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人"服务火了:900一天回家应付催婚 加价可以同床

Source

01

  900元一天,

  “滴滴租人”有多野?

  你听说过“滴滴租人”吗?

  在刚结束不久的国庆小长假,有人在放假前就早早在网上发布了租女友广告:

  只要是个女的就行。



有人找准商机,

租人小程序应运而生。


但在日本一个

专业的租人网站“Family Romance”面前,这些都是小儿科。


见识过日本租人产业后,我发现这项服务几乎可以称得上万能:

  举办假婚礼是目前公司最热门的业务之一,你可以租一个人结婚,还能租很多人假扮朋友同事亲戚父母举行婚礼。


甚至有人连租了七年老婆。

  原因是他嫌弃自己的老婆婚后身材走样,觉得带出去没面子,于是每当参加聚会,他都会租一个又漂亮身材又好的“老婆”……

  怎么就不怕被租的“老婆”因为他太丑而觉得丢人呢?


租几个假朋友聚餐,开派对,把合照发到网上,营造自己人缘好、生活又充实的假象。


当然,家人也是可以租的。




甚至,犯了错拉不下面子道歉的话,还能租一个人替你下跪道歉。


就连公司老板石井,也是一个专业戏精。

  从2009年至今,他就已扮演过上百个女人的老公!甚至有60个角色是同时在进行中……

  后来,他觉得同时扮演多个角色可能会导致心理问题,比如人格分裂,就规定演员每人不能同时接超过5个角色了。


这些服务全都明码标价,大约1.2万日元到1.5万日元不等。

  也就是说,花900人民币,就能租一天。

  网站上销量最高的,当然还是租男友女友。

  比如一位日本宅男,想租一个长相像日本超模木下優樹菜的“女友”,网站立马为他安排了一位。

  于是在某一天,他们一起约会逛街、吃饭、聊天。


结束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对“女友”说下次再一起出来玩。

  这大概是日本都市中孤独的男男女女们,消遣寂寞的最好方法。

  灵魂伴侣与真心爱人,都太过于沉重,与其费劲心思经营一段前途未卜的恋爱,不如在网上“买”一个对象。


相处得好,可以续费;

  相处不好,拜拜下一个更乖。

  既省去了相互试探了解的时间,又能保证一段关系的质量。

  感情就像便利店中的饭团,从冷冻到可食,只需要5秒的付款时间。

  02

  这条产业链

  正在把爱情做成买卖

  如果说日本是花钱买快乐,那么中国的租人业务,则“务实”多了。

  我们一生都是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二十多岁,可以没有事业,没有房子,但一定不能没有对象。

  三十多岁,可以没有假期,没有朋友,但一定不能没有孩子。

  中国租人产业链的目的,大多数是为了应付长辈的催婚。


对那些没结婚没对象的单身男女来说,一旦到了某个年龄,只要碰上节假日,就会对回家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

“有对象了吗?年纪都这么大了,再不结婚就没人要了。” “什么时候结婚?再不结婚就过了生孩子的年龄了。”


于是越来越多人选择租个“对象”回家:提供真实信息,见面前缴纳定金,报销来回车票。

  一个要人,一个要钱,看上去是一拍即合的买卖,其实背后的黑幕,远比你想象得更可怕。


小兰是个女大学生,家境一般,偶然间看到了出租女友的广告,想着演演戏就能赚到零花钱,就把个人信息挂在网上。

  没过多久,一位忙于事业没空恋爱的吴先生找上了她,一天500元,只要应付一下爸妈。

  小兰上钩了。


她被吴某接上了车,窗外的风景却越来越荒凉,眼看小兰再也没有逃跑的机会,吴某撕掉了伪装的面具,扑到小兰身上。

  所幸,小兰的闺蜜见她迟迟不回消息,立马报警。等警察赶到时,吴某正掐着小兰的脖子,而她的衣服,几乎已经被扒光。

  如果晚了那么一点点,后果不堪设想。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个“事业有成”的吴某,其实才刚刚出狱,罪名是强奸幼女。


如果说小兰是遇人不淑才被骗,那么有的机构则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明晃晃摆在台面上。


“看一眼就走”是几百块,“过夜”就至少要两千。

  至于为什么“过夜”会比“看一眼”贵那么多,相信大家都能懂吧?


甚至产业链里,还发展出了“行话”。

  出租分为“绿色出租”和“非绿色出租”,绿色出租只能演演戏,牵牵手,不能有过分的举动,而非绿色出租是什么意思呢?

