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对冲工具随风潜入夜 信用衍生品投资时代启幕

Source
原标题:风险对冲工具随风潜入夜 信用衍生品投资时代启幕

    本报记者 姜诗蔷 北京报道

    公募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迎来规范化指引。

    1月18日,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指引》(以下简称《指引》),指出允许除货币基金之外的公募基金以风险对冲为目的,投资信用衍生品。

    同时,基金业协会发布《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估值指引(试行)》,指出为规范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的估值,并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

    “政策意图是在于降低信用类产品的信用利差,提高市场流动性,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操作上就是让发行人发售CRMW和CDS,基金买入衍生产品可以起到对冲信用风险的作用。”1月21日,华南某公募基金固收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公募还需适应期

    1月18日证监会推出《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指引》,旨在丰富公募基金风险管理工具,满足公募基金风险管理需求,提升公募基金行业管理信用风险的能力。

    《指引》主要内容有,一是明确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以风险对冲为目的;二是明确货币市场基金不得投资信用衍生品;三是要求基金管理人应当合理确定信用衍生品的投资金额、期限等,同时加强信用衍生品交易对手方、创设机构的风险管理;四是要求在定期报告及招募说明书中详细披露投资信用衍生品的相关情况;五是明确规定参照行业协会的相关规定进行估值;六是强化基金管理人及托管人职责;七是明确老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应当依法履行适当程序。

    业内普遍认为是利好政策。“此前公募基金风险偏好很低,如果可以投资信用衍生品,那就可以适当资质下沉,买相对较差的债券,然后付一点信用保护费买个保险。”沪上某公募基金固收人士1月21日表示。

    北京某公募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在接受采访时亦认为,“这是给投资者提供了一个好的工具,可以综合成本收益来算算是否划算。不过还需要注意是转移了部分风险还是全部风险,另外信用衍生品本身会不会带来新的风险。”

    《指引》进行了新老划断,强调《指引》施行前已经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或准予注册的基金,基金管理人可根据法律法规、基金合同和《指引》的相关要求,决定是否投资信用衍生品。基金拟投资信用衍生品的,应当依法履行适当程序修改基金合同等法律文件,明确投资安排、信息披露、估值方法、风险揭示等相关内容。

    不过,从操作层面来看,公募产品投资信用衍生品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

    “信用衍生品本身的成本也不低,购买成本在50BP以上。因此除非信用利率足够高,或者无风险利率足够低,不然短期推进的节奏可能不会很快,对公募基金来说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前述投资总监指出。

    1月21日,某券商系公募基金债券基金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放开信用衍生品的投资暂时没有太大影响。因为公募基金经过这一两年的违约洗礼,风险偏好都已经很低,宁愿收益低一点也不愿意去博信用利差。即便放开投资信用衍生品,如果银行的自有资金都不是很敢参与,那风险偏好更低的公募基金就更不可能。现在大家不愿意冒险,投资信用衍生品还是新生事物,对新生事物大家仍然比较谨慎,有一个认识的过程,还要观察一下。”

    “公募基金投资信用衍生品需要做的工作还有比如通过风控审核,是否能得到市场验证,怎么说服信评有了这层保险就可以买这个债券等等,没有那么快。”该人士表示。

    中长久期信用债还将受捧

    事实上,过去一年债券市场信用风险频发,公募基金“踩雷”的情况亦时有发生,本次监管层明确公募基金可以风险对冲为目的投资信用衍生品,也是为公募基金风险管理提供新的工具。

    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投资高评级债券比信用衍生品更能把控风险。“其实监管层的主要意图就是实现宽信用,不过从公募基金的角度来说,对冲工具虽然有用,但是预计大家不会大量地去使用。比如买一个评级很低的信用债,再买入信用衍生品,其实算下来不如直接买主体评级比较好的、收益率相对低的债。”前述固收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对于当前的债券市场来说,信用风险仍是最大的风险点。

    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就有42家新增违约主体,违约债券124只,违约金额1205.61亿元,是2017年全年数据的3倍之多。2019年债券违约仍在连续上演,截至1月21日,已有10只债券出现违约,违约金额68亿元。1月21日,“18华阳经贸SCP003”、“18康得新SCP002”两只超短期融资券又相继宣告违约。

    据中金公司测算,2019年各种金融债券将大量到期,加上2019年内发行到期的信用债,偿还总量将超过6万亿元,创出历年新高。相比2018年5.34万亿元的总到期量增加15%左右。

    “目前监管层已经在着力解决企业融资问题,落实宽信用,也已经开始宽松了,不过还需要过程,总体来说宽信用一定会传导到民营企业。部分基本面基本稳健的高收益债可能有利差压缩空间,但是债券市场信用分化的格局仍将持续,规避信用风险仍是投资中的重点。”前述券商系基金经理指出。

    “因此,在配置上继续看好高等级中长久期的信用债,即使债市转为横盘震荡利率风险也不会太大,横盘的市场走势天然为投资人规避了大部分的利率风险,所以中长久期信用债依然是明年债市的优选,期限利差优势就将继续突显。”该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