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流”发源地在哪?兼看K-POP的现在与未来

Source

⊙杨虔豪 

韩国偶像团体“防弹少年团”(BTS)的单曲《Dynamite》在9月第1周的美国告示牌百强单曲榜上,空降并蝉联两周冠军。在连续两周暂退至第2名后,10月第1周重返冠军。非西洋乐界的演唱者,单曲要入百强已是难事,BTS不仅颠覆此传统,还不断刷新纪录,但“韩乐”畅销的背后,有许多问题值得思考。 

如同奉俊昊导演的电影《寄生虫》(台译:《寄生上流》)拿下奥斯卡奖一样,BTS的夺冠,也让韩国社会雀跃不已,连日登上媒体版面。特别是在新冠病毒疫情使国家整体氛围垄罩在一片低气压下,“Dynamite”的清爽与动感曲风,为感到苦闷的听众带来活力与希望,能在单曲榜夺冠,更见证“韩流”影响力。 

当今用来表达韩国文化产业内容掀起流行趋势的“韩流”一词,已广受韩国与世界各地使用。 

许多韩国、中国甚至台湾的文献资料,会提到这词最早在媒体上登场,是1999年11月19日的《北京青年报》上,一篇署名为“穆求”的作者撰文“东风也有东渐时”,当中提到:“一阵韩流,将如同机械战警的酷龙给吹来,也让人们双手都拿着H.O.T的传单”,被认为是“韩流”的开端。 

但事实上,“韩流”在更早前,已于台湾报上被使用,首次出现是在1997年12月12日《中国时报》第18版报导上,标题为“韩流来袭 国内产业冷暖不一”。当时韩国受亚洲金融风暴影响,该文旨在探讨韩币重贬、让韩国原料成本降低,对部分台湾制造业构成冲击,但也有厂商接到从韩国移转至台的订单。 

而“韩流”首次被用于文化产业,是在1998年12月17日的《联合晚报》第10版,发自当时记者梁岱琦(后当上高雄流行音乐中心副执行长)的报导“听!韩流来了”。 

这篇文章介绍韩团酷龙的专辑在台湾销售创佳绩,让当时代理商滚石唱片公司决定引进其他偶像团体。当中提到:“3组韩团将陆续来台发展,唱片圈内已预测,继‘哈日族’后,国内将兴起一股‘韩流’。” 

“韩流”透过韩乐(K-POP)于90年代中期起进入台湾,许多歌手相继翻唱,而掀起一波趋势,接着韩剧也陆续且频繁地在电视台上檔,至2000年代中后期,韩国电影与综艺节目也开始透过网络流传开来,各种样态影音内容的韩流,逐渐成为台湾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而最先有韩国艺人进军海外,是1979年以演歌歌手先在韩国出道的桂银淑,1985年于日本以〈大阪暮色〉一曲出道,并在1988年以《梦的女人》首次进入公信榜单曲榜第9名。 

而在韩乐兴起后,SM娱乐公司出身的BoA,于日本出道后发行的第4张单曲《LISTEN TO MY HEART》登上第5名;至2008年为止,BoA已有1张单曲(DO THE MOTION)和8张专辑在日本夺冠。此时起,同公司的东方神起,在单曲与专辑榜夺冠也趋于常态化,其他韩国歌手团体也频繁上榜。 

但韩国歌手进军西洋音乐界,并非一蹴可及的顺利。在女团WONDER GIRLS在东亚获得成功后,其所属的JYP娱乐公司,曾花费大笔预算和心力宣传,要将其推入美国市场,但名曲《Nobody》英文版在美国告示牌单曲榜在首周进入76名后即告终。

尽管当时已是值得大写特写的骄傲纪录,但实际上对JYP而言,是不具效益之事,也显示亚洲艺人要进入以美国为首的西洋音乐界,有相当高的阻挡门槛。此时期,面容姣好、动作一致、且以舞曲或快节奏曲,加上顺口好记的歌词为音乐主轴的偶像团体,已成为韩国乐坛主流。 

直到PSY的全朝鲜语单曲《江南STYLE》,以滑稽骑马舞和不少韩国风情的MV,在起先无投入任何海外宣传的情况下,透过YouTube播送而广泛吸引世界各地阅听众注意,才开始在西方形成风潮。《江南STYLE》最后进入告示牌百强单曲榜,连续7周排名第2。 

而从2018年起,BTS已有两张专辑在告示牌专辑榜夺冠,为何这回《Dynamite》在单曲榜夺冠会引起更大注目?原因在于排单计算方式不同。专辑榜只统计整张作品的销量,但单曲榜统计范围,除单曲销量外,还包括数码下载、在线串流与各地电台播放次数。 

当年,《江南STYLE》在串流与下载类别,一直维持高水准成绩,但在电台播送这块,则并未受太多青睐,因而最后在整体单曲榜统计成绩上受影响。 

因此,这回BTS选择以全英文填词来呈现《Dynamite》,也就避开美国各地电台DJ可能受限“语言障碍”而不愿在空中播送歌曲的窘境。 

相较台湾各家电台,播送华语以外的东西洋音乐,对一般听众可能并不惊奇,但在西洋音乐仍作为当今世界主流、美国作为西洋音乐的中心,也有自身本位主义下,非英语歌曲或非欧语系歌曲,要获电台频繁播放,并非易事。 

自告示牌百强单曲榜从1958年中开榜至今62年来,只有8张非英语系单曲夺冠过,非欧语系单曲只有日本歌手坂本九的《寿喜烧》(台译:《昂首向前走》)于1963年中拿下3周冠军。 

因此BTS的单曲成功,又引发另一个讨论:若今天《Dynamite》是以朝鲜文填词,在MV无特殊舞步或惊异内容的情况下,是否也有办法取得商业成功? 

而全英语的《Dynamite》首次夺冠,会不会让包括BTS在内,以后企图进军西洋的韩国大型娱乐公司或歌手团体,产制内容或风格会更加西化,届时“韩乐”的独特性,又该如何说明与定义,还是会就此丧失? 

过往包括BoA在内,进军日本的韩国艺人,在日本的音乐作品绝大多数都在日本而非韩国制作,所以讨论这些作品时,我们通常列为J-POP的范畴。 

但现在不同的是,当今BTS以“韩流”、“韩乐”知名进军西洋,已由所属的韩国Big Hit娱乐公司主导,但《Dynamite》出自美国作曲家大卫‧史都华与美国作曲家洁西卡.阿根巴之手,是完全的西方歌曲。 

下一步韩乐的攻击性突破目标,应当就是BTS或其他韩国歌手团体,能否以纯朝鲜文歌抢占告示牌百强单曲榜冠军。但基本上这很关乎到一个国家的流行乐界和阅听众生态,单靠娱乐或经纪公司的操作或经营战略,很难达成。 

对比90年代中期和现在的韩乐,西化已成20多年来的显着趋势,并带来国际上大众性的商业成功,但韩乐在国际上显露出的韩国文化元素、传统曲调和歌曲型态多样性,则明显减退,若如此趋势持续,韩乐区别性不再,会是另一个令人遗憾的发展。   

作者为定居首尔的驻韩独立记者,《韩半岛新闻平台》创办人,长年采访与评论南朝鲜时事,希望注入具有台湾观点和现场观察的韩半岛新闻。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重塑年轻世代“台湾人的韩国观”就是现在!

“台海中线”紧张时机…看看韩半岛“北方界线”如何运作

______________

【Yahoo论坛】系网友、专家的意见交流平台,文章仅反映作者意见,不代表Yahoo奇摩立场 >>> 投稿去