  “可以同床呗。”


不管是被租还是租人,你永远不知道屏幕背后的是人是鬼。

  就算这样,还是有很多人对租对象趋之若鹜。

  哪怕知道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也要装作甜蜜的样子把假对象介绍给家人;

  哪怕知道对方只是在演戏,也不由自主地沉溺于温柔和体贴,逐渐迷失在设计好的谎言中。

  这阵子,虚拟恋人火了。


与租对象不同,虚拟恋人甚至不需要见面,只要微信打字或语音陪聊,就能感受到恋爱的甜蜜。

  哪怕是土味情话,也让单身人士面红耳赤。


据某宝指数显示,虚拟恋人仅一天的搜索量就高达24688次。

  最高峰时期,共有4474家店铺同时售卖这项服务。

  藏在数字背后的,是中国2亿寂寞的单身男女。

  单身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圈子小,忙工作,对爱情幻想太过完美……

  但这个快消时代,单身早已不是问题。


他们通过租对象或虚拟恋人这种捷径,实现了不付出时间成本,就能得到收获感情。

  这就像是场没有本金的豪赌,你可以享受过程,但不要期待结果。

  因为海市蜃楼,总有消失的一天。

  03

  无性无爱,允许出轨

  “契约婚姻”可以走多远?

  快餐式恋爱不用负责,不用经营,说白了,就是因金钱交易达成的契约关系。

  那么,“契约婚姻”呢?

  江添与长谷川是一对来自日本的年轻“夫妻”,他们没有登记领证,而是履行合同制婚姻,以夫妻名义同居。


约束他们的不是感情,是合同。

  每年更新一次,今年已经是第六年。


合同规定,两个人经济独立,实行AA制,同床无性,绝不干涉对方出轨。

  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夫妻,但下班回家后有人迎接,生病时有人照顾,很多麻烦也不用一个人面对解决。

  很多网友提出质疑:这不就是一段以出轨为前提的关系吗?

  也有人表示羡慕:各取所需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各过各的生活更自由。

  可是真正的婚姻哪有这么容易?江添与长谷川的生活之所以轻松惬意,是因为他们没有家庭责任,只需要对自己负责。


他们不会有育儿压力,不会因为谁去换尿布而吵个不停,不会连续一个月凌晨三点起床喂奶而崩溃哭泣。

  他们也不需要花心思经营这段关系,因为最不需要的就是感情。

  合同上白纸黑字写清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只要履行自己的那份义务就可以了。

  与其说是夫妻,不如说是关系亲密的室友。


长谷川和江添曾解释过为什么选择“契约婚姻”。

  长谷川说:“我曾经经历过性侵,对自己的身体无比厌恶,我既不敢一个人入睡,也不能接受异性对我的任何碰触,因此我只能契约结婚。”

  江添说:“我是一个必须把爱情和生活分开的人。如果我的爱人不断照顾我,我很快会麻木,慢慢失去新鲜感。所以我需要一个生活中照顾我的人,我才能去爱其他女人。”

  可哪怕一起生活这么多年,长谷川还是走不出曾经的阴影,江添也无法长久爱一个人。

  心灵的创伤,需要很多爱来治愈。

  仅凭一纸契约朝夕相处的两人,该拿什么来相互取暖呢?

  04

  唯有爱与真实

  才是踏实的幸福

  “滴滴租人”、“契约婚姻”看似解决了问题,可是华美的袍子下,依然布满了虱子。

  曾看过一段采访。

  西田一夫是一位普通的上班族,妻子不幸离世,家里只剩女儿和他。

  原本该相依为命的父女,却在不断争吵中愈走愈远。

  看着每天下班后空荡荡的家里,西田一夫决定租个老婆和女儿。

  他告诉演员,妻子是如何整理头发的,女儿最爱做的动作是戳他肋骨,让演员尽力模仿,假装成真正的妻子和女儿。


看似很感人,我却感到深深的悲哀。

  这个男人宁愿大费周章找人假扮女儿,也不愿打个电话,和真正的女儿好好聊天谈心。

  无论假装得有多圆满,夜深人静时的孤独依然像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洪水一样,包围着自己。

  逃避不能带来任何帮助,在裂痕上盖上一层布,并不能填满它,只能制造一个危险的陷阱,让人一不留神就深陷其中。

  每个为了生活拼搏的人,追求的不过只有五个字:踏实的幸福。

  能和家人踏实地吃一顿饭;

  能和父母踏实地聊一聊天;

  能和朋友踏实地看一场电影。

  深夜躺在床上,想到明天会踏实地来临,心里便怀有期待。

能够支撑踏实的,只有真实。

  不要沉浸在虚拟的关系中,积极地去沟通,去面对这个不那么美好的世界,然后你会发现,事情其实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难。

  世间万物,唯有真情最珍贵。

  在快消时代,最简单的是拿起手机发微信,最难的是发一句问候给自己关心的人。

  虽然国庆结束了,我们和家人朋友再次分开,但没事时多联系,有空了再多聚聚,别让时间和隔阂拉远了我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