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看见了自己,2023要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Source

人物:阿镘颖,95后,可持续发展战略咨询师

撰文:阿镘颖 整理:新快报记者 杨喜茵

2022年对我来说,是非常幸运和特别的一年。回望这一年,我仿佛在爬一座大雾缭绕的山,起初看不清前路甚至看不清自己,而在一步又一步的爬行和探索中,雾逐渐散了,我看到绝美的日出,也看到了自己。这个过程是艰难的,因为我需要不断踏出自己的舒适区前行,所幸,一切都值得。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太愿意花时间外出社交,于我而言,一个人在家看书,就是最大的快乐。2022年,我读了124本书。但如此往复,我开始疑惑——看书是想学习更多知识,进而了解社会、了解世界,而社会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总和,如果我连身边的人都不去了解,谈何了解社会乃至世界?我认识到,了解社会终究还得与人产生联结。于是我逼自己走入真实,交往真实的人。

去年4月到12月,我参加了一个青年创变营活动。起初,我特别难受,因为要牺牲很多看书的时间去参加活动,去做很多有难度的事情,但久而久之,它居然逐渐变成了一件我乐意去做的事,我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也在不断扩大。

7月,我决定离开我那份所谓“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为什么?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和自我觉察,我确信那不是我热爱的行业。我有点难过,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也学到许多东西,最重要的是遇到了我非常尊敬且喜欢的前辈,离开,意味着再遇疑惑,少了求教的机会。

未来会如何?我不知道。离职让我感觉站在半山腰,下一步该怎么走,往上和往下都有可能。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努力和尝试,9月我拿到了喜欢的公司的offer,为此我离开生活了4年多的广州以及生活了24年的广东,只身来到了一个朋友都没有的杭州。这无疑又是远离舒适区的一次大跨步。

来杭州之后,我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候,杭州的冬天太长太冷了,很多次我都冲动地想回广州。除了要适应新的气候,我还要适应新的工作、新的行业领域。我现在是一名可持续发展战略咨询师,新工作对职业素养的要求非常高。但幸运的是,在这份工作中所做的项目、遇到人和事都是我喜欢的。我的事业心在这份工作中被激发出来,一切都是那么有意义。

2023年,我有一个具体而朴素的愿望:成为一个更好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咨询师,要变得更加厉害,去做更有价值的项目,去影响更多的人。其实,我内心还有一个更宏大的愿望,那就是做一些对社会有用的事情,去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去创造更加美好的世界。这是我一生的展望,不止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