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高手低、好逸恶劳”?澳洲千禧一代被误会的一代!

Source

爱旅游、爱打卡、讲究体验、提前消费、追求品质生活、爸爸妈妈银行... ...这些标签都和一代人紧密联系在一起,即千禧一代。

同为千禧一代、澳洲一家老牌白电零售商的第四代传人却直指这一代人“眼高手低、品质生活的背后是债台高筑。

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澳洲千禧一代对自己财务前景最为悲观。他们不是不存钱,而是一上学就背负贷款、一毕业就面临金融危机、一想成家却买不起房的“苦逼年代”。

然而,伴随最富裕一代,婴儿潮一代纷纷老去,千禧一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的财富传承,这是否意味着千禧一代“否极泰来”。

作为一个建立在移民基础上的国家,澳洲千禧一代又是那么与众不同。

1

眼高手低、好逸恶劳

近日,澳大利亚知名白电零售商Winning 集团第四大传人约翰·温宁(John Winning)骂澳洲千禧一代“眼高手低、好逸恶劳”。

并且,受社交媒体、朋友圈各种网红打卡、分享品质生活的影响,澳洲不少年轻人不想着如何勤奋工作,满脑子只想着借贷消费、导致债台高筑、入不敷出。

温宁说道:“他们的期望远远高于自己的付出。每次面试一问期望薪资,老高了。但是,再一问工作量,简直可以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

值得一提的是,温宁自己也不过35岁,从技术上来说,也属于澳洲土生土长千禧一代的一员。但是,从他的发言来看,他对自己的同龄人“非常失望”。

温宁表示,尽管自己的公司也雇用了一些出生在千禧一代、能力各方面都很突出的年轻人。但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样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

温宁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他说,公司花费了很多精力、财力和人力对这些年轻员工进行培训,但是一等到两个月的培训期结束。通常只会有两种情况,一就是找主管要求加薪,二就是找主管要求升职。

“每当我期望他们踏实,撸起袖子加油干,真正投入到工作中的时候,他们总会想着一夜暴富,或者寻求其他更容易的解决方案。”

Winning Group是澳洲一家拥有113年历史的零售商,核心业务是家电的在线销售、服务、维护等等,旗下拥有两大主要品牌,即“Appliances Online”和“Winning Appliances”。

上个财政年度,Winning在全澳16家门店中实现了6.5亿澳元的销售额。温宁表示,尽管整体家电市场的销售额下降了7%,但公司仍取得了1亿澳元的增长。

谈到千禧一代时,温宁警告称,眼高手低只会让人陷入无尽的麻烦当中。

他表示,很多千禧一代把钱花在外出就餐、旅游等等上面,根本就存不了什么钱,有的人还背着负债。

原因是,他们看到社交媒体上的很多朋友都在高级餐厅吃早饭,午餐和晚餐,过着美好的生活,每个冬季都跑出欧洲躲避这里的寒冷。

他们以为这是千禧一代应该有的日常。

2

不是不存、而是没有

尽管温宁认为澳洲千禧一代大手大脚、喜欢攀比,没有良好的储蓄和理财观念,但是由两家机构近期进行的一项最新的研究却显示,相比澳洲整体水平,千禧一代还是擅长存钱的,只是他们普遍对自己的财务前景感到悲观。

据了解,房贷经纪公司Mortgage Choice和市场调查公司CoreData在其最新发布的《财务健康》(Financial Fitness)白皮书中,探讨了澳人的理财行为和态度。

这项调查发现,在接受采访的千禧一代中,23%的人表示他们至少每月检查一次自己的财务状况;56%的人说他们至少每周检查一次财务状况,高于全澳平均水平52%。

与澳洲总体人口相比,千禧一代也更擅长储蓄。21%的人说他们在支付了房贷、租金和其它生活费用后,会把超过20%的净收入存起来,而全澳的平均比率为16%。

不过,调查显示,45%的千禧一代说他们对自己取得经济上的成功缺乏信心;近80%的人担心自己目前的经济状况,其中女性多于男性,前者占57%,后者51%。

在大多数澳人最担心的问题中,生活成本居首位。40%的千禧一代持相同观点,他们说未来12个月中最担心的就是生活成本上升。他们对生活成本的关注超过了工作保障、健康和福利。

抵押贷款公司财务主管米切尔(Susan Mitchell)说:“我们询问了千禧一代的债务情况,发现其中17%的人有难以偿还的个人债务,48%的人对自己的债务感到难堪。”

米切尔认为,这些担忧可能会影响到千禧一代的买房能力或意愿。调查显示,千禧一代中有一套投资房产的比例仅为8%,低于全澳平均水平12%。

调查数据显示,39%的千禧一代宁愿自己管理财务,并寻求可靠的信息来支持他们做决定,相比之下,总体人口中该比率平均是36%。

米切尔说:“鉴于进入房地产市场的高门槛,如更严格的贷款标准、首付款、高房价,以及零工经济的出现等,这并不令人惊讶,而这可能会对千禧一代产生更大的影响。”

