石油,有些公司甚至计划对叙利亚成熟的油田追加投资。鉴于新发现新油田的可能性很低,这项技术曾被视为增加产量的关键因素。

  图2. 叙利亚石油产量与消费(1980-2012年)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图3. 叙利亚天然气产量(1980-2012年)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据源咨询公司HIS相关报告,在战争爆发之前,石油出口一直是叙利亚出口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约占叙利亚2010年全部出口额的35%。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数据,在2011年3月的抗议活动前的12个月,叙利亚约99%的原油都出口到了欧洲(包括土耳其)。

  随着美国、欧盟,以及和其他国家,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实施制裁,许多在叙利亚开展业务的国际(私有)石油公司和国内的石油公司(主要是政府控股)都中止了业务运作,这大大限制了叙利亚的原油勘探和生产能力。截止到2013年9月,仍然在叙利亚经营的石油公司只有两家:哈岩石油(Hayan Petroleum)和厄尔巴石油(Elba Petroleum Company)。

  2013年12月,叙利亚政府与俄罗斯国有能源集团Soyuzneftegaz签署了25年的离岸原油勘探协议。合同规定,这家油气联盟公司将在塔尔图斯南部海岸线到Banias城市的地区展开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开采。这一地区的长度约为70公里,平均宽度为30公里,总面积为2190平方公里。合同目的在于勘探,在当前环境下比生产更可行。然而,如果真的发现了石油或天然气,摆在巴沙尔政权和俄罗斯国有能源集团面前的路,可能依然困难重重。

  由于原油的生产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原油的缺乏已经导致叙利亚在霍姆斯和巴尼亚斯的两大国有炼油厂的产能只能释放冲突前的50%。这导致了包括取暖和燃料油在内的精炼产品供应短缺。根据《石油与天然气》杂志数据,2013年底,这两家炼油厂总的产能已经低于24万桶/天了。由于冲突不止,所有炼油厂扩张或新建计划都处于停滞状态。2012,叙利亚石油精炼产品消费已经跌破26万桶/天。在自己所控制的领地范围内,叙利亚政府继续补贴国内精炼石油产品的消费。据叙利亚石油与矿产部长说法,2013上半年,叙利亚政府在石油补贴上的支出已经超过10亿美元。

  据《石油和天然气》杂志估计,叙利亚多达2010个的已探明天然气储量,多达8. 5万亿立方英尺。在冲突发生前,叙利亚一半以上的天然气产量来自非关联的油田。由于全国的输油管道遭到破坏,这些产量往往被重新导入油田回注,以及国内的需求中心。2012年,叙利亚的精炼石油产品生产和消费均为2280亿立方英尺,这表明进口出口瘫痪了。

  2008年,叙利亚成为天然气净进口国。随着冲突加剧,唯一的天然气进口渠道——阿拉伯燃气管道成为攻击的目标。该管道最后被迫关闭(见图2)。现有数据显示,由于生产下降,产量损失达20%以上。对2013年中期的预计数字表明,油气行业的损失高达120亿美元,既有直接原因,如基础设施的损坏、泄漏和盗窃;也有间接原因,如出口损失。据叙利亚政府称,截止到2013年7月底,该国能源基础设施的破坏和泄漏或被盗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损失约为10亿美元。

  内战:分而治之的石油资源

  虽然由于战乱频频,叙利亚的石油生产活动急剧减少,但仍有一些维持了一定的生产水平。在叙利亚的各个控制组织之间,这种生产是彼此分裂的。最主要的武装力量有两支,一是基地组织附属的叙利亚胜利阵线,占主导地位;另外一个是跨国的穆斯林极端组织ISIS(伊斯兰国)。其他的还包括中等规模的叛军,以及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人民保护联盟”,以及阿萨德政权。

  对某些人来说,叛乱的目的在于反对阿萨德的政治镇压;而对其他人来说,动乱则提供了机会:创造一个由伊斯兰教法统治的领土。ISIS组织,就是后者中的杰出代表:它诞生于2003年后反对美国占领伊拉克的斗争中,又在支离破碎的叙利亚发现了生存的沃土。因此,ISIS组织控制的叙利亚地带已经成为全世界穆斯林激进分子最有吸引力的地方,他们意图生活在原始状态中,在这里激进分子可以自由诠释伊斯兰教义。

  在叙利亚内部,ISIS组织的暴力活动对非穆斯林人士,以及坚持自我解释伊斯兰教义的穆斯林人士,都构成了切实的威胁。不仅如此,这种威胁已经扩散至叙利亚周边邻邦,如伊拉克(如雅兹迪人、基督徒);甚至更远的地方,包括西方国家的首都,——ISIS组织的领导多次声言威胁。

  ISIS组织的扩张主义和极端暴力行为,也引发了对其财务来源详细调查。同时,国际社会对叙利亚的石油生产的命运也忧心忡忡。叙利亚的石油储备大多位于东部地区,靠近伊拉克边境和幼发拉底河沿线(Euphrates River),在中部地区,只有一些较小的油田。据报道,2013年末,叙利亚政府几乎失去了对全国所有主要油田的控制权。叙利亚库尔德斯坦(黄色部分)约占叙利亚石油储备的60%,其余部分由ISIS组织控制。

