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婆子是邢夫人陪房之一,陪房是姨娘候选人,但她是个寡妇?

Source

本篇内容为转载/翻译内容,仅代表原文作者或原媒体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韩雪丽

(邢夫人)

(一)费婆子的称呼

邢夫人当年嫁进豪门,哪怕大家都推断她是续弦,到底是一品诰命夫人,人家也带了陪房,书里提到了两位,一位是让探春打了的王善保家的,有个外孙女是司棋,很是嚣张的大丫环,别一位就是费婆子。

书里的女人,都是呼为什么家的,比如王善保家的,证明她是王善保的老婆,而春燕的妈是寡妇,称为何婆子,所以这费婆子,可能也是寡妇。

费婆子是邢夫人两大陪房之一,自然也是左右手,在邢夫人面前有些体面,只是她混得不如王善保家的,王善保家的把自己的外孙女司棋,运作到了迎春房里,成了吃香喝辣的副小姐,将来陪主子出阁,是姨娘的候选人。

而费婆子有两个女儿,一个是给了大观园看园门的婆子的儿子,一个还小才七八岁。

如此推断,费婆子的小女儿才七八岁,而王善保家的外孙女司棋,都十六七了,可知费婆子的年纪,可能比王善保家的小,当年她陪邢夫人出阁,可能是个小丫环,王善保家的年纪大些,是大丫环。

(二)费婆子的素质——看邢夫人陪房的水平

邢夫人本人能力弱,才没资格管家,只好在偏院里,承顺贾赦以自保,所有的重点工作,就是弄钱,要么弄贾赦的钱,要么敲诈贾琏的钱。

邢夫人没地位,奴才自然也没机会卖弄,起先也曾兴过时,只因贾母近来不大作兴邢夫人,所以连这边的人也减了威势。这正是,主子威风,奴才沾光,主子失势,奴才遭殃。

那么,费婆子呢,没什么有油水的差事,自然心里不平,她的表现呢,就是羡慕妒忌恨,妒忌得势的人,无非是凤姐的人,王夫人的人。对人家冷嘲热讽,还顺便挑唆邢夫人不喜凤姐,厌恶王夫人。就是探春说的,整日挑唆主子生事。唯恐天下不乱。

她的亲家惹了事冒犯了尤氏,她不说检讨自己,反而先大骂了一顿,然后和邢夫人胡说八道,看看她亲家的素质,也知道,费婆子也强不到哪里。不过和那府里的大奶奶的小丫头白斗了两句话,周瑞家的便调唆了咱家二奶奶捆到马圈里,等过了这两日还要打。求太太……我那亲家娘也是七八十岁的老婆子……和二奶奶说声,饶他这一次吧。”

费婆子这番求情,倒很会讲话,她先是大事化小,说明她亲家不是得罪那府大奶奶,而是和大奶奶的丫环斗口,并没有得罪那府大奶奶,不过是仆人间的玩笑,而后扯上周瑞家的(王夫人陪房)调唆咱家二奶奶,这句话说的妙,邢夫人当然恼了,妯娌的陪房,欺负自己陪房的亲戚,这还了得。

邢夫人懒得弄清事情的原委,反正是自己的儿媳妇,没给自己面子,居然捆了自己陪房的亲家,她当然生气,于是费婆子目标达成,邢夫人果然当众给凤姐难堪,说她折磨下人。

(王善保家的,也是邢夫人的陪房之一)

【作者简介】韩雪丽,石家庄人,热爱诗歌,有作品发表在《写乎》《作家荟》等刊物。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红楼梦》中四位美女就这样悲惨的死去,谁不扼腕叹息?

《红楼梦》里贾府的大观园守门的婆子们胆子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