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日本风情街”争议中停业,几百人一夜丢工作

Source

于鹤没有想过,自己跟了近两年的地产项目“盛唐·小京都”在开盘之际火遍了全网。一切源于别墅区内建设的“小京都商业街”——后被网友称为“日本风情街”。

临近楼盘开盘的日子,于鹤所在的大连树源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电话被打爆。接起电话后,对面传来铺天盖地的中伤声。

于鹤和团队同事感到委屈,“对于那些难听的骂声,真的感到很委屈。”后来,他和工作人员干脆撤掉网上留下的公司电话,不再理会任何声音。

9月1日,在诸多争议声中,“盛唐·小京都”商业街宣布暂时停业。官方称,商业街现已完成试运营工作,现针对运营期间出现的问题,进行停业整顿。

然而于鹤清楚,商业街的关闭是为了照顾网民的情绪。29户商户骤然停业,公司正一边安抚商家的情绪,一边给出高额补贴。而商业街接下来二期、三期的招商工作也戛然而止。

九派新闻走访实地发现,“盛唐.小京都”是大连当地地产商所建立的一个别墅项目,而在网络上火爆的日本风情一条街,由南向北横贯别墅区,是地产商为带动地产别墅售卖所建设的一条商业街,在销售口中,是“小区的一个配套”。

该商业街招商的工作人员向九派新闻表示,目前一期的招商已全部结束,商户也已全部入驻。网上所谓的“只允许日本商户入驻,只准许销售日本产品”的传言不实,商业街内有中国产品销售,日后各家商铺自行决定生意内容,商业街不进行干涉。

于鹤告诉九派新闻,“盛唐.小京都”实际上是大连本地企业的独资行为,并无网上所传有日方投资。今后的改造方向,将放大“盛唐”元素、弱化日本“小京都”的元素。



停业后的“日本风情街”依然不乏游客。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7天寿命的“日本风情街”

8月25日,在一众身着唐服、和服的舞蹈演员的“歌舞升平”中,金石滩“盛唐·小京都”商业街正式开街。

项目官方公众号介绍,“盛唐·小京都”是一个特色文旅项目,在设计之初,项目方就树立了“把繁华京都搬到大连,把千年盛唐拉回眼前”的理念,按照中国唐代建筑格局及日本京都建筑风格进行规划建设。

文章称,设计方一方面要求保持京都商业街的设计、“微雕”源自盛唐的京都建筑,还在街景装饰、打卡地设置方面增加许多盛唐元素;另一方面邀请多位知名历史学者,挖掘历史内涵,让市民和游客既有出境旅游之新奇感,又有梦回盛唐之自豪感。



8月25日的商业街开街仪式。图/受访者供图

在附近居住的金世明记得,开街那几天,商业街上的人都是“肩膀挨着肩膀”,停车场的车位不够停,外来的车辆停到一公里以外的他家。

他一个来自市区的朋友专门驱车来到这里,由于没有车位,只在外围绕了几圈就原路折返。

被推搡着走在主干道上,金世明记得这里开设了日料店、工艺品店、家居店,好不热闹。由于人多,他没能逛遍所有商铺,只和老婆在松下的电器店里转了一圈,买了两瓶饮料就走了。

“就是来看个热闹。”在金世明的描述中,这条商业街风情绮丽,街上不时有穿着和服的女孩子直播拍照,“但是讲的都是中国话,没听见有人说外语。”

在金世明印象中,部分商铺虽是卖“日货”,但也不乏有大连鱿鱼、大连蛏子等本地产品,商业街门口的广场,更是有中国传统艺人表演糖画艺术。

但是,金世明对这条商业街记忆最深刻的点是“贵”,“这里卖的饮料,最便宜的也要12元一瓶”,而日料店门口张贴的价目表则更让他望而却步——“一份和牛炒饭/炒面, 128元。”

商业街照片、视频在网络上流传,舆论将商街的设计理念推上了风口浪尖。8月31日,金世明再次下楼遛弯造访“盛唐·小京都”商业街时,街道的入口已被热情高涨的民众堵住,他周旋了二十分钟也没能进去。

第二天,商业街宣布暂时停业。直到停业后的一个星期,金石滩本地的司机听说谁要拉客去“盛唐·小京都”一片时,还会在群里打趣:“你敢去?小心被打!”

