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世界!只因为搭了“热心人”的便车,7名无辜年轻人命断悉尼,20多名游客人间蒸发…​

Source

今天,全澳洲的媒体都在报道一件事情,

澳洲历史上最臭名昭着的“连环背包客杀手” Ivan Milat ,

已经从监狱转到悉尼的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就医了!

而他得的是一种绝症,

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喉咙和胃部,

也许活不了多久了…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垂死之人的一举一动,

却牵动了全澳洲人的神经。

因为20多年前,他曾经以搭便车为由,

让至少7名年轻人命断荒野,

至少20名世界各国游客失踪案与他有关…

看到这张罪恶的面庞,

仿佛让大家一下就回到了

澳洲那段黑暗的岁月…

他让美丽的天堂,瞬间沦为了人间地狱!

从1989年到1992年间,

共有7名年轻的背包客在悉尼市效失踪,

后来,警方在悉尼南面的Belanglo国家公园内发现了

7名年轻男女的尸体。

他们分别是19岁的维州人Deborah Everist,James Gibson,

20岁的德国人Simone Schmidl,

21岁的德国人Gabor Neugebauer和他的20岁的女友Anja Habschied,

以及21岁的英国人Caroline Clarke,22岁的Joanne Walters。

根据法医的解剖结果显示,

这些受害人死前都被采取了极其残忍的行刑式杀戮,

绑架、刀砍、枪击、窒息、殴打、性折磨,

甚至将活着的人斩首…

而制造这起震惊世界的“连环背包客杀人案”的凶手,

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电信工程师Ivan Milat,

他在1989到1992年期间,以让人搭便车为由,

对多名无辜年轻人进行绑架并杀害,

据悉,还有至少20名游客的失踪与他有关,

可是后来警方都没有找到尸体。

真相大白于天下后,

不光遇害者的家属悲痛万分,也让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痛苦之中。

谁也没想到,在美丽如天堂般的澳大利亚,

居然发生了如此骇人听闻的连环命案,

这起事件,也让澳洲瞬间沦为人间地狱,

澳洲的旅游业也曾因此一度萧条…

对受害人实施行刑式杀戮,手段令人发指

时间倒回到1992年9月19日,星期六,

这天阳光明媚,天气正好,

一些户外爱好者来到了悉尼南面的Belanglo国家公园徒步旅行。

当天,一位名叫Glen的旅友走到一处茂密的灌木丛时,

突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恶臭,

随后,他发现了一块人骨、衣服和几缕头发…

于是,他马上报警,

当警方赶到公园进行调查时,

在公园的另一处又发现了另一名遇害者,

而就是这样一个发现,

居然牵扯出了

澳洲历史上最大的一起谋杀案。

而这两名遇害者是来自英国的Caroline Clarke和Joanne Walters。

澳洲法医随后发现,

两名遇害者死前都遭到了跪式行刑,

死者的心、肺都被刺穿,脊椎都被切断,

Caroline的头盖骨上还留有10个子弹洞,

衣服和胸罩都被撕碎,并遭到了性侵…

而Joanne的遭遇如出一辙,

牛仔裤被撕烂,全身上下伤痕累累…

在两名死者的案发现场,或附近区域中,

都没有发现她的内裤与袜子,警方认为这是遭到更多性攻击的迹象,

内衣裤很可能被凶手拿去当作“胜利纪念品”。

面对两名受害女孩,警方随即开展了一系列调查,

但由于此处森林公园处于地广人稀之地,

也找不到任何的目击证人,因此,

警方都迟迟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追凶的平民

两名女孩被害一事,经过澳洲的媒体报道后,

全城都人心惶惶,更是对出事的公园不敢靠近一步,

因为大家知道,

在没有抓到凶手之前,

谁都有可能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

正当警方对案件的一筹莫展,心灰意冷之际,

一位名叫Bruce的本地居民一直在关注着这起案件的进展,

看到警方迟迟没有破案,做为有三个女儿的父亲心如刀割,

不把凶手找到,自己的女儿没准也会遇害,

