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乘客病故,“红宝石公主号”成最大新冠来源

Source

周四,又一名“红宝石公主号”乘客死于新冠病毒,澳大利亚的新冠病毒死亡病例达到13人。

该名70多岁的男子在珀斯的Joondalup医院病故。

他是船上第三位死于新冠病毒的乘客,此前一名70多岁的女子于周二去世,一名60多岁的男子于周三死亡。

上周四,红宝石公主号带着1148名船员和2647名乘客返回悉尼,所有船员均未进行任何健康检查或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便下船。

从那以后,至少有133名乘客的冠状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这使该船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感染源。

 

 

          130多位“红宝石公主号”的乘客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已有三人死亡。(资料图片)

24日,一名年逾7旬的妇女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在新州不幸身亡,她是全澳的第8位新冠死者,也是第一位死亡的“红宝石公主号”(Ruby Princess)确诊乘客。而这艘邮轮的乘客中,已经有133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联邦和新州政府已经就谁该就邮轮疫情蔓延踢起了皮球。

新州卫生厅周二中午证实,这位妇女昨晚在医院去世,是新州的第7位新冠死者。

据悉,这位妇女是最初确诊的一批“红宝石公主号”乘客之一,3月19日上周四下船之后就被直接送到了医院。

“红宝石公主号”上的近2700名乘客上周在悉尼就地解散后,截止到本周二,仅在新州就已经有107名乘客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在其他州还有26人确诊,涉及到了塔州、西澳以及北领地。

这艘“红宝石公主号”与此前在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同属一家公司。“红宝石公主号”的这程本来有13晚,但在联邦政府早前宣布旅行禁令后,该邮轮缩短了行程并返回了悉尼。

这艘邮轮上周四清晨6点从新西兰抵达悉尼,当时邮轮上有4人的新冠检测结果为阳性,其中包括3名乘客及1名船员。

不过当时新州卫生部门竟然在船上的乘客接受了新冠检测、并等待检测结果期间,批准他们就地解散回家,理由竟然是因为这艘邮轮是从新西兰来的,所以爆发新冠疫情的风险较低。

新州首席医官钱特(Kerry Chant)上周四在乘客已经解散后表示,当局已经给所有的乘客发送了电邮以及短信,提醒他们目前的情况,指示他们要自我隔离,并在出现症状时联系卫生部门。但现实显然给了当局一记狠狠的耳光。

国防部长雷诺兹(Linda Reynolds)周一下午在声明中指出,澳洲国防军在各州和领地都成立了“接触者追踪支援队”,并称支援队已从周日起协助新州卫生厅的工作。

 

 

莫里森声称让乘客下船是新州政府的决定。(《悉尼先驱晨报》图片)

疫情蔓延谁之过? 联邦和新州踢皮球

眼见“红宝石公主号”爆发了新冠疫情,新州政府对这艘邮轮的处理方式引发了严重质疑。但新州政府方面称是遵循了国家规定,但联邦政府则称让乘客下船是新州政府决定的。

据悉,这艘邮轮上的乘客有63%是澳洲人,有20%的美国人,剩下的则是其他国家的公民。而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上周已经明确表示,美国正是澳洲最大的海外输入病例来源国。

新州卫生厅周日发布的声明中称,虽然按照现有的国家协定,或许应该对“红宝石公主号”采取不同的处理措施,但当时是对这艘邮轮的状况进行了“全面评估”所作出的决定。

新州卫生厅还称,所有进入新州港口的每艘邮轮接受的检测标准,都远远高于联邦政府的要求。

新州卫生厅还重申,让“红宝石公主号”上的乘客下船是“遵循国家协定”,即“在样本检测期间,邮轮获准继续航行”。

而总理莫里森周一在国会质询时间时,则强调是新州卫生部门批准“红宝石公主号”的乘客下船解散的,并称“新州首席医官说是低风险”。

莫里森称,“红宝石公主号”的乘客下船前,向他们宣读了澳洲政府的检疫及自我隔离措施,而且乘客在下船时还都提交了自我申报卡。

莫里森称:“据我所知,新州卫生厅宣称对‘红宝石公主号’进行了全面评估,并批准乘客解散。”

但联邦反对党领袖艾本理(Anthony Albanese )则称,莫里森是在推卸责任,想将“红宝石公主号”的疫情爆发归咎于新州以及新州州长贝瑞吉克莲(Gladys Berejiklian),“但事实上,邮轮进入澳洲境内是应该联邦政府负责的。” 

 

此前在“钻石公主号”上的舱房中隔离的乘客。(资料图片)

多位“公主”落难 澳洲会否重蹈覆辙?

除了“红宝石公主号”外,早前还有“钻石公主号”(Diamond Princess)以及“至尊公主号”(Grand Princess)两艘邮轮爆发了新冠病毒,感染者数以百计,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这3艘以“公主”命名的邮轮都隶属于一家邮轮公司——公主邮轮(Princess Cruises)。

首先出现疫情并引发世界关注的是“钻石公主号”。今年2月1日,1名80岁的香港老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他曾于1月20日在日本横滨港登上“钻石公主号”,并于1月25日在香港下船。此事一出,“钻石公主号”从2月4日起停在横滨港,船上的3571名船员和乘客都在船上的舱房中隔离,直到10多天后,才获准下船。

截止到3月16日,“钻石公主号”的船上人员有712人确诊,6人下船后死亡。

美国时间3月12日下午,“至尊公主号”上的乘客在美国加州旧金山湾区的奥克兰陆续下船。在这艘邮轮上,有来自54个国家的2422名宾客和1111名船员

此前的3月6日,公主邮轮第一阶段对“至尊公主”号邮轮上的45名宾客和船员进行健康检查,在监测的样本中有21人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其中包括2名客人和19名船员。

3月9日,“至尊公主”号邮轮结束了数日的海上漂流,停靠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港。

这两艘邮轮有在海上进行了一定时间的隔离,而停在悉尼的这艘邮轮,乘客却直接原地解散、很多人甚至是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回家。

最终,会有多少乘客感染新冠病毒,他们会不会又在无意间再传染了其他人?如果这艘邮轮的疫情真的不可收拾,联邦和新州政府踢皮球怕是也无助于解决事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