“主业是卖房子、卖别墅”

9月8日,九派新闻造访“盛唐·小京都”时,通往商街的入口已被绿色幕布下的脚手架封严。而大门口的温泉塔、古典雅致的小桥与亭台楼阁、以及玻璃风铃在风中发出的冰凉脆响,还昭示着这座商街建筑设计的精致风格。

尽管停业,商街外周的游客依然窸窸窣窣,有的与周边建筑合影、有的举起丝巾录制视频舞蹈、有的是像金世明这样住在附近的“好信儿市民”,更有“盛唐·小京都”实际上最欢迎的客人——来看房子的。

其实,“盛唐.小京都”项目的主要部分是树源地产商所建立的别墅群,而日式商业街的建设,是地产商为带动地产别墅售卖所想出的“噱头”。



盛唐.小京都售楼处摆放的模型,中间道路为网络所传商业街,两边为别墅楼盘。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在商业街的主干道之外,东西两面的更大面积是一片京都风格的别墅群,占地110万平方米,总投资60亿元人民币。

截止目前,最南面一期的400套别墅已经建成,预计9月下旬开始交房、入住。再往北、依次是正在建设的二期、三期,共计1200套别墅。

而8月所开放的商业街只是设计蓝图中一期的一部分,据树源公司招商人员介绍,一期的商户共招29家,等二期、三期都建好了,商业街主干道的全长便有一千多米,预计招近百家商户。

“网上很多标题党说我们投资60亿打造这条商业街,其实是不实消息。实际上,大部分投资都是用于别墅的建设。”于鹤告诉九派新闻,“我们的主业其实也是卖房子、卖别墅。”



施工中的别墅群。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这些别墅均为二层小楼,风格统一为京都风格。面积大达250平方米,小辄140平方米。别墅内有配套的庭院、植被、以落地窗与客厅相连。院子里,还有另取温泉水的室外温泉池。

另外,每一栋别墅的一楼,都有一间与外界相通、专门设计为商业开店的房间——在“盛唐·小京都”的设计理念中,这被称为“一商一户”。

于鹤告诉九派新闻,虽然主干商街确有招日本客商、售卖日本进口产品,但整体的商业群中,每家每户具体怎么装扮这间自己的“门脸儿”,决定卖什么东西,都是业主的自由,他们并不强调一定卖日本货。

“如果说这个日本风情街,无论在给人带来直观感受和真正的人流量方面,都能达到一个标准的景区水平,那么对于地方的再就业、税收的提升、以及地方旅游业的发展都有帮助。其实我们对于小商铺卖的东西没有特别的限制,只不过从建筑中能看出些许日本的影子。”于鹤说。

地产“内卷”的新样式

“盛唐·小京都”楼盘坐落于大连金石滩,这里是大连金州区的一个文旅功能区——由于靠近黄金海岸,这里也被评为5A级国家景区。

这里离大连市区驱车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毗邻开发区、远离工业区,空气清新、气候宜人。近些年,滨海国家地质公园核心景区、大连发现王国主题公园、世界名人蜡像馆、还有在辽宁省赫赫有名的国际学校——大连枫叶国际学校,都将地址选在这里。

江苏徐州人胡军6年前来大连考察,将金石滩视为自己和老伴养老的绝佳胜地,遂以一百万元的价格购置了一套平层房产,每年夏天来这里避暑。

至今,他和老伴对这一决策都十分满意。这里三面环海,步行十几分钟就到黄金海岸、再开车十几分钟,有地质公园、滑雪场、还有葡萄采摘园——这些几乎满足了他们养老生活的全部想象。

除了大连和徐州老家,胡军和妻子在苏州、上海也都购置了房产,但一年里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待在大连。“上海太热、还总下雨;苏州的空气质量不太好;相比下来,还是大连住起来最舒服。”

他们注意到,金石滩平日里活动的车辆,车牌有近一半来自全国各地。“外地人,尤其是东三省各城市的人,都喜欢在这里度假和养老。”在金石滩,胡军注意到的车牌最远来自海南。



在金石滩,几乎处处可见售楼广告和售楼中心。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这里同时吸引了大量地产商。二十年来,碧桂园、万达集团、鲁能东方优山美地、波尔多庄园等多家房地产商在此选址,看中的是这块远郊地皮的度假属性。

2012年的一份大连金石滩地产调研报告显示,金石滩地区在售楼市的同质化现象极其严重,多为多层洋房、联排别墅。而在一线海景资源在渐渐被各地产商占尽后,地产商的竞争区块开始转向生活的概念和理念。

“盛唐·小京都”便是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催发出的产物。在其别墅套间的电子壁炉前,一名销售人员向九派新闻讲述了该项目理念的来源:

“其实,我们在想这个项目方案时,第一站没有想到去日本考察。我们去了不少中国的古镇——浙江的乌镇、成都的宽窄巷子、云南的四方街、无锡的烟花湾,我们都去了。”

这名销售说,他们就是受这些小镇的启发,决定在金石滩建一个类似的文旅小镇——这个小镇的每家每户都能开出一个店铺,实现边住边经营的感觉。

他称,团队出于避开市面上的同质化产品,想在风格定位上和市场流通的所有别墅风格不同,“现在市面上的别墅样式,美式、欧洲各国、传统中式、以及新中式的风格几乎都有了,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就想另辟蹊径——研究一下日式的风格。因为大连其实对日本也是友好的——日韩的通商港口就在大连,改革开放后,日本企业几乎把大连作为在华投资的第一个落脚点,即使到今天,大连仍旧是日本在华投资企业最多的国内城市。”

