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府出台签证新规 科技公司恐将承担巨大损失

Source
美国政府出台的签证新规给在美工作的高技能外国工人浇了一盆冷水。特朗普政府在本月上旬宣布对H1-B签证计划进行全面改革。劳工部主导大幅提高了美国公司需要支付给H-1B员工的最低工资,国土安全部则缩小了符合申请资格的学位类型,并缩短了某些合同工人可以拿到的签证期限。

访问:

阿里云推出高校特惠专场:0元体验入门云计算 快速部署创业项目

H-1B签证通常是包括留学生在内的高技能外国公民在美国长期工作的唯一途径。而若无法拿到H-1B签证,就不可能获得永久居留权。国土安全部代理副部长库奇内利(Ken Cuccinelli)称,预计在新规则下将约有三分之一的H-1B签证申请被拒绝。

在西雅图一家科技巨头公司工作的章乐(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本次签证改革对他影响很大,“按照新的标准版,西雅图基本上很难有抽签资格”,而对于即将或正在找工作的留学生以及已经拿到H1-B签证的人来说,这也都是一则很坏的消息。

“我感觉应该大部分人就会考虑去加拿大或者去得克萨斯州这样比较好抽签的地方。因为就算你已经抽到签了,你后面再找新工作,你还得要达到这个要求。他说。

近日,代表信息技术公司的贸易组织ITServe联盟已向新泽西州的美国地方法院提出了针对劳工部门的诉讼,针对国土安全部的单独诉讼预计最快于10月19日当周提出。

想拿H1-B签证,工资必须更高

根据劳工部新的工资要求,一名想要申请H1-B签证的初级员工必须拿到当地工资45个百分位数以上的水平,而此前的规定仅为17个百分位数。高层员工则需要达到95个百分位数,远高于现在的67个。譬如,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的一名初级电气工程师的工资至少要达到12.7万美元才能申请签证,而新规生效前的工资门槛不到9万美元。

章乐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说:“以西雅图为例,以前抽签的要求是,一个入门级的程序员每年基础工资达到9万多美元就有资格。像谷歌、脸书和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近几年给入门级员工的基础工资都在11万~12万美元左右。但是,新规则要求初级员工的基础收入要达到将近14万美元,满足这一条件的员工可能只有百分之几。”

劳工部副部长皮泽拉(Patrick Pizzella)表示,这些变化对于保护美国工人是必要的,政府认为美国人正在被持H-1B签证的外国工人压低工资。“美国的移民法应该把美国工人放在第一位。”皮泽拉说,“H-1B签证项目对外国工人的工资要求不够严格,结果是美国工人被从高薪、中产阶级的工作岗位上赶走,被外国工人取代。”

根据新规,现有的H-1B持有者如果想续签,除非他们的雇主相应地提高工资,否则可能不符合条件。到目前为止,新规只影响到了仍在提交续签申请早期阶段的人。但如果新规则持续生效,就或将对小型公司产生更加巨大的影响,尤其是那些现金有限、无法支付较高法定工资的初创科技公司。章乐说:“况且不是所有人都能就职于非常大的公司,在小公司里基础工资就更加难以达到要求。这些小公司因/p>

由ITServe联盟提出的诉讼抗议到,特朗普政府紧急发布该规则,而不是对当前签证持有者和经济的影响进行全面分析,并根据公众反馈纳入潜在的变化。

的确,新政策是作为临时性的最终规则发布的,这意味着它们会在没有经过公众评议和审查过程的情况下生效。为了更快地公布规则,政府还放弃了传统的监管审查程序。但政府官员表示,在新冠危机带来的经济影响下,加快政策的变化是有必要的。

专业要对口,跳槽会很难

国土安全部的新规则是根据具体的教育经历来缩小有资格获得H-1B签证的申请人的范围。目前,拥有大学学历或同等经验的外国人就可以申请从事所谓的特殊职业。但根据修改后的规定,申请人必须拥有其想要工作的特定领域的大学学位。

章乐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这对于中国和印度等国家的所有留学生都有影响。现在的要求是,你想要找某个工作,那你本科也必须是对口专业的。比如说你是程序员,那你就必须是计算机专业,电子工程学位就不可以,要求非常多。”

而这一新规可能会使科技公司很难雇用到人工智能或生物信息学等新兴领域的人才,这些领域结合了生物数据、计算机科学和数学等学科,一些专业人才可能学习的是其他科目,或者其中一些科目的学位甚至直到近两年才被创立。

此外,新规则还旨在遏制由A公司雇用的H-1B工人在B公司工作的商业行为。这种安排将在申请过程中受到更多的审查,申请者将获得有效期仅为一年的签证,而不是像大多数H-1B签证那样的三年。这无疑将增加雇主的成本,他们需要每年为他们的工人提交新的申请。据美媒报道,这些变化针对的是那些依赖H-1B工人的信息技术公司,其员工大多来自印度,并被外包给其他公司作为现场IT人员工作。

这些新规或将阻碍H1-B签证持有者的跳槽计划。章乐说:“当你要换工作,比如说你要从谷歌跳到脸书的话,你就需要转移你的H1-B签证。在转移的时候,你必须达到这个标准才能给你办新的签证。以前因为标准很低,所以大家都不担心这个,可以随便跳槽,现在可能你抽到了就不能跳了,因为很难有公司能给到超过那个标准。”

“这个标准是按照不同地区划分的,西雅图的大公司普遍来说都到不到,但是在得克萨斯州,可能因为工资低,按照百分比算的话有些大公司是可以达到这个线的。比如,在奥斯汀,也有脸书和亚马逊的办公室。”章乐说。

签证新规将使雇主承担巨大损失

事实上,自2017年政府首次宣布打算改革H-1B签证项目以来,人们就在等待政策变化的通知。然而,尽管此前并未出台新规,美国政府照样收紧了H-1B签证的发放。美国政府每年发放约8.5万份H-1B签证,不过收到的申请数量要远大于这一数字。根据美国公民和移民服务局的数据,2019年拒绝了15.1%的申请,而2016年则为6.1%。

根据美国国家政策基金会分析,撇开工资支出的不谈,国土安全部要求的其他变化将使雇主在十年内损失约43亿美元。而从工资层面来说,签证新规可能导致硅谷的雇主支付给初级电气工程师的工资每年高出约3.8万美元,比劳工部要求的现/p>

“他们(美国政府)没有推行有针对性的政策,以根除无良雇主的真正欺诈行为,而是将50万雇员妖魔化。他们没有提出任何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他们实际上压低了美国工人工资。”向奥巴马政府提供移民政策建议的兰德(Doug Rand)说。

而政策的有效性也受到了质疑。沃顿商学院助理教授格莱农(Britta Glennon)的研究指出:“任何出于对本土工作岗位流失的担忧的政策都应该考虑到,旨在减少移民的政策会产生鼓励公司将工作岗位离岸化。”换言之,该规则并没有承认全球劳动力市场的存在,也没有承认人为提高劳动力价格会鼓励更多的工作和资源流出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