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民进党两岸新动作 有火药味

Source

社评:民进党两岸新动作 有火药味 民进党新任党主席卓荣泰(中评社资料照) 中评社香港2月5日电(评论员 束沐)民进党新任主席卓荣泰、新任秘书长罗文嘉日前有关“新决议文”的言论,引发台湾舆论的关注与讨论。由于目前民进党中央对“新决议文”的描述仍十分模糊、空洞,外界只能从回溯和分析过往决议文的背景和内容中,猜测未来民进党今后论述调整的反向和重点。 岛内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新决议文”可能会涉及敏感的两岸定位,并且划出了上下限:上限是强化台湾与所谓“中国民国”的联结,实质上是“中华民国是台湾”的借壳上市“台独”;下限则是回归深绿“公投制宪正名”路线,守住绿色基本盘,防止“急独”2020选举搅局。 不过,无论是从民进党创党以来两岸论述演变史来看,还是从当前蔡当局“亲美抗中拒统”的基本策略来看,此次的“新决议文”既不值得期待,也不值得讨论。 第一,民进党要是真的有意愿从党纲、论述层面调整两岸路线、改善两岸政策,党中央早就做了。多年来,民进党内的“温和派”多次提出“维持现状决议文”、“冻独”等倡议,哪次不是被冷处理、靠边站?这说明民进党没有任何放弃“台独”分裂立场的意愿。所以,“新决议文”即便涉及两岸关系,无非就是复述原有“台独”立场,再加点所谓“台湾共识”、“坚持自由民主”、“反对一国两制”以及争取外部势力结成“抗中共同体”等陈词滥调,本质上体现了当前蔡当局对外政策的思路,且语气表述上不排除更辣更呛。 第二,这么多年来民进党围绕两岸论述兜兜转转,反反覆复,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任何实质改变。此次卓荣泰、罗文嘉都提出要“大讨论”、“大对话”,但回顾1997年“中国政策大辩论”,2012年“华山论剑”,这些涉及两岸关系的政策辩论总是无疾而终、草草收场、回到原点,最后不是变成各说各话,就是沦为清谈馆、研讨会、小课堂。更何况,目前的新任民进党领导层是去年“九合一”败选后派系斗争的妥协产物,本来就没有什么号召力、领导力,所谓“新决议文”恐免不了自娱自乐的下场。 ?? 可见,民进党新领导层抛出所谓“新决议文”话题,无非就是刷存在感、制造舆论声量,顺便向民进党实际上的领导核心表忠心。毕竟当前民进党在话语权上完全落于下风,柯文哲的务实路线已经“抢走”了大量浅绿支持者,韩国瑜“经济100分”的主张也在中南部基层深入人心,深绿“喜乐岛联盟”已经摆出一副要翻桌、摊牌的样子,所以民进党中央不得不做出检讨论述的姿态,让支持者认为这个党或许“还有救”,以稳住支持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最近民进党高层的一系列言论,外界主要把关注重点放在“新决议文”上,而民进党中常会有关将“中国事务部”改组为“中国事务战情部”的动作,舆论却着墨甚少。但这一动作所透出的火药味和敌对思维,更加令人担忧。 首先,民进党曾多次调整“中国事务部”编制,每次调整的时间点都和两岸关系的背景密切相关。陈水扁时期为了配合“急独”路线,将“中国事务部”并入国际部,马英九执政后为了应对两岸交流新局面以及各界呼吁民进党调整两岸路线的呼声,民进党又恢复“中国事务部”、新设立“中国事务委员会”,甚至一度传出定名为较为中性的“两岸事务委员会”以向对岸表达善意。而此次更名加入“战情”二字,其意涵更是不言而喻,这意味着民进党及其当局强化两岸敌对、渲染战争威胁、挑衅台海红线、争取外部介入的思维日益牢固。 其次,尽管民进党“中国事务部”向来都是个幕僚单位,没有实权,但此次调整不仅是更名,而且还增加所谓“情搜”等职能,并选择具有大陆研究经验的人士牵头,这一举动很容易让舆论产生“东厂化”的联想和担忧。近年来,民进党当局阻挠、污蔑两岸交流无所不用其极,从“新党案”、“假新闻”到“反介入”,民进党当局和绿营舆论都冲在第一线。若民进党借机在党内设立针对两岸关系的“小东厂”,当没有了所谓“行政中立”的包袱、也不需要检调司法机关的背书时,这个“小东厂”可以更加肆无忌惮地破坏两岸民间交流,挑拨两岸同胞感情,进而达到政治斗争和寒蝉效应。 当然,也不排除这个所谓的“中国事务战情部”最终沦为一个形式大于实质、以剪报投书为日常工作的研究部门,或者变成一个勾连境内外“反共”、反华势力的掮客单位。不过,民进党一系列新动作让两岸关系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却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