“但是,我们也没有完全听从日本建筑教授的设计方案——比如,日本的房屋多是木质结构,而我们用了国内流行的更结实的混凝土;日本人设计的窗户很小,而我们东北人喜欢‘敞亮’,所以窗户都设计成了落地窗。”他介绍,“盛唐·小京都”最后呈现出的,是一个“融合的产品”。

“强化‘盛唐’,弱化‘小京都’“

商街停业后,“盛唐·小京都”的卖房业务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9月9日,在开发区工作的王静签下了一套170平米的别墅,总价值约合人民币400万。她第一眼看房时便爱上了这个房子,计划一家三口入住。

为了住在房子里方便,她决定斥巨资送马上上小学的儿子去附近的枫叶国际学校;一楼的商铺房间,她决定开一个茶室,自己当老板娘的同时,还能邀请朋友过来闲坐、喝茶。

然而,由于地理位置的不便,王静也会担心自己和丈夫通勤的时间、以及在别墅区居住的社交问题。这几天,她天天带朋友来看房,鼓励朋友们也在这里置业,“和自己也能有个照应。”



别墅内景一隅。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据她回忆,自己看房的那天,另有富商一次性购下两栋紧挨着的别墅,中间的墙壁与庭院打通,预计把一家十几口人接来入住。据销售人员介绍,选择在这里置业的人群90%为私营企业主。

然而另一面的商街情况则不容乐观。一期的29家商铺,现在只留一家位于街外广场的日料店还在照常营业,几百人一夜之间暂时丢了工作。

销售人员介绍,经营店铺的多为大连本地、甚至国内企业连锁店企业主,所解决的就业人口,几乎全部为大连金州区市民、下岗职工——其中还包括近期从大连撤资的、日本东芝大连公司所遗留下的剩余劳动力。



停业中的陶瓷店。图/武汉晨报记者 裘星

大连市民黄莺在网上看到“日本风情街”的消息,便和女儿策划着,想来“盛唐·小京都”商业街开一家法国餐厅。

多年来,女儿在大城市打拼,将餐厅开在上海、中国香港等多个一线城市,可由于疫情原因,她已和女儿两年多没有见面。

她希望女儿能在大连也开一家分餐厅,这样便能与她经常见面。她相信金石滩的客流量与人流量,认为在这里的生意能做到和大城市一样的水平。

9月9日,黄莺在女儿的授意下前来考察,收到的回复却是,一期的商铺已经招满,而二期、三期是否继续招商,还不一定。无奈,黄莺无功而返。

于鹤向九派新闻介绍,他们致力于在十一之前重新开放商业街,“但至少要在‘九一八’之后,我们一定要照顾热心国民的感情。”

对于改造与整顿的方向,于鹤说,会放大“盛唐”元素、弱化日本“小京都”的元素。

“很多人说我们抄的日本的,但其实不是,我们是‘拿回来’,这些所谓的‘日本风情’,在一千多年前其实是日本向我们中国‘老大哥’学习的,今天这些对于我们也并不是舶来品,而是本属于我们的,我们给拿回来。更何况这条街上受益的其实都是咱们自己国民,就业是中国人、赚钱是中国人、旅游也是中国人。我相信每个中国人都会理解我们的初衷。”

来大连11年,于鹤对这座城市有特殊感情。他还记得自己刚从农村老家走出时,怀揣着三千元钱现金,就来到这座城市,他说,是大连的包容,给了他这个穷小子无限的机遇。现在,他也在这里娶妻生女,靠个人奋斗有了房子、车子与家庭。

提起大连,于鹤的脸上难掩自豪感,“曾经,大连可是中国继上海外最大的港口城市,早期经济发展迅猛。它曾经辉煌一时,只是这些年或是由于地理位置原因,经济才上不去了,没有活力。”

他说,在看到商业街刚开业时日流量7万人的盛景时,心里油然而生的是欣慰——多年来只有黄金海岸、发现王国几个景区的大连,在自己公司的努力下,有了一个新的景点。

“我相信来到这里的7万人,也是出于对大连的自豪,去拍摄、分享,这样吸引东北游客、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人民。”

这几日,在工作之余,于鹤每每打开手机,看到的都是自己所负责楼盘的质疑声音,这也给了他不少压力。他回忆起项目初始时,团队几版敲定,最终将“盛唐·小京都”的标语定位“您的家将在世界留名。”

在一期即将交房之际,这里几乎出乎意料地火遍了全网、全国,并确确实实在互联网上留下了“铺天盖地”的一笔。

(文中于鹤、金世明、胡军、黄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