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习近平的“特洛伊木马”与夹缝中的欧盟(组图)

Source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11月飞往雅典的前一周,英国议会发表了一份报告,涉及中国。习近平离开希腊的第二天,英国一家“祖业”“改嫁”,也涉及中国。一份报告,一份合同,尽显欧盟国家面对中国崛起的尴尬。

习近平希腊之行的前一个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月份特意赶到柏林和雅典,向北约盟国打招呼。美国不加掩饰的警告,凸现美中争夺世界主导权的角力中,欧盟夹在当中“左右不逢源”的危险。

这且按下不表。我们先看看习近平在希腊拿到的是什么。

习近平的“一带一路”与“16+1”

双方最新签署的一揽子协议让中国在希腊的贸易投资总额达到约25亿欧元,当然是巨大的收获。但是,中国与希腊战略关系的提升和它的辐射力,在北京眼里则是比经济利益更有价值的。

2013年10月,习近平在《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演讲中,首次明确了“一带一路”的概念。短短6年时间里,“一带一路”从亚洲、非洲、拉美直到欧洲腹地一路挺进。“一带一路”往往被西方分析人士视为是中国争夺世界主导地位努力的标签。

然而,比“一带一路”早一年提出的另一个中国挺进世界的战略概念,似乎很少受到西方分析人士的重视。




中国和中东欧16个国家的“16+1合作机制”,2012年在波兰首都华沙正式启动。“16+1合作机制”不但是中国帮助振兴东、中欧国家萧条经济的新引擎,也是中国全面提升与这些国家的战略关系的一个重要平台。

中东欧地区是近年来兴起的一个地缘政治概念。“16+1”机制中的16个中东欧成员国包括: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波黑、阿尔巴尼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共。


“16+1”升级“17+1”的意义



2019年希腊议会批准中远集团的将比雷埃夫斯港私有化项目。10年苦心经营,中国企业首次在海外接管整个港口。

希腊已连续多年派观察员出席“16+1”领导人会晤。中国总理李克强今年4月在克罗地亚出席第八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议上,表示欢迎希腊作为正式成员加入“16+1合作”机制。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此次希腊之行,不但标志着“16+1”变为“17+1”的正式升级,更是中国对欧洲市场10年攻坚战的重大突破。

习近平在雅典说,要“以比雷埃夫斯港口项目为龙头”,全面提升中国在希腊的合作和投资规模。比雷埃夫斯港是希腊的最大港口,从2009年中国远洋集团公司取得比雷埃夫斯港2号和3号集装箱码头35年特许经营权,到2019年希腊议会批准中远集团的将比雷埃夫斯港港务局私有化项目,10年的苦心经营,使中国企业首次在海外接管整个港口。

站在比雷埃夫斯港的码头上,习近平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不是口号和传说,而是成功的实践和精彩的现实。

把欧盟及北约成员国希腊拉入“16+1”,变为“17+1”,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打开了一个关键的“欧洲门户”。中国把“特洛伊木马”推入了欧盟城门。

想拿中国钱 又怕钱咬手

欧盟的主导者,德国、英国、法国,对中国的“17+1”是满腹狐疑的,担心“17+1”旨在分化欧洲。今年3月,在习近平访问意大利后,欧盟委员会把中国称为是"系统性竞争对手(systemic rival)。




中国学生在英国谢菲尔德回应香港示威运动。


就在习近平飞往雅典的前一周,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发表一份报告,警告“专制国家”对英国学术自由的威胁。报告批评英国政府和大学对海外“专制国家”干预英国大学的严重性认识不足。

报告指责英国的大学一门心思只想着从中国招生,但很少有人关注中国留学生带给英国的相关安全问题和政治影响。报告称,甚至有人有组织地阻挠大学中出现和中国有关的“敏感话题”,政府和大学未能对专制国家试图破坏学术自由的“大量证据”作出回应。

这些英国应该提高警惕的“专制国家”指的是哪些?从报告列举的“例证”,中国首当其冲。

习近平离开雅典的第二天,英国钢铁公司(British Steel)与中国敬业集团签署了拯救一揽子协议。英国钢铁公司占了英国钢铁生产量的三分之一,是英国的重大的资产。

这样一个传统的、战略性企业让中国公司收购,并不是英国人情愿做的事。面临破产倒闭的英国钢铁公司是在找了印度、土耳其等多个“婆家”被拒后, 迫不得已“改嫁”中国。

一份报告,一个合同,生动地体现了英国,也是它的欧盟伙伴们共同的矛盾与尴尬:想拿中国钱,又怕钱咬手,担心中国用经济实力辐射政治影响。

纠结也罢,担心也罢,中国已经是欧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中国在欧洲的经济、金融和政治影响力似乎不可阻挡。

美中“三明治”中的欧盟

习近平11月到希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月份到希腊打前站,警告欧洲不要落入已经在亚洲、非洲、拉美编织起的“恶毒的中国网”(nefarious Chinese web)。

蓬佩奥警告中国正在“利用经济手段引诱其它国家签订有利于北京的不平衡协议,让这些国家落入债务陷阱”。

美国已经明确地把中国当作它在21世纪的世界头号竞争对手。在与中国的角力中,美国要求它的传统盟友、欧盟国家划线站队,为美国呐喊助阵,这在美国眼里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特朗普打着“美国第一”的大旗入主白宫,短短三年时间,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让跨大西洋的合作,特别是美国对北约的承诺日渐削弱。



美国已经明确地把中国当作它在21世纪的世界头号竞争对手。

特朗普政府对美国与欧盟传统盟友关系的潜在威胁,不仅仅是美国减弱军事合作和突如其来的单边决定,(比如最近给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开绿灯),也表现在特朗普对欧盟持续不断的诋毁攻击。这不仅是在言辞上,更体现在咄咄逼人的贸易政策和对英国脱欧的直接支持。

对中国的崛起担忧,对美国靠山的不可靠担忧,欧盟是进亦忧,退亦忧。欧盟夹在美中争霸“三明治”中,面临“左右不逢源”的危险。

欧盟委员会外交事务分析员弗兰克(Ulrike E Franke)说,欧盟担心“随着中国的崛起,(世界)重新回到强权竞争,欧洲因而被边缘化的危险”。

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人们看到法国总统马科龙在力推“欧洲防务同盟”(European defence union)的新概念,强调进一步加强欧洲在金融、经济、安全和政治上的一体化的重要性。

但是,随着欧盟的“大姐大”、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即将退出政坛,英国陷入脱欧泥潭不能自拔,泛欧洲的极右政治势力崛起,马科龙的呼吁响应者寥寥,欧盟面临的困窘可能才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