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登:积极人生最重要,时刻保持精神爽利

Source

文化大家贺新春

在不少艺术展事活动中,总会看到一个这样的身影:高挑秀雅、儒风翩翩,举手投足间总流露一股先生之气,在广州的书画圈里,不会有多少人对他陌生,他是广州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广东省书法家协会顾问连登先生。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的交谈中,连登先生谈吐温婉而字字铿锵,年近八旬的他,话语之间散发着长者的智慧。

2022关键词 从容

心态放平,积极人生

回顾2022年,连登先生首先从生肖“虎”谈起,“虎有温顺,也有凶猛。2022年继续受新冠病毒的肆虐,不少年长者不幸经历了‘虎’的凶猛。但对于大多数人,应该积极应对,坦然从容,如同罗汉慈悲伏虎一般。”在连登看来,虎虽然凶猛,但被罗汉的慈悲所感化而变温顺。“慈悲伏虎让虎温顺,言则我们应该学会把心态放平,坦然面对各种困难,人最重要的是积极人生,时刻保持精神爽利。”

出身书香世家的连登,四五岁便在母亲叶丽华的影响下开始写写画画,至今可谓从艺七十余年。而其间从职也经历了多个变化。构成连登先生工作发展轨迹主要有三条脉络,一是年少时随著名老中医董岳琳研习医术,曾任花县环山诊所中医,精通中医之道;二是结下佛缘,“入世喜如云伴鹤,参禅偶问我为谁”;也因此,禅意贯穿了连登先生的第三条脉络:求艺之路,17岁那年,他进入广州文史夜学院中国文学艺术系国画专业学习,成为该校首届毕业生之一,中国画受胡根天、叶少秉、苏卧农、卢子枢、杨芝泉、赵崇正、王啸天、林仰峥、邓长夫、陈子毅、李国华等老师影响,书法方面则有容庚、商承祚、秦咢生、麦华三等老师用心教导,诗书画印更承蒙何侠、何鲁庵、罗雨山等先生悉心传授。后来,他历任羊城书会会长、羊城艺校校长、中国书协广东分会办公室副主任、广州起义烈士陵园艺术指导、广州市文联副秘书长兼艺术培训部部长、广州书画研究院院长。

创作悼念诗追忆逝者

中山大学教授陈永正对连登书法有精炼之评:“正书从唐楷入,上溯泰山金刚经、瘗鹤铭;隶书则取法石门颂,博采两汉碑版之长,用笔疏散而有古劲之致;行草以二王为基础,下及元明诸家,于赵孟頫、文徵明多所取裁,笔墨挺秀,深得古人法度。连登又曾与粤中禅林老宿觉澄、本焕等交往,参究佛法,其榜书朴厚淡静,颇具禅意。”

近现代美术大家陆俨少则曾称赏他:“书画兼擅,尤精吟咏,三绝之誉,至可钦佩。”

的确如是,连登先生在诗词创作方面,也是岭南的一位代表人物,目前他同为广州诗社名誉社长,诗句创作则成为了他日常抒情达意的主要表达方式,去年创作了多少首诗已经不计其数。但其中两首悼念诗,却感人肺腑,一首是敬挽九旬离世的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刘鹤翘,“将军原虎将,插翼振碧霄,统领南天宇,声威镇海潮,文心抒健笔,武略策高标,耄耋怡然去,云深仰鹤翘。”他认为,追忆的诗句不一定要表达哀愁,更多是对其人崇高一面的敬仰与推崇。

除了如此的尊崇,还有对较自己年轻而早逝的同道追忆,同样表达了惜才之情,对刚到甲子之年便远离人世的沈永泰先生,他撰挽诗:“铁笔温文人意暖,篆痕高古印精深。岭南一脉存风雅,阵阵清和感艺林。”

诗心如幻,笔墨崇虚

“很多人认为艺术必须如何,但我是随心所欲,自然流露,每一次提笔写字,都是最舒服的状态。”连登先生谈起艺术创作,提及最多的也是从容与自然。能保持这样的心态,连登坦言因自己从未索求,从不刻意通过绘画书法争夺名利。“无功利心就可以让艺术创作自然而然,有感而发。”这一点,在他一幅自画像上的题跋几乎能完全看出他的日常心迹,“数十年来诗与酒,时随心迹见真元。”

“诗心如幻,笔墨崇虚。”在连登先生看来,如果没有空灵的追求,写不出好诗,私心杂念会让诗意褪色。绘画里用笔墨写实相对容易,但虚的地方要能空灵就很难,“虚是讲求距离、讲求空间,它既有观者想到的,也有未想到的,是妙之所在。”

2023年期许

病毒消除,生活如常

在新的一年里,连登先生谈及自己的期许,他说“希望病毒消除,生活如常,多创作好作品,社会生活更多一点文化气息。”虽然他日常心态平和温婉,但他同样也对一些社会乱象表示深恶痛绝,他提到,“以丑为美”的趣味趋势越来越严重,而且日益侵蚀文化圈,有些画故意写得烂融融,书法则东歪西倒无中生有地写出一些奇怪形象以标新立异,他也希望这种情况有所改善。“我们要主张正派正气,以此来引导民众的精气神。”

过去一年,连登先生无论是为抗疫工作,还是为其他公共事业服务,都捐赠了不少作品,他说,“作为书法家、艺术家,既然自己作品仍然受民众认可,自己就需要肩负起服务社会乃至对社会有教育引导的责任。”

事实上,多年来,他的书画义展不断,名山古刹更留下无数化导人心的善语箴言。六榕寺的行书“大雄宝殿”;潮州开元寺“天王殿”长联;杭州灵隐寺和苏州寒山寺的对联;六祖惠能故乡国恩寺的隶书“禅宗胜地”;南普陀寺普照楼的诗词书法;肇庆鼎湖山庆云寺的行草诗碑;宁波七塔寺、曹溪南华寺、乳源云门大觉寺、广州六榕寺、大佛寺、华林禅寺、海幢寺、华严寺、华峰寺的牌匾和对联……不少名刹都留有连登的墨宝。

如果说连登先生曾经作为中医医生,是医人,后面艺术创作可谓“医心”,通过艺术墨迹,感化世人。

■统筹:洪波 ■采写:新快报记者 梁志钦 ■摄影:新快报记者 龚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