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传销撕裂的家庭:父母寻子两月才知已[Migage]

Source

8月8日,山东郓城县西张楼村,张超12岁的弟弟独自一人站在屋外望着大门口。他的父亲前往天津询问案情进展未回,母亲因极度悲伤卧床不起,屋里屋外全靠弟弟张罗。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今年3月以来,数名年轻人身陷各地传销组织而失去生命。每一名死者背后都有一个悲痛的家庭。

在官方最初的通报中,他们被冠以“无名男尸”。

但张海知道,儿子张超,25岁,学习好,孝顺,是家里的骄傲。7月14日,张超的遗体在天津市西青区张家窝镇一条小路上被发现。

何家贵知道,儿子何林坤,23岁,善良,没和人打过架。7月14日,被骗至山西运城的何林坤因拒绝参加传销活动,被多名传销组织成员殴打致死。

程翠英也知道,儿子曲鹏旭,24岁,一心想要出去闯的自信男孩。3月31日,曲鹏旭被发现死于天津市静海区静海镇范庄子村生态西湖内。

张超之死

7月14日,张海打给儿子张超的电话终于被接通,并不是儿子熟悉的声音。一名派出所民警在电话那头说,“张超死了。”

25岁的张超是家中长子,7月10日,他从山东郓城县老家出发前往天津面试。

天津市公安局西青分局发布的通报显示,张超当日来津到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

“他怎会误入传销组织?”张海等家人感到意外。

同样让张海意外的还有张超此前突然辞职回家。

张超表姐杨芳说,张超去年大学毕业后,到云南一家建投公司工作,“国企,有五险一金,一个月工资有四五千。”

今年6月底,张超辞了这份父母看起来挺好的工作,回到山东老家。

村里的发小张洋曾听张超提过换工作的想法。“他说以后要谈个女朋友成家,还要照顾上了年纪的爸妈,就想着回家来发展。”张洋说,张超从云南辞职后,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去了北京面试。后来北京的公司不如意,就打算回家再继续找工作。

张超的小姨说,他云南的工作挺好,就是有点远。他本来计划慢慢干下去,把工资涨起来。但想到家里爸妈年纪大了,奶奶也需要照顾,今年就想着换一份离家近的工作。

张洋记得,6月29日上午,他骑着电动车到郭屯镇,把拎着行李箱的张超接回村。当天下午,他就陪着张超在网上找工作。


“毒鸡蛋”波及欧洲 涉案人员已被逮捕[Migage]
埃及火车相撞150人死伤 疑司机未看信号灯[Migage]
她曾瞧不起赵薇 如今沦为龙套仍孤身一人[Migage]
日本女星被曝劈腿 丈夫疑不堪打击自杀身[Migage]
又一逆天网红诞生,太辣眼睛了[Migage]
欧盟称“毒鸡蛋”流入中国香港和欧洲1[Migage]
港无字头车牌拍卖 谐音特别底价或达10万[Migage]
吴敦义:没听过朱立伦说2018不选台北市长[Migage]
美军舰为何又来南海擅闯中国海域[Migage]
太恶毒!悉尼宠物猫遭人用箭射死[Migage]
Migage News
Migage 6Park
Migage WXC
Migage CNBeta
Migage Yeeyi
Migage TieXue
Migage SinaFiance
Migage Hexun
Migage Fenghuang
Migage XKB
OZbargain
Migage Bloomberg
Migage SMH
Migage YahooTW
还记得芙蓉姐姐吗 一张照片走红的女星[Migage]
西藏林芝6.9级地震为何无伤亡?人口密度低[Migage]
首例人类头移植手术引争议:仅解剖研究[Migage]
蔡英文民调满意度剩三成八 又见死亡交叉[Migage]
建设粤港澳湾区须有新思维 发挥三地优势[Mig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