于是,

这个固执的澳洲父亲决心自己去调查…

一到休息或是节假日的时候,

他就独自驱车来到这处森林公园,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和证据,

经过反复的勘查和寻找,这一天,他终于有了重大发现,

在一个T字路口的矮树丛与岩石区域,他发现了一个很小的头盖骨,

像是一个小孩子的,也像一个女孩的,

他马上选择报警…

同样的公园,不同的地点,

又发现了人类的头盖骨,让警方不得不重视起这起案,

当天无数警车,警用直升机,记者,都赶到了出事地点,

并展开地毯式排查…

很快,警方就又找到了一顶帽子、背包、相机和尸体骨骼,

经法医确认,

死者生前同之前遇害的两名女孩一样,

心、肺被刺穿,

胸部与背部骨头都有明显的刺穿痕迹…

而这两名死者正是两年前失踪的徒步旅行者Deborah Everist和James Gibson。

而这一次,警方不再一无所获,

而是在现场发现了一颗子弹,

这是点22口径的来福枪的子弹。

于是,警方调查了悉尼当地的来福枪俱乐部,

一名俱乐部成员告诉警方,

他一年前曾看到一辆可疑汽车进入了那片森林公园,

而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位女性…

此时,Belanglo国家森林公园内又有了新的发现,

在园中东部林中空地上,

发现了一双粉红色的丝袜,牛仔裤,旁边还有饮料瓶和食品罐头,

还有一条手骨和4个弹孔的头盖骨。

这名遇害者后来经过确认,是德国女孩Simone Schmidl。

之后,警方又找到了德国人Gabor Neugebauer以及他的20岁的女友Anja Habschied的尸骨。

最后警方向记者透露,

7个受害者以相似方式遭摧残而死,

他们挨打、被罚跪、被勒死、被枪击、被刀刺而且被斩首,

同时几乎毫无疑问地遭到了性折磨,不管男性还是女性。

一位幸存者死里逃生

幸好还有生还者。

1990年1月25日,一名英国的徒步旅行者Paul接受了一名热心司机的建议,

准备搭乘这名司机的便车回到悉尼市区,

可是当汽车行驶到Belanglo国家森林公园附近时,

这名司机的性情发生大变,并掏出一把手枪,指着Paul,让他老老实实的呆着,

情急之下,Paul跳下了车,

这时正好有一辆货车经过,救下了惶恐的Paul,并立即报警,但此时行凶者早已溜之大吉。

1993年12月,澳洲警方从一万多条线索中最终确定了2000个“重要嫌疑人”,

并在次年,邀请唯一的生还者Paul从英国赶来悉尼,

帮助辨认嫌犯,最终锁定了Ivan Milat ,

Paul当时激动的大喊,

是他,那是他,四号!

1994年5月22日,星期日,清晨的6点30分,

50名荷枪实弹的警察突袭了Ivan Milat的住所,

现场缴获了两把点22口径的来福枪,散弹猎枪,刀子…

警方表示,

这简直就是一个小的军火库。

在Ivan Milat 的车库里,还发现了许多被害人的野营装备和烹饪设备。

恶魔伏法

1995年7月,这个澳洲历史上骇人听闻的“连环背包客被害案”凶手Ivan Milat ,

终于在认罪了,

面对356条证据、数以百计的犯罪照片,

Ivan Milat 在法庭上痛苦不已,

最后Ivan Milat 被判终生监禁。

后来据Ivan Milat 的一位兄弟透露,

Ivan Milat 从小就受到父母的极度溺爱,生性残暴,

喜欢用刀刺穿猫狗等小动物的心肺,

还曾经猥亵过多名幼女,他到过的很多地方,都发生过有人失踪的事,

最后这位Ivan的兄弟坦言,

我知道的他至少谋杀过大约28个人。

2010年11月7日,还发生了一件让人痛惜的事,

Ivan Milat 的侄孙Matthew在好朋友的生日宴会上,

用斧头残忍的杀死了自己的朋友,

后来也被判终生监禁。

据Matthew的母亲讲,

Matthew很小就很崇拜Ivan Milat,

他所犯下的罪行受Ivan Milat的影响很大。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很遗憾,在澳洲这个国度里没有死刑的说法,

不管你犯了多大的罪,顶多就是判个终生监禁。

这样的法律,也让像Ivan Milat一样的恶魔,

得以在监狱里度过自己的余生,

可是,那些年轻的、鲜活的生活,

却永远回不来了…

而这些年轻人,

也用自己的生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千万不要轻意搭乘“热心人“的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