  图4. ISIS控制下的油田

图5. 叙利亚石油、天然气基础设施,和四分五裂的领地
图5. 叙利亚石油、天然气基础设施,和四分五裂的领地
资料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BBC
资料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BBC

  风险管理公司Maplecroft估计,ISIS组织现在至少控制了叙利亚十分之六的油田(在伊拉克,至少十分之四)。除了新控制的石油产量外,ISIS的收入来源还得益于地中海累范特地区长期存在的黑市石油销售网络。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数据,ISIS组织的原油产量在30000桶/天,以每桶40美元的黑市价格(2014年11月价格)计算,这意味着每天120万美元的盈利。如果将ISIS组织控制的伊拉克原油产出计算在内,则ISIS组织的收入来源可增加到320万美元/天。货物主要发往本地买家或出口到土耳其市场。大多数货物都是以卡车运送,以很大的折扣出售。此外,需要注意的是,该地区长期存在灰色市场,在这里,有数辆卡车货物的本地买家甚至将原油卖到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控制的市场。

  然而,报告指出,初级买家就位于土耳其边境。目前,有联合力量正在追查由叙利亚流向伊拉克的黑市油料,尽管该地区历史上长期存在的非法贩卖使这种努力难上加难。2013年4月,欧盟同意从叙利亚进口石油,尽管只能来自温和的反对派团体,——这些组织目前还没有机会接触叙利亚的石油出口基础设施。在当前没有出口能力的条件下,天然气是次要的利益所在。

  随着外国圣战分子涌入叙利亚,许多平民已经越境逃离。事实上,叙利亚已经超越了饱受战争蹂躏的阿富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难民来源国,给邻国接收难民带来不小的经济压力。

  然而,非难民(武装圣战者)混入到邻近国家却构成了严重的安全威胁。对伊拉克来说,这关系到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而土耳其的主要担心则是连接东部供应源和欧洲市场的重要石油管道。

  图6. 2013年1月至2015年3月期间叙利亚难民的流动

资料来源:联合国难民署
资料来源:联合国难民署

  叙利亚的能源未来

  叙利亚的内战至少在中期来看,将重绘中东版图。对能源业来说,这意味着叙利亚东北地区的油田很可能仍控制在叙利亚库尔德人手中,——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KRG)存在关联。阿萨德政权控制的领土(主要是什叶派穆斯林,不持有石油或天然气)可能变成一个自我控制的国家。而叙利亚其他地区的命运(主要是逊尼派)——不是在ISIS组织就是胜利阵线的控制下,或任何其他的叛军联盟,依然是个巨大的未知数。

  因此,很难在这个时候讨论叙利亚能源业将以何种方式复苏。除了那些在空袭中被瞄准的,叙利亚的油田相对来说,并没有没有受到冲突和破坏的影响,但由于出口和运输的选择非常有限,才导致了停产。停产一再拖延,将降低部分油田的有效产能。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估计,自冲突爆发以来,叙利亚的石油产能——或一年内可以恢复的生产水平——下降了近10万桶/天。因此,从严格的技术角度来说——假设高度复杂的安全形势是可以解决的——产量也无法在短期内恢复到每天30万桶以上的水平。

  电力

  叙利亚的发电和输电能力也受到内战的严重影响。2010年,叙利亚发电近440亿千瓦时,其中,94%来自常规火电厂,其余6%来自水力发电厂。截止到2013年初,叙利亚超过30座发电站处于闲置状态,发电能力下降超过20%。

  此外,据叙利亚电力部长,至少有40%的高压线路遭到攻击。下面的夜间卫星图像说明了叙利亚电力系统遭受的破坏。

  图3. 叙利亚能源发电量(1980-2012年)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数据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

  图4. 卫星图像显示#叙利亚夜间照明显著减少 2011年(左)和2015年(右)

炮声轰隆|穿透政治、宗教、武装冲突的乱象,窥探叙利亚油气变局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扑克投资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邵一迪 HF116)

原油季报:供应滂沱雨,需求忧断肠[Migage]
从三次中东战争 看油价对中美通胀影响[Migage]
新华社评论员:站在更高起点推进改革开放[Migage]
商业地产迎发展拐点[Migage]
大势下暗淡的地王们[Migage]
不良资产规模扩大 负债率过高房企须警惕[Migage]
房地产调控力度加大[Migage]
房地产投资属性降低[Migage]
海南房地产发展迎新格局[Migage]
热点城市价格倒挂[Migage]
Migage News
Migage 6Park
Migage WXC
Migage CNBeta
Migage Yeeyi
Migage TieXue
Migage SinaFiance
Migage Hexun
Migage Fenghuang
Migage XKB
OZbargain
Migage Bloomberg
Migage SMH
Migage YahooTW
无协议退欧忧虑升温 OPEC或满足美国增产[Migage]
美联储可能根本不担心衰退 反而认为软着陆[Migage]
九月加息板上钉钉 美元或延续偏强走势[Migage]
美日贸易摩擦下 日本下周若让步有几项选择[Migage]
金九银十势头难再 房地产全链开启促销模式[Mig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