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宏达/蔡政府新南向的六大错

Source

越南观光旅行团 150 多个人,抵达桃园机场以后,在第一时间内就几乎全数落跑,显示我们新南向出了大问题,绝不是张景森一句“吃烧饼哪有不掉芝麻的”可以笑笑带过。我的看法是,蔡总统的新南向,一开始就犯了六大错误。

东南亚是我们的邻居,也是我们重要的伙伴,因此自一九六0年代开始,中华民国就不遗余力地经营和东南亚关系。最早南向政策的重点,是全力吸引当地的侨民资金,发展台湾经济;招收当地华人子弟到台湾念大学,创建他们对台湾和中华民国的向心力;输出流行文化,发挥台湾软实力。于是,东南亚侨资支撑了台湾早期的经济起飞;当年的侨生蔡明亮、周永明、谭健常、钟怡雯等,最后都成为台湾最优秀的导演、企业家、作曲家和作家;台湾歌星影星一度红遍东南亚;遍布当地的侨社和校友会,更是今天台湾前进东南亚的重要平台。

因此,新南向其实没那么新。而刻意标新立异,正是新南向的第一个致命伤。因为标榜新,所以缺少省视过去的空间,只一昧地求新求变而罔顾事实和台湾有限的资源。譬如,最早只涵盖东南亚十国,但是为了和过去区隔,又把印度等南亚国家全部列入,最后甚至扩及南半球的新西兰和澳洲,全部加起来有近廿个国家。这些国家本身的发展程度、国际地位、社会结构、与台湾的关系差异极大,全部放入一个政策篮子里,就注定新南向的命运多舛。

新南向的第二个致命伤是没有战略。台湾和东南亚的关系,应该要放在整个外交的大战略下去构思。但是蔡政府至今,没有提出任何外交整体战略,只有单一个新南向政策。没有战略,新南向政策就失去了方向:是要组建隐性抗中同盟吗?要成为台湾海外生产基地?还是要争取他们来台投资?

第三个致命伤是反中论述。东南亚也好,印度也好,虽然对中国大陆的崛起和扩张都怀有戒心,甚至恐惧、敌视,但是没有一个国家、一个领袖、当地企业会明明白白地和打着反中旗帜的台湾政党站在一起。民进党的去中、反中、仇中论述,反而成了台湾前进东南亚的绊脚石。

第四,沿着反中论述发展,新南向政策对内就成了民进党斗争国民党两岸路线的工具,目的是要营造马英九时代所谓向大陆倾斜的错误,进而否定国民党的两岸路线。新南向遂成了民进党的内斗杠杆,失去了检讨改进的空间。好像承认新南向有问题,就等于肯定了国民党的两岸暨外交路线。

第五,则是政治挂帅。当新南向政策对外支撑了反中论述,对内变为内斗杠杆,政治考量就凌驾于专业判断。譬如:针对给予泰国免签,外交官员要求对等的坚持,警政单位对泰国娼妓和毒品输出的忧虑,移民署对于非法居留的担心,都在政治考量下变得微不足道而刻意被忽视。

第六,短视急功。为了要支撑上述民进党的政治论述,新南向政策遂不得不短线操作,顾不得必要的配套和长远的规划:陆客不来,就得招揽东南亚的观光客,于是免签和补贴就变得必要;拒绝陆生,所以对东南亚和南亚学生广开大门,教育部遂透过资源操控,诱迫大学院校在极短的时间内提出宏大的南向计画;阻止赴陆投资,因此催促国营企业前进东南亚。结果,一切急就章,漏洞百出:观光客非法偷渡,留学生成了廉价黑工。

因此,我们实在到了应好好检视新南向的时候了:首先是不要标榜新,而是要放在过去六十年的历史脉络里,承认并检视过去的成败,才能去芜存菁,再出发。其次,则要彻底和反中论述、对内斗争脱勾,才能免于政治挂帅。最后,蔡政府应快快拟定台湾的外交大战略。如此,才能从长远和宏观的角度,为台湾规划出一个将来不论是那一个政党执政,都能够继承且发扬光大的好南向政策。

 

作者为台湾大学政治学系讲座教授

●更多文章见作者脸书粉丝专页,经授权刊载。

●专栏文章,不代表i-Media 爱传媒立场。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