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最黑暗的黎明前夜,国民党反动派都做了什么……

Source

在这最黑暗的黎明前夜,国民党反动派都做了什么……

火光天的黎明前夜

1949年11月,吴健国是重庆大学电器工程系的进步学生,地下党外围组织学校读书社成员。国民党溃败的消息不断传来,重庆解放已经指日可待。

在这最黑暗的黎明前夜,国民党反动派开始了全城破坏。包括21兵工厂、特钢在内的一些工业设施先后被烧毁、炸毁,山城的夜晚火光天。因为听说重大也在破坏之列,学生们成立了护校队,在校门外设立马查(路障),昼夜守护校园。吴健国也是护校队员。

从11月底到12月1日,心情忐忑的学生们陆续听到了炮声。12月2日,沙坪坝街上出现解放军。人们高兴得载歌载舞,欢庆解放。

目击渣滓洞焦尸遍地

吴健国的同学张现华等被关在「中美合作所」里。他们怎么样了?12月4日,吴健国和在沙磁医院(重大附属医院,现肿瘤医院)外科当护士的女友谢莲州、同学王宗培等一道,前往歌乐山下寻找。临走,这个爱好摄影的穷学生挎上了一台「柯达」120型相机。

「我们一间屋一间屋地看过去,全是烧焦了的尸体。有些完整的还看得出,有的根本看不出来。」在他们最先到达的渣滓洞,情况惨不忍睹。吴健国痛苦地回忆说,渣滓洞原有的两层木楼整个被烧塌,剩下些黑漆漆的框架,只有四周的碉堡还完好。

厕所的粪坑里装满了尸体,「在户外,也到处都是尸体。」吴健国说,围墙稀巴烂,外面是数十具倒地死亡的囚犯尸体,大部分浇上汽油烧过,有的尸体只烧了半截。

「其情景之惨,实在不能用言语来形容。」在现场与解放军一同清理尸体的,有一位躲到粪坑里脱险幸存下来的进步人士,他告诉吴健国等人,国民党反动派先在牢门外用机枪扫射,再泼上汽油烧,企图毁尸灭迹。围墙外的人都是冲出去后被打死的。

两尸坑填满数百烈士

「可恨之至!」同学王宗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来到豪华的梅园和戴公祠,里面均一片狼藉,仍然没有同学张现华的踪影。「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戴公祠的左边花坛里埋着杨虎城将军和他家人的尸体。」经过镪水池(后来证实江竹筠的尸骨在里面)往白公馆走,马路边有两个相隔不远的大尸坑,解放军正在清理尸体。

「两个尸坑填满了数百难友,路边还有。」吴健国说,这里的地上有很多挎包、衣物、碗筷、盆子等用品,「满地都是。」后来,他们才知道,这些烈士均是被从渣滓洞哄骗过来杀害的,当时说的是要将他们转移。吴健国看到,尸坑中的尸体有的还用很粗的绳索绑着,「有一个人大概是被活埋死,头胀得很大,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