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还能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吗?国际秩序堪忧

Source

北京金融街一家银行外的石狮子(2021年7月9日)

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是经济界近年来一直谈论的话题,也是中国一直强调“制度自信”的一个证据。但是最近以来,中国似乎离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越来越远了。

未富先老的国家

2023年1月17日,中国国家统计局说,中国2022年的人口为14亿1200万,减少了大约85万人。这是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以来,中国第一次出现人口负增长。

与此同时,中国人口逐渐老龄化,适龄劳动力人口在2014 年已经达到顶峰。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21年6月30日发布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显示,在2021-2025年期间,中国将有4000多万人退休,这意味着中国的劳动力人口将在这个期间减少3500万人。

美国《外交》杂志(Foreign Affairs)2022年8月22日的一篇评论说:“2021年,中国出生率降至历史最低点。中国的中位年龄比美国大半岁左右,到 2042 年将大将近 7 岁……。根据联合国的一项预测,中国人口将在本世纪后期以更快的速度下降,到 2060 年将减少 2 亿多人。随着这种衰退的展开,真正的经济增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美国纽约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照片提供:王维正)

美国艾德菲大学文理学院院长、政治学教授王维正说:“中国也有可能是全世界的主要经济体里面第一个还没有变富裕就变老的国家,因为它的人口平均寿命增加了。”

美国圣汤马斯大学国际研究和现代语言主任叶耀元教授指出,目前中国最大的优势还是在所谓14亿人口。但是由于计划生育的“一胎化”政策,加上“00后”大多数人结婚晚,生孩子的意愿也比较低,因此中国的劳动力会在近期的未来慢慢减少。这对中国的财政税收会造成一定程度的负担。

成为第一大经济体 可能性还有多少?

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里经济增长突飞猛进,国内生产总值(GDP)从2000年约等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2%上升到2021年的77%。国际经济界的主要经济学家近年来都同意,中国经济会在2030年左右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然而王维正教授指出:“这种分析多半都是建立在一个假设上,就是说他们看到那个时候中国的快速经济成长会永无止境地直线成长。”

而现实是,除了人口问题之外,最近几年中国和美国及其西方国家的政治和经贸关系日趋紧张,新冠肺炎疫情也对经济和贸易造成重大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正在放缓。叶耀元教授说,中国过去是世界工厂,赚取了很多外汇,但未来这些工厂可能都会移到美国境内、欧洲境内。例如苹果的手机、平板电脑已经移到越南。苹果公司希望在美国用自动化工厂制造产品。



叶耀元,美国德州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中心政治学助理教授兼代理系主任

叶耀元教授说:“最大的一个问题就在于过去中国是中国市场,中国是世界工厂,基本上多数的产品都是从中国制造的。可是因为中国的劳动成本越来越高,所以有些基础的一些工厂都慢慢南移到东南亚,越南、柬埔寨、或者是南移到中南美洲这些区域,也就是中国劳力成本的优势其实慢慢地在消失。”

叶耀元教授说,这意味着在未来,现在需要通过中国进行组装或制造的很多产品的基本零件可能在5年之后不需要中国了,中国的优势都会消失。因此中国的经济总量自然就会退缩。

美国金融机构高盛集团(The Goldman Sachs Group)的分析师仍然预测,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2024-2029年间平均有4%的增长,超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预期的1.9%增长,因此中国经济将在2035年左右超过美国。

美国三一学院退休教授文贯中博士说:“这个时间肯定要推迟,不是说是可能,我觉得是一定会推迟。”

种种因素也使得一些人开始对中国能否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产生怀疑,有人甚至认为这种可能性已经消失了。

叶耀元教授:“这里面有太多的变数,因为我们等于现在是为未来40年中国的经济做一个预测。从大多数我们可以看到的一些客观的条件去做分析的话,其实中国要在未来可能这三、四十年间要有可以超越美国经济成长率的可能性相对就比较低很多了。”

中国经济强大,国际秩序堪忧

2022年公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指出:“中国……是唯一既有重塑国际秩序的意图,又有越来越多的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力量来推动这一目标的竞争者。”



文贯中,美籍华裔经济学家、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提供)

文贯中教授认为,如果纯粹从经济意义上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是非常好的事情,中国人民也有这个意愿,希望自己的收入能跟世界各国一样。如果中国的体制是宪政民主体制,那么世界也会欢迎中国的经济体量增加。然而现实是,在中国的党国体制下,经济变强可能对世界秩序造成负面影响。

文贯中教授:“如果真的是变成世界第一大经济,但是又是现行这种体制的话,那你是可以随时翻脸的,就像普京一样,一翻脸,就去打自己的小兄弟,你看你荒唐不荒唐。”

文贯中教授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西方的民众不会同意和中国在经济上全面合作,美国和西方不会愿意帮助中共发展经济。

文贯中教授:“中共现在对台湾表现出强烈的武统意愿,世界各国都有这个担心。”

王维正教授认为,当一个国家的经济体量强大之后,也有可能用在消极的方面,比如扩张军力。

王维正教授说:“比如说过去他只能空口讲整个南海都是他历史上的一个水域,但他现在可能可以有更多的资源去投资在最好的战舰、最好的飞弹、最好的雷达上面,然后可以把南海变成他的内海。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者是他要到远洋去建造远洋基地,他要把一带一路全部给连起来。如果是这样子的话,对人类来讲的话就不是一个很好的贡献。”

叶耀元教授也认为,中国经济体量变大对美国来讲是一个隐忧。因为这样中国就可以利用自己经济总量的庞大性吸引更多的国家跟中国维持较好的关系,而这些国家也会因为中国的经济实力而维持和中国的关系。中国就会利用这种关系跟美国抗衡。叶耀元教授以韩国和中国的关系为例。

叶耀元教授:“即便美国跟中国的关系不好,韩国也不大愿意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美国身上。它还是希望能跟中国维持一定程度的贸易关系。所以这就变成说,当中国的经济体量越来越大的时候,对于这些周遭,就是可能在用中国市场或者在透过中国市场赚钱的这些国家,它就会在美中抗衡里面他不大能很快地选择自己到底要站在什么样的一个立场。这个对中方来讲当然是一个大利多嘛,可是对于美方来讲却是一个忧啊。”

党国体制有碍发展

还有一个造成美国和西方不再愿意与中国在经济上合作的重要因素是中国的体制。文贯中教授说,中国想通过党国体制把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因为已经没有信心通过市场做到这一点,所以就要用排挤民营企业的方法人为地使国有企业做强做大。其目的是认为国营企业是党自己的,自己比较信任,创造出来的资源党可以100%支配。

文贯中教授说:“习近平上台一开始就有担心,认为市场导向的改革继续下去,党就会被边缘化,那党不是就完了吗?这是他的主要考虑。就是说,他担心沿着彻底的市场经济发展下去,党的位置在什么地方呢?他发觉,四十年来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改革给了民营企业极大的空间,民营企业发展得很好,慢慢就给中国老百姓一个印象,就是不需要你党的存在和瞎指挥嘛。什么事情由市场经济来搞,搞得比党的瞎指挥要强多了嘛。那么,党,包括他自己,会越来越被边缘化了。”

文贯中教授说,基于这种考虑,习近平觉得一定要把民营企业打压下去,至少要把他们收到自己的管辖之内,操纵他们。其中一个措施就是每个企业都要派党代表,由党代表来领导这些企业。如此一来,民营企业的活力大受打击。特别是哪些需要长期投资的民营企业,其生命力堪忧,因为不管是外资还是内资,没有人愿意在党随时可以瞎指挥的情况下长期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