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网红,正在拿贫困老人当赚钱工具(组图)

Source
在一个刷手机的漫漫长夜里,一条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设身处地想想,不论是谁,发现自己失踪多年的亲人,被人拿来当骗人同情心来赚钱的工具时,都会拍案而起。出于愤怒,我一路深扒,想要揭开这些利用群众善心的营销怪们的嘴脸。 很快我发现,以贫困老人生活为卖点的视频号虽并非主流,看似也没有太多盈利点,却已经让很多博主赚到盆满钵满。 这同时让我意识到,即使很多人质疑那些博主们的行为,但是那些老人的苦难是真实的;老人们看到有人愿意给他们伸出一双善意之手时,流下的眼泪也是真实的。 

       


△ 心里有伤,眼里有光 


 

“来,来给我们点个免费的赞,一起传播正能量!”某团队在直播间里一遍一遍声嘶力竭地喊着。 在这两个多小时的直播里,我看得昏昏欲睡,他们并没有如预告里说的更新他们所帮助那些老人的近况,反而与大部分抖音网红一样,把时间都花在了帮刷榜前列的抖友们涨粉上。 

       


        在线观看人数一直只保持在1000+,然而这一场下来,也收获了63.3万的音浪,折合成人民币为6.33万。 自从3月11号这个号开始更新视频以来,短短两个多月已经收获了1000多万的粉丝,一亿多个赞。他们这个三人团队几乎每晚9点都会开两个多小时的直播。目前为止,他们的音浪收入就有523.1万(不含平台分成,人民币52.31万)。 

       


而据他们自己在直播间里透露,仅最近一个月不到便涨了500多万粉。

而这样量级的粉丝数及点赞量,无论在哪个领域的抖音博主中都算是头部,而我找到的类似账号(比某团队要少不少粉丝及一半的点赞量)的转让价为200万,想必某团队号的价值已经远超200万。 

       


        除了目前账号本身的价值,这个团队在某平台的广告合作报价为7万一条。 

       


△ 此平台已有两条成交 而这并非少数。 相似的拍摄手法,类似的内容,孕育了一波百万量级的账号。 内容并没有什么转折爆点,主要都是帮助一些看着极其贫困的老人清理屋子,更换被褥,做饭及购买生活必需品。 真实又令人心碎的看点往往来自那些老人多年得出的生存之道。 

       


△ 劳动力下降却仍然坚持自力更生的老人 

       


△ 这位老人最想要的便是一个闹钟 另一个720万粉丝量的抖音博主在相同平台上的广告报价为13万元一条。并且已经有十条合作成功。

       


        而他们广告合作的方式,都是通过先展示老人悲惨的生活:

       


     突然来一段口播; 


          

或通过老人来植入: 

     


  △ 话锋一转便帮老人用上了整形平台App

除了大家熟知的通过广告植入获利以及刚展示的直播的音浪收入以外,大部分正能量博主可能受罗永浩老师的影响,纷纷开始下海带货抽佣。

       


        但是受限于平台政策无法进行慈善引流及粉丝画像,他们的直播产品及广告都集中在助农和单价低的产品。 

       


        但是另一个赚钱渠道就没有这些限制了。通过在主页面链接橱窗,让群众通过这个链接购买商品而获得提成的形式实现(淘宝客模式)。 

       


        不同类型的频道,同一本致富经。 虽然无法准确地预估出他们的收入,通过粗略分析,也可知这绝对是不小的数目。再对比他们帮助过的老人数量,及视频里面展示的金钱方面的支出,花在老人身上的钱可以称得上是九牛一毛。 

       


△ 给其中一位老人的救助品 即便如此,也很难去否定他们。因为也许少了他们关注,那些贫困老人的生活会更加拮据。 


 

夜色降临,抖音中鲜活亮丽的网红们占据了我们大部分的娱乐生活,而这些视频中的老人仿佛没有存在过。 

       


△ 坐在轮椅上,孤寂的老人。图片来源自网络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对很多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年轻人来说,也许确实可以通过教育他们学习技能来“逆天改命”。 而岁月给老人带来的不仅是劳动能力的下降,学习能力也同样如此。 信息指数级爆炸的今天,很多读者有几部手机都是稀松平常,在世界的另一面,电视机电风扇对这些老人都是奢侈。这也意味着他们与这个社会已经高度脱节了,通过一技之长来改变生活已经变得不可能。 有些老人内心还有希望,靠自己的一点劳动,让自己的后代去改变命运。 


△ 独脚老人,每日要挖50-60斤的藕来维持家里开支

他们将就过着重复的日子,每日靠着捡些剩菜或者变质的食物生活。

       


        或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不去麻烦子女们。 

 


△ 一个月生活费八九元的老奶奶,选择理解儿子的苦

子女来看他们一眼或者后代有出息了,便让他们辛苦的日子过出了价值。而对于另一些鳏寡孤独的老人来说,好像只剩下一条路可走——等死。 这些超越很多人认知范围的穷苦实实在在地发生着,可是因为那些老人根本不知道网络世界为何物,他们大部分集中在农村或者城市的边缘,根本无法表达给世人所知。

       


        物理与信息上的茧房让我们觉得这种事情很遥远,每个人在忙碌着自己的生活,很难切实地深入那些老人的生活去帮助他们。 而即使不是农村,即使不是中国。老年人未来何去何从,都是一个大问题。 在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的邻国,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日本老年人犯罪为进监狱养老。 

       


        而根据智研咨询发布的调查可以发现,今年我国老龄人口已经高达2.55亿,并预计会持续上升。 

       


        而这2.55亿老龄人口中,又有1.2亿的空巢老人,0.3亿的独居老人。 现实生活里,一对夫妻,四位老人的情况也是比比皆是,白天报告老板,晚上料理熊娃。还剩多少精力能给老人是个问号。 不管是数据上还是现实生活里,陷入困境与苦难中的老年人都不在少数。 本文开头那个可能被当成赚钱工具的老人,也在家人去实地探访以后证实并非是他爷爷。 

       


        我也联系了当地志愿者,很想了解在这一波关注以后,那位老人的生活是否有所改善? 然而志愿者回答说并没有再持续关注了,只因身边需要帮助的人太多,而他们也精力有限。 

       


     这一局走到这,仿佛是一盘死棋。 


 

纯粹靠爱发电能走多远,相信每个理性的人心里都有答案。 商业是最大的慈善这个概念也渐渐被世俗接受。在知乎与豆瓣上,这样的观点变成了主流。 

       


        我们其实并不在意被当作流量,让他们因此获利。我们真正在意的是那些正能量博主获得合理的盈利和可以实现正向循环以后,到底有多少钱能帮助到老人,又有多少老人会因为我们的关注而受益? 靠公众监督,靠公开账目,也许可以实现物尽其用,可是执行难度不言而喻。 若引入自由竞争市场概念,吸引更多这样的正能量博主进入救助老人的“市场”,迫使他们的收益能更多地使用在老人身上,可能是另一条道路。 当然这其中也会面临各种道德风险,然而在追求老人与博主利益的非角点解中。这或许真的可以尝试。 而在这场公开救助的真人秀中,老人们也许不是最大的受益者,但是希望未来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