调查还发现,千禧一代对理财建议的价值缺乏理解。事实上,他们中的很多人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寻求理财建议。

3

移民的一代

尽管澳洲千禧一代时追求体验、热爱旅行、优先考虑生活方式,并发明了“爸爸妈妈银行”概念的一群人,但是澳大利亚千禧一代其他任何一代人都不一样。

其中,有一种因素对这一代的影响非常深远,移民。

在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两大城市,即悉尼和墨尔本中,接近三分之一的千禧一代(31%)出生于亚洲。从这个角度来看,亚洲出生的人占澳大利亚14岁以上总人口的11%

那么,这和澳洲千禧一代目前的特征又有什么关系呢?

深入研究数据表明,就心态而言,亚洲出生的千禧一代与澳大利亚出生的千禧一代完全不同。

与推崇进步、打破传统的澳洲同行相比,出生于亚洲的千禧一代尽管更为年轻,但更有可能持有社会保守的观点和价值观。

以婚姻为例,在澳大利亚出生的千禧一代中只有四成(44%)已婚,而在全澳范围内,在亚洲出生的千禧一代人有超过70%的人(74%)已婚。

再进一步细分,出生于印度、生活在澳洲的千禧一代更有可能接受传统,他们中86%已婚,几乎是澳大利亚出生同龄人的两倍。在生育率方面也是如此。印度裔千禧一代中超过60%家中有小孩,而澳洲土生的千禧一代中仅为50%。

在住房和房屋所有率方面,出生于中国的澳洲千禧一代中,接近20%的人都拥有自己的住房。相比之下,本土澳洲千禧一代中仅不到8%。总体而言,与澳大利亚出生的千禧一代相比,亚洲出生的千禧一代更为节俭和肯干。

显而易见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似乎完全忽略了澳洲千禧一代存在的巨大多样性,因此从一开始,从文化差异到思维方式和行为的深刻影响就早已开始。

因此,不少经济人士指出,澳大利亚的未来可能与我们的预期有所不同。传统和保守主义可能会持续存在,不仅存在于一些澳大利亚老年人的心中,而且也会存在于我们年轻人中。

4

史上最大财富迁移

与千禧一代不同,婴儿潮一代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并将持续到2030年前后。

目前,千禧一代担负的学生贷款史上最高,预计25年后,单是英国的学生贷款数额,就会飙升过1万亿英镑(约合人民币87038亿元),而且还要在全球生活成本上涨以及薪资水平下降的情况下应付房租。

数据也证明了这一切。跟上一代相比,千禧一代的财富正在减少,财务状况比前辈们差很多。

但这并不奇怪。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重创了千禧一代,很多人一毕业就陷入了处于困境的全球经济,一些国家仍然没能全面复苏。面对工资增长缓慢、生活成本高昂、养老储蓄不足等问题,千禧一代可能要一直奋斗到退休。

加拿大皇家银行发布的一份财富传承报告指出,当婴儿潮一代将资产转让给后代时,单是英国和北美的千禧一代,就将获得4万亿美元的资产。这种“继承热潮”之下,千禧一代继承婴儿潮一代的资产数额,将创下纪录。

那么,他们带来的意外之财能否扭转千禧一代的命运呢?

经济人士指出,这可能适用于那些富到钱怎么都花不完的人。一般人在正常的经济中都会存养老金,在没有收入的时候,使用养老储蓄(和)其他资产来支付生活所需,最终会留下遗产,但也没那么多。

END

澳洲曾针对千禧一代消费者做出一项这样的调研,即评估到何种程度时,他们会愿意削减生活方式的消费,并将更多的钱储存起来,或留给住房及退休所用。

结果显示,当被问及人们是否准备大幅减少开支,大多数澳洲年轻人更愿意减少出租车和优步的费用(占47%),其次是外卖食物(42%),健身消费(41%),以及酒类开销(41%)。而他们最不愿意减少的花费是在互联网(14%)和手机(19%)上。

但是有约五分之二的年轻人表示他们不想减少生活方式开支,因为“人生短暂”(14%),亦或他们“无法看到目标,因为他们永远也无法负担得起住房”(5%)。

这是继有关房价与年轻人消费习惯之间所产生的全国性困扰问题之后所呈现出的一种现象。

像文中开头的温宁一样,澳洲青年富豪榜亿万富翁Tim Gurner曾评论说,澳洲年轻人可以通过减少买牛油果和咖啡的来减少开支,但是近三分之一(32%)的千禧一代受访者表示,他们不会改变喝咖啡的消费习惯。

这也可能是澳洲千禧一代的特质。


原文链接: 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