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悉尼最拥挤的学校! 未来10年 悉尼人口预计超过580万

Source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未来10年,悉尼人口预计将超过580万人。要容纳这么多人,这就需要我们发挥创造性思维了。

在Cherrybrook Technology中学,每天都有超过2000名学生来到这里就读。他们一起到学校,一起吃午餐然后一起放学。

该校是悉尼最大的公立学校,悉尼最近才意识到需要修建更多学校,而且需要很快。到2030年,悉尼的人口预计就将突破580万人。

Cherrybrook是着名数学老师Eddie Woo的母校,同时在去年的HSC考试中位列成绩前十位的综合学校。今年,该校招收学生达到2020名,与2018年的1982名学生相比有所增长。

Cherrybrook校长Gary Johnson称,他的学校是“最具创新和表现很好的综合院校”。

但是该校也快要达到学校基础设施的极限了。Cherrybrook有8栋可拆卸的建筑。去年,学校还建造完成了一个有22间教室的新结构。

建高楼学校也是一种解决办法,就像Parramatta和Ultimo的新高层学校一样,但学生们依然需要开放空间来玩耍和锻炼。

Grattan Institute学校教育项目总监彼得·高斯(Peter Goss)表示,将学校建在公共交通附近,与广大社区居民共享包括停车和运动设施在内的基础设施,将有助于缓解这种人口压力。

高斯说:”新的基础设施应该承担双重责任。“

新州政府正在对新州课程实施审查,这还是30年来的第一次。

主导此次审查的是澳洲教育研究理事会执行长乔夫·马斯特斯(Geoff Masters)。他表示,正在考虑运用技术将学生根据能力,而不是年龄来进行分组,这也是为了创造更多个性化学习。

“我们过去组织学校的方式是通过年龄将学生们分组,基本上就根据他们的年龄或他们的年级来教授一样的东西。我认为科技有根据学生需求来定制教学和学习的潜力。”

审查也会把自动化带来的挑战包括在内。

“我想,我们需要认识到的一点是,过去存在的很多低技巧、特别是人工的工作未来都不会存在了。机器会越来越多地从事这些技术含量低的工作,这就意味着,很多学生现在从事的工作未来都不会再有了。”

墨尔本大学学校设计专家Ben Cleveland表示,更多学校会教育学生有关未来的高端制造业的信息,特别是3D打印机的技术。

Drummoyne母亲Gladys Mallqui希望她的儿子Tony在2030年完成HSC考试之后,可以把编程作为学习的专业。现在,Tony在St Mark’s天主教小学读一年级。

“我认为代码就是未来的语言。我认为在学校不再需要5种不同的语言。”

Mallqui表示,只要所有班级都得到很好的管理,那么她认为将学生按照能力而不是年龄来分组也是没问题的。

“我认为一年级学生和七年级学生或者六年级学生一起上课没什么问题,只要有正确的监管就行。在学生们有很大的年龄差异时,学校就不要安排大班教学。他们可能互相迸发出不一样的看法,在一种合作的环境中创造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另外,Cleveland表示,可以容纳3、4名教师以及75至100名学生的更大更灵活的教学空间在维州已经很受欢迎了。现在,这种策略在新州也越来越为人所接受了。

“现在,协作教师的教学越来越被认为是一件好事。”
澳洲早教理事会会长Sam Page表示,从现在到2030年,悉尼幼托的需求将有可能超越人口增长的速度。

“我认为大家对学校时间以外的儿童托管需求日益增长,所以未来10年,幼托中心将成为悉尼地标的而一部分。

Page希望,规划中的新中心可以让家长们在工作场所附近把孩子送去托管。

幼托联盟的Chiang Lim表示,很多中心不得不开始提供新的服务,因为学生家长变得越来越有洞察力。

“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价格方面的竞争,而是价格以外的一起因素的竞争,包括地理位置、幼托中心的感觉以及员工。”

不只是早教系统正在繁荣发展。高等教育是澳洲的第三大出口商品。

根据咨询公司EY最近发布的报告,到2030年,教育行业将可以更好地利用分析和人工智能来个性胡定制学习内容。

新南威尔士大学规划专家Christine Steinmetz预计,大学将很大程度上摒弃传统教学的模式。

“我认为,我们还是会有讲演厅,但这不是上课的唯一方式。”

Steinmetz表示,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大学等院校将与周边的邻居都有更好的连接,还会把学术知识传达给附近的商铺。“我们到时不会看到大学本身和Randwick及Kensington出现明显的界限。建筑物也会更加有机,与周